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博讯2014年04月24日发表)

    广西河池市天鹅县移民水库的国家拨款,被地方政府层层盘剥到移民手里少的可怜。这在广西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块肥肉没人贪污倒不正常了。新中国被枪毙最大贪官——成克杰(省级第一把手)出自广西,在他领导下几乎无官不贪(也有小贪的),百姓怨声载道。广西人彪悍;“过去出土匪,今天出贪官”已经为不争的事实。广西贪官“前赴后继”打造出中国贪腐第一省,他们“生命不息,贪污不止”即使走向刑场,在所不惜, 绝无耸人听闻。从韦亚妮举报贪污移民款,遭到天鹅县贪官滥用公权三次疯狂报复韦亚妮至于死地,就是明证。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广西贪官滥用公权疯狂报复韦亚妮始末


    

惊魂永定门

广西韦亚妮讲述原公安厅长梁胜利

“两会”雇凶对她的残暴
    
    2013年3月13日下午4点多钟,我在 永定门长途汽车站,被广西原公安厅长梁胜利雇凶60多人,对我进行非法绑架事实真相。
    
    我从中国上访村平台,向陶然公园南门公共汽车站走去,见到前面有一部广西桂0牌公安车,大马路靠边停着,公共汽车站有多个人在守候,人行道内侧有一辆面包车(北京的车牌记不清楚了),车边和站牌的附近有二十多个人身份不明的人来回跟踪盯着我,我急忙往回走,看见对面(986公共汽车站)有几个人也在盯着我,我只能向永定门长途汽车站的106路汽车站牌走去,当时我对老乡的陆昌平说:“陆哥,你不能走在我的前面,就在我的后面,离我两步就行,不能离我太远。”心想有我老乡在我后面就放心,可是我不知道,这个老乡陆哥就是梁胜利用钱雇来的内奸。他见这群来抓我的人,(15、6个人)向我扑来时,他就让开往后退。当时我还在用刀削水果吃,往后一看陆哥不见了。见我的儿子被其中一个人抓住,我就被十多个不明身份的人突然袭击抓住我,架住我动也动不得,我大声呼唤救命,有人用手蒙我的嘴,强行扭我推上车,我六岁的儿子黄星晶(2008年网络疯传在中南海顶着大肚自杀的韦亚妮)不断地用力挣扎哭喊:“不要抓我妈妈,放开我妈妈。”童子凄厉痛哭声震惊永定门,也救不了上访实名举报妈妈悲惨的命运。我发现这边有两部车来抓我,车上坐着几个是广西领导,但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抓我上车,从永定门长途汽车站开两部车把我往南拉走,到南五环路的一个地方就把我换到另一部车,那部车牌是吉AK742L的。当晚就把我们母子押送回广西,在路上我母子受尽凌辱。15日凌晨2点多钟就到广西天峨县,我六岁的儿子惊魂未定,就把我们非法拘禁天峨县公路宾馆,这是我母子第二次被非法关押的地方(我母子在十八大之前也是被关押在这个地方),第二天天峨县公安人员来对我非法问讯,审问室里有现场直播的声控及录像直通到公安厅给梁胜利看。我被两次非法问讯,天峨县公安人员知道梁胜利已经不是公安厅长,他是贪污我们天峨县库区移民款10多亿元的黑手,这次对韦亚妮非法绑架是违法犯罪。
    
    3月18日天峨县公安局接到梁胜利指令,一定要找到对我关押的证据,天峨县公安局有正义的领导和警察知道,现在是开创习近平伟大时代,要听得尖锐批评的意见。党中央三令五伸,依法保护实名举报人。天峨县公安人员深知韦亚妮,实名举报10多亿元库区移民款不知去向。现在再被关押她实在难对得住良心。书记、县长都是新调来的,怕被立案调查受连累。在旧制度和大革命就要到来的时刻,与人民为敌没有好下场。所以指示看守我的人员有意放我走。
    
    2013年3月18日下午二点多钟,我穿睡衣、拖鞋逃出天峨县公路宾馆。广西的腐败分子知道我逃脱后,马上命令广西河池市地区进行地毯式搜查,天峨、南丹、都安等县,封路设卡追剿我韦亚妮。我逃出宾馆后,见到熟人借四百元人民币,连夜租车上东兰县,转贵州省到怀化,上长沙往北京方向逃亡,23日逃亡到北京。虽然逃出了广西腐败团伙的魔掌,但是逃得初一难逃放过十五。现请求党中央:给予实名举报人韦亚妮法律保护,请求全国有正义人士给予支持和帮助。
    
    受害人:韦亚妮
    
    2013年4月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4/04/2014042418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