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马航拒出登机监控 刘红霞多次维权无果
(博讯2014年04月22日发表)

    作者:刘红霞
    
    2014年4月18日,刘红霞母女与甘肃徽县侯敏玲应马航驻吉隆坡总公司(其电话号码为0060387775300)邀请赴北京丽都饭店与马航驻京办公室交涉中国籍假护照一事并举证。这是笔者第二次探访丽都饭店。
    
    由于3月11日笔者首次探访丽都饭店并打110报诈骗案被朝阳区将台派出所安排的郑州红顶黑社会非法拘禁半月左右、期间被多次投毒且投毒嫌疑人得到官方庇护、绑架却不依法合理解决笔者诉求。笔者母亲害怕笔者再次遭遇毒手,此次前来监督各级政府保卫笔者安全。一个年轻女儿需要一个年过七旬的老母亲的保护,可见中共体制下腐败的猖狂无度。
    
    甘肃徽县侯敏玲,因为地震救灾重建款而长达六年维权无果,坚定地成为了笔者与马航方交涉经过的见证人。
    
    笔者向马航方成功举证后,要求与所谓85年闫鹏家属对质并让马航方出示3月8日吉隆坡登机监控录像来验证中国籍假护照一事。马航驻京办事处人员拒绝出示3月8日登机监控录像,反而出现了刑警并拒绝笔者向外媒反映中国籍假护照的具体情况。此事引发在场马航家属在内的众多人士围观。
    
    为了降低中国籍假护照的社会影响,一大群人将我们三人强迫到丽都饭店二楼的拐弯处长达数小时(期间甘肃省驻京办人员到来向侯敏玲盘问情况,郑州马航工作者出现)。快晚上的时候,又有自称治安总队人员出现将我们抬到警车上拉往朝阳分局将台派出所。当晚,郑州人称段宝玉(自称市政府人员)带队在将台派出所的联合协调下承诺由郑州方面协调马航向刘红霞出示3月8日登机监控录像,刘红霞母女在重压下成功带离侯敏玲在郑州官方安排下入住丰台区右安门外东滨河路8号的商都酒店。
    
    他们用笔者身份证开的1011室,倒未限制人身自由。但在4月19日晚,郑州官方与所谓的85年的闫鹏家属玩起了“双簧戏”旨在将刘红霞母女驱离北京。刘红霞母女遭到郑州金水区东风路办事处政法书记石中梁的殴打,刘红霞本人遭到死亡威胁,“打死你、打断你的腿、别让我们在丽都饭店再看到你……”为了安全,刘红霞被迫承诺4月20日上午离开北京。4月20日上午,笔者母女在众多正义人士援助下成功脱离魔窟。援助名单正在统计中,希望援助人员及时提供名单、地址、联系电话以便统计,笔者在此感谢大家救助!
    
    笔者关心马航事件中国籍假护照的原因:
    
    一、失联名单中85年1月17日的闫鹏被河南地方媒体曝光是郑州金水区大铺村村民。而笔者在该村生活,除了与笔者在2005年办理结婚证的81年12月29日的一个闫鹏外,没有第二个闫鹏存在。自马航事件出现后,我村“亲共派”口中才有了第二个闫鹏的存在。此是否为郑州市公安局涉嫌参与的针对马航方的跨国特大诈骗案,需要马航3月8日登机监控录像这一铁证来验证。
    
    二、笔者的被盗案、家族的非法经营案、大铺村中两千平米房产直接与笔者的离婚纠纷有关。闫鹏的死活和85年户头上的钱与笔者系列控告案有直接关系。
    
    
    三、郑州方面出示不了81年的闫鹏,马航、朝阳分局、郑州等三方拒绝出示85年闫鹏在马航事件中的登机监控录像只能欲盖弥彰,此案应该引起中国政府紧密关注。
    
    四、郑州官方于4月20日告知笔者此事已由国务院调查,那么把刘红霞母女驱离北京做何解释?只要笔者本人查看85年闫鹏的登机监控录像,此假护照一事即可分晓何必劳烦国务院调查组?
    
    五、此事一经核实,应立即抓捕诈骗罪犯,还笔者公道。笔者系列案即可如连环锁一般层层解开,笔者便可以不受常年上访之苦,可以做更多有利于社会之事。
    
    综上所述,马航应尽快向刘红霞本人出示3月8日吉隆坡登机监控录像来核实85年闫鹏与81年闫鹏是否为同一人;一经核实,北京应立即抓捕涉诈骗案人员;一经核实,郑州应立即抓捕办理假户籍、假结婚证、假护照人员;一经核实,郑州应立即将85年闫鹏户头上的千万元“赃款”依法作出处理,笔者的系列案也有了解决的可能!所以,不管郑州官方非法拘禁也好、投毒也好、绑架也好、死亡威胁也好、殴打也好,不可能阻止笔者第三次前往丽都饭店要求马航出示吉隆坡登机监控录像。
    
    希望中国政府与马航以事实为根据还刘红霞本人公道,希望中国政府正视本身的腐败问题不要继续回避首例中国籍假护照一事。
    
    马航拒出登机监控  刘红霞多次维权无果


    
    马航拒出登机监控  刘红霞多次维权无果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4/04/2014042210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