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八)--举报北京高法院长池强/吴业夫
(博讯2012年07月03日发表)

     历经九年的抗争,案子总算翻了过来。北京法院最终恢复了我的主体资格,我又有权起诉被告,拥有了获得赔偿的权力,2012年5月16日迎来了迟到八年的开庭。
    
     这次开庭海淀法院审监厅三名法官到齐,法官对我的诉求、证据一一进行了询问,并且对我八年上访造成的误工费及因错判未及时赔偿,八年来赔偿款产生的利息,两项补偿问题进行了讨论,虽然对数额未确定,但给与补偿,三位法官未提出异议,开庭气氛平和,讲事实、重证据,我保留了现场录音,可供查实。 (博讯 boxun.com)

    
    本人认为这次审案是公平公正的。
    
    到目前,开庭结束已超过一个半月,还没有结果,这证实了我在前段时间举报信中所说:池强等人在此案件中涉嫌收受自来水公司好处,他们的行为给解决问题会带来极大阻力。
    
    目前,案件的是与非己明确,但案件审理中法官有意不看证据,知道事实有意违背事实,领导渎职,北京市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等人涉嫌受贿,难道中纪委你不管吗!
    
    附:去年举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池强的举报信
    
     转业军人吴业夫
     2012年7月3日
    
    
     举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池强
    
    我到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上访已超过66次,原判裁定有错,己得到所有接待法官的共识,本人及大部分接待法官期盼问题的早日解决,可至今问题没任何进展,也未给过任何答复。本人认为池强院长渎职,涉嫌对原案件的操控并收受好处,才使本案不好解决。
    
    理由如下:
    
     1、我到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上访,共有十八位法官与我接谈, 其中除一位领导稍加辩解,想推掉部分责任外,其他与本案无关连的十七位法官都一致认可原裁定有问题(有谈话录音为证),有很高的认同率,是非真相在高法己很明确。特别是北京高法丁亮华法宫2010年6月上旬已将本案重审的意见上报给了北京高法主管信访的呼红章和姜春玲两位庭长。
    
    2、本案的二审、再审均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池强当该院院长期间,池强负有领导责任,涉嫌操控此案。
    
    3、海淀法院信访办潘玲玲法官、于2010年8月23日专门找我谈话,讲到解决我的问题已提到议事日程,海淀法院己合议过了,可至今得到潘玲玲法官的唯一答复是北京高法在研究,此案的处理最后得由高院拿出意见,此后再无音信。可见此案解决在北京高法受阻。
    
    4、本人十多次以邮递书信、领导转信、公开信形式向北京高法池强院长反映情况。其中包括北京高法院办公室负责信访的杨法宫、北京高法信访接待站李长生站长的转信和催促,以及在博讯新闻网上发表的给迟强院长的五封公开信。
    
    5、法院在我案及相关案件中不惜代价,在无任何道理情况下公然违法帮助北京自来水公司赖掉566万元赔偿款,自来水公司答谢是必然的,这为收受行为提供了条件。
    
    6、池强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当院长期间,编著出版<新型疑难民事案例解析—让抽象法律变得鲜活>一书,将我案关联案件用于民事案例,证明主编池强了解案情。
    
     7、本人在美国博讯新闻网(中国笫一监控网站)发表相关文章三十几篇,有多篇文章在全国司法系统影响很大,可法院出奇的沉默,另人费解。
     列举几篇发表的文章,标题为:
     *北京高法信访化解矛盾以“0”的记录首当其冲遭众人指责 2010年11月22日发表
     *寄给北京政法委的《赌命生死文书》--要求北京政法委为我案召开听证会 2010年2月28日发表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 2010年1月19日发表
    
    8、针对我在美国博讯新闻网发表的文章,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派出所三级,年内两次派出专人对本案案情进行了全面调查,对我的所为未指出任何不适,对我发表在博讯新闻网的文章表示理解,对本案合理信访表示支持。
    
    9、此案理应好解决,因它纯属于法院解决的范畴,不牵扯它方。法院裁定我不是本案的合格原告,即主体不对,至使本案未审。走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或公开听证都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本人保证,一但调查组介入,我会直接提供可靠的证据,我相信通过对此案的追究,定会百发百中,抓出北京司法内部的蛀虫。
    
     转业军人吴业夫
     2011年8月17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2/07/2012070322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