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抗议上海长宁区法院违法“维稳”借维稳名义打击报复控告人/尹慧敏
(博讯2013年09月16日发表)

     2013年9月11日上午8点30分左右。我来到与上海高院(肇嘉浜路308号和向阳南路路口)交界的对马路上。还没有和早到的访民说上几句话,就看见对面有保安和警察向我们这边人群扬手,示意我们离开。有一我比较熟识的保安跑来对我说,你好离开了。我说我刚到,再站两分钟就走,我还有事,肯定会走的。一听我说还有事,旁边的两个保安上前就抓住了我的左膀右臂往停靠在马路对面的一辆车上拖,尽管我挣扎也无济于事,我看得出他们是冲着我后一句“我还有事”而来的,被押上警车后我看见装着有色玻璃的车上坐了满满一车的警察。后奉贤区法院的执勤法警车将我押送到了府村路500号(上海市救助管理服务中心)将我一个人单独关在一间10多平米的房间里一直关押到下午16时长宁区法院来接出为止。期间,手机屏蔽无网络,短信发送失败。我的人身安全无法保障,没有人知道我当时的处境,所以,我一直处在危险状态中。
    
     下午16时,长宁区法院信访法官(顾扬)和一黑警(梁斌)其身穿与警服同款色的服装(唯一的区别是没有警号)和法警共三人前来府村路500号将我接出关押地(府村路)。一路上顾扬和梁斌左右夹击,将我押上长宁区法院的警车,我一上车,梁斌就猛然夺去了我右手在握的手机,俩人将我挤压在后座的中间。我说,我要给我女儿打个电话,顾扬称“到法院后再说”。
    
    16时20分警车驶入长宁区法院直奔4111刑事审判庭,庭外来了四个白衣男女安检,俩女安检从上摸到下,仔细得连我胸罩上的支撑架都一一细摸,还叫我脱鞋子倒沙检查,连每一个细节都未放过。长宁区法院将我当重犯般的搜身,摸乳,连一双鞋膛底都不放过,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害怕我什么。唯一可害怕的就是他们心虚理亏,做过的坏事太多太绝,最害怕的应该是我的录音录像。2013年8月30日,我将上海长宁区法院信访主任(张枫)多次威胁我欲送我进上海长宁区精神病院(长宁区协和医院)的现场录音,送到中南海门前站岗武警的手里了。
    【《尹慧敏:“国办”终结公民信访拒出具书面结论 冤民被逼寻天子》本文链接网址:http://www.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3/09/201309050200.sh】
    
    紧接着我再次被关进4111室刑事审判庭里冷冻,法院派了三个黑警(梁斌、王熠和老张)轮流看守着我。我对他们说你们这样拘禁我是违法的,派出所审犯人也要出具传唤证,你们什么手续都没有。其中一位代表众看守说“我们没有办法,我们也要混饭吃,人家叫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为了混一口饭吃,他们把自己最基本的人格都给出卖了。
    
    晚饭时,保安轮流出去吃饭,就是没我的份。我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到。
    
    在将我非法羁押近8个小时左右(先前顾扬威胁我要关过夜),深夜11点30分,3个看守我的法院黑警,叫我站起来好出去了,我问“为什么不早一点让我出去我还能坐上公交车,深更半夜你们让我到哪里去,步行回家也要2个小时路”,他们很凶残地说你少啰嗦,将我往法院门外推,我说深夜了没有公交车我无法回家。老张说管我们什么事,三人将我撵出法院大门,我欲往回冲他们欲动手打,我便在法院的大门上踢了一脚,三个人立即从里面冲出来一顿猛拽猛推猛打我的臂膀和后背,被称为老张的恶警一把拽住我的手臂,像押犯人般将我押到马路边,我的手臂上都是此人留下的红色指甲印。三个人欲向我行凶,刚好有女路人在路边等车,于是他们一下子打住手,还劝女路人赶紧离开,女路人说要等人。
    
    深夜,一个女路人正巧在长宁区法院门外等人,才制止了他们的暴力野蛮行为。我于是110报警求救,三人见我报警迅速逃进了长宁区法院。紧紧闭上了大门。警号025626的警察接警,一听我是访民就不再记录了,我要求出具接报回执,其称,他只是简单的接警,如果要接报回执,必须到所里报案后再给,110报警不算报案,这也是首闻
    
    从上午9点被关入府村路500号起到晚上11点30分释放,上海长宁区法院没有给我吃过一粒米饭和喝过一口水,(前五次关押都是这样)我对顾扬说:超过今天晚上8点半就超过12个小时了,你们非法超时羁押,此人很狂妄的回答说“你被关在府村路的时间跟我们不搭介,你放心,我们关你的时间绝不会超过12个小时的,而且我们又没有关你,是你自己找我们来信访的”我质问顾扬“你们私自扣押了我很多东西未还”顾扬无耻地回答我说“没有人拿过你的任何东西”。前两次我一再警告他们说你们已经超时羁押了,他们不理睬我,原来是扣除了从高院到府村路关押的时间。无赖法院培养出了这么一个无赖法官。长宁区法院的全国先进文明单位就是靠这么一些无法无天蛮不讲理的无赖法官争取而来的。
    
    酷刑虐待(长宁区拘留所两次上铐和高温戴铁帽体罚高血压病人)、精神折磨(冷冻)、人身伤害(脚髁被骨折),这是长宁区法院和长宁区公安分局早就预谋构陷好了的。眼下就差政治陷害了,他们今天强抢手机不让我跟外界联系的目的很明确,是想告诉我,要叫我有一天“被失踪”。如果今天没有人知道我进了府村路和进入长宁区法院,他们肯定会这么做的。
    
    朋友告诉我,她知道我被关在府村路后,没有得到我被放出来的消息,所以晚上她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只听到铃声响一直没有人接听,假如没有人知道我的行踪,长宁区法院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得知。所以,我再一次恳请广大的网友关注,我与他人从无夙愿,如果有一天我无声无息,意味着我已经遇害了,残害我的人是长宁区法院和它的帮凶长宁区公安分局。
    
    近来,我舍命要求纪委等有关部门彻查传说中为我解决问题的30万元司法救助款和未兑现的已经确认进入长宁区法院账户的10万元下落,长宁区法院信访主任(张枫)多次威胁欲送我进上海长宁区精神病院(长宁区协和医院)。我在此强烈抗议:上海长宁区法院违法“维稳”,借维稳名义采取伪造拘留证将控告人非法关押拘留所:拘留所酷刑虐待、精神折磨、人身伤害和高压暴力等残酷手段,我父母被吓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和医疗事故死亡,长宁区法院是始作俑者。强烈抗议长宁区法院和公安联手残酷迫害和打击报复控告人的恶劣行径。
    
    上海长宁区尹慧敏
    
    2013年9月13日
    
    手机:15600040056.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3/09/2013091610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