[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蒋经国与蒋方良结婚为何不提与冯玉祥女儿的婚姻
(博讯2013年09月11日发表)

    来源:凤凰网历史
    
     核心提示:他的第一任妻子冯弗能则和她的哥哥冯洪国在1928年5月回国,据说蒋经国曾向苏方提出一份公开的自白声明,证明蒋冯两人已然结束短暂婚姻。此后蒋经国与蒋方良结婚,未对外公开提及与冯的这段婚姻。
    
    〔导读〕蒋经国在苏联《消息报》上发表公开声明:“蒋介石已经结束了他的革命生涯。作为一个革命者,他死了!他已走向反革命,并且是中国工人大众的敌人。他已走向反革命阵营,现在他已是我的敌人了!”
    
    在苏联顾问鲍罗廷推荐下,蒋经国成为350名第一届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生之一。在这350人中,仅保留十席供鲍罗廷圈选推荐,足见此时苏联对争取蒋介石的重视。蒋经国先是跟吴稚晖禀告要到莫斯科“革命”,去看看“共产主义的天堂”,他认为学习苏联革命经验与政治组织,有助于打倒帝国主义对国家的压迫;随后蒋经国便回到广州争取蒋介石的认可。
    
    蒋介石虽同意蒋经国留苏,但条件是希望蒋经国赴苏前能先入国民党。1925年10月初,15岁的蒋经国经林焕庭介绍,在上海环龙路44号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秘密宣誓入党,并于10月19日搭货轮北上,与90名学生一同前往海参崴。
    
    只是蒋经国恐怕很难想象,在他抵达苏联几个月不到,这股以俄为师、联俄容共的大浪潮会迅速变质,就连动身前认为他到莫斯科试试也好的吴稚晖,也成为国民党内极右派的西山会议派主要成员,促成国民党清共、与莫斯科决裂。
    
    到了苏联,蒋经国在学校中相当积极,不但当上墙报刊物《红墙》的编辑,发表过《中国的展望》《中国北伐一定成功》两篇文章,还曾在报上写道:“大家站在革命阵线,巩固中国及全世界的无产阶级组织,争取中国的独立,在中国建立起苏维埃政权。”
    
    1927年3月10日,国民党内“左派”人士借着国民党第二届三中全会的机会,否决蒋介石关于党中央和国民政府迁到南昌办公的要求,之后更陆续免除蒋介石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和军人部长职务,将国民党中央与蒋介石的冲突正式台面化。
    a
    4月11日,蒋介石密令各省“一致实行清党”。在外国势力与青帮头目杜月笙支持下,由中共组织的上海总工会纠察队受到中华共进会和上海工团联合会的攻击,蒋介石则下令淞沪戒严司令部所属国民党第二十六军,借口“工人内讧”,对工人纠察队强行缴械,造成300余人伤亡。4月13日,上海总工会发动十万余人请愿,遭周凤岐部扫射,当场打死100多人。
    
    随着中苏政治形势变化,蒋经国的留苏生涯出现极大改变。1927年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是蒋介石彻底改变联共路线的分水岭,也成为蒋经国命运的转折点。虽然斯大林多次表示对蒋介石与北伐军的支持,但爆发中山舰事件后,蒋介石开始质疑“左”倾人士是否威胁他的党内权位,甚至取而代之。包括蒋介石好友戴季陶在内的国民党右派,更早在北伐开始之前就批评中共势力日益茁壮,“党中有党”,必须尽早铲除。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苏联《真理报》点名批判“蒋介石已经叛变,他带领民族资产阶级脱离了革命,并重组了右翼国民党核心,与帝国主义勾结到一起反对中国革命”;莫斯科中山大学也立刻发起声讨。
    
    蒋经国在群情激愤时站出来声讨他的父亲,高喊“打倒蒋介石”,并在莫斯科《时代周刊》一篇公开声明中指称,“现在我要说,革命是我所知道的唯一要务,今后我不再认你为父”;甚至还说“蒋介石曾经是我的父亲和革命的朋友,现在却是我的敌人。几天前,他已经不再是革命党,成了反革命分子……打倒蒋介石!打倒叛贼”。
    
    蒋经国的积极作风获得斯大林赞赏,但更紧张的政治斗争形势却在苏联内部发生。斯大林开始对托派进行严厉镇压,并把托洛茨基赶出中央政治局,导致亲托派的莫斯科中山大学被卷入学潮中。校方曾邀请斯大林到校演讲“托派的错误”,这也是蒋经国首次看到斯大林。由于斯大林在演说中提及托洛茨基事实上是拥护蒋介石的,因此蒋经国在压力与惶惑中,公开声明与托派并无关系。
    
    由于蒋介石要求所有国民党籍留苏学生离开莫斯科中山大学,1927年8月5日有200多名中国学生获得苏联批准回中国,但是蒋经国并未通过申请,而是被同意提早毕业,并进入莫斯科一所军校接受训练。他的第一任妻子冯弗能则和她的哥哥冯洪国在1928年5月回国,据说蒋经国曾向苏方提出一份公开的自白声明,证明蒋冯两人已然结束短暂婚姻。此后蒋经国与蒋方良结婚,未对外公开提及与冯的这段婚姻。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3/09/2013091114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