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走下魔坛:希特勒的特点和逸事
(博讯2004年12月19日发表)

    
    
     历史。又是历史。永远说不尽的历史。中国史、外国史、人类史、自然史,浩如烟海,吾生也有涯,历史也无涯。既然不能穷尽所有的历史知识,那就应该挑选那些对我们特别有借鉴作用的篇章来细细攻读。毕竟,以史为鉴,才是读史的最终目的。如果说清朝以前的中国人不学外国史还有情可原的话,那么清朝以后的中国人还不学外国史,就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了。原因无它,世界全球化的程度一天深似一天,不了解外国的历史,就无法领会外国的文明,从而深入地了解对方在现实世界中的行为,这样就给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制造了障碍。但外国史说起来也是汗牛充栋,其中真正特别对中国人有借鉴作用的精华,都有哪几段呢?我个人认为,公元前500-300年的希腊史、公元前500-公元400年的罗马史、公元15世纪以来的欧洲史,以及公元17世纪以来的美国史应当是重点,其它时段和地区的历史对中国的借鉴作用不大,很难活学活用,帮助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前进。古代的事情说来话长,先讲讲一位我们对其名字十分熟悉,但对其个人可能并不太了解的近代人物吧,这就是在60年前曾经震撼过整个欧洲的德国政客阿道夫·希特勒。很多现代人简单地把他想象成疯子和魔鬼,但事实真的这么简单吗?这个奥地利人如何能够获取德国的政权?他怎样使德国从一战的废墟中重振雄风?他何以长期受到德国人民的爱戴?他失败的原因究竟又在哪里?我并不想写什么长篇大论,普通历史教材上都有的内容,在这里就不多提了,侧重讲一讲,据我所知,希特勒的某些特点和逸事。 (博讯 boxun.com)

    
      “我的母亲为德国人民生下了一位伟大的儿子。” --希特勒
    
    围绕希特勒的许多谜团至今还没有揭开,但他的人生轨迹基本上是清楚的。他年轻时的情况很普通,学习成绩一般化,想当艺术家,但得不到家人的支持。直到父母去世之后,他才得以去维也纳求学,结果却被几个犹太籍教授拒之门外。后来他去了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州,在首府慕尼黑做了些杂事,然后参军入伍,加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希特勒在军队中几乎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他沉默寡言,烟酒不沾,没有什么爱好,显得非常不合群。但对于上级的指示,他坚决服从,作战勇猛,因此获得了铁十字勋章。希特勒引以为荣,终身佩戴着它。后来,他在法国军队的毒气战中受伤,回国休养。还没等到他病愈出院,德国就宣布投降了。原因倒不是因为德国人在战场上输得多么惨,而是因为国内经济崩溃,导致市民暴动,把皇帝赶下了台。总之,包括希特勒在内,德国人普遍输得很不服气。但比起惨造瓜分的盟友奥地利和土耳其,他们的境遇还算可以:只丢失了少量领土和殖民地(包括中国的青岛),然后就是得支付战争赔款。
    
      战争赔款的数目惊人的大,德国经济很快就陷于破产的境地,而战胜国政府却死活不肯减免债务。德国人只好靠把他们的货币贬值这种割肉补疮的自杀性政策来苦苦应付,马克在几个月内就变成了废纸,失业率节节攀升。上百万人在街上游荡,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他们连房租都交不起了。骚乱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人民对政治的兴趣空前地高涨。
    
      在此期间,被现实扫荡了一切就业幻想的希特勒也开始认真地思考政治问题。他此时的思想很像是一位典型的愤青,脑子里非敌即友。和当时大多数人一样,他相信有人在蓄意破坏德国经济。只有消灭这些敌人,德国才能重新振兴。这些敌人是谁呢?首先是犹太人,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大量的财富,却宁肯放高利贷,也不愿意拿来创办企业,为社会制造就业机会,为富不仁;他们的服装和信仰与其他德国人格格不入,相互间又结成关系紧密的小圈子,自绝于主流社会;而且他们以前得罪过希特勒,但这并非最主要的问题,对犹太人的迫害由来已久。其次是英、法、美这些“帝国主义”国家,他们的脑子里只有钱,毫无人道主义观念。持这种观点的并非只有希特勒一人:他很快找到了几个志趣相投的伙伴,秘密组建了一个小政党“德意志工人党”,当时的党员只有7个人。
    
      想实现伟大的复兴,德意志民族还需要建立足够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它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已经被基本上摧毁了。希特勒和他的同志们为此引进了“雅利安人”的概念,但它被历史界证明是错误的:现代德国人与公元前1500年入侵印度的雅利安人虽然同属印度-日耳曼语系,但相互间充其量只是远亲的关系。不过希特勒他们既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考据学家,“雅利安人”这个词,被他们简单地等同于日耳曼人-罗马帝国的征服者,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肩负着拯救整个欧洲,整个西方的神圣使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04/12/2004121919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