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被劳教的惨痛经历/上海孙军
(博讯2011年09月16日发表)

    被劳教的惨痛经历/上海孙军


    2010年我被上海浦东公安局国保一处以编辑窜改事实的录像为依据,公安的特权为准绳(国务院受权公安可对认为有需要的人进行劳动教养。换句话说如有需要中国13亿人皆可劳教!)对我“合法“绑架了一年。因为劳教使的反倾销法失效,劳教人员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工资4元人民币。完不成指标还要挨打。这不让人们 想起法西斯的劳动营。
    在浦东看守所被关一月转出时岗亭武警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回答不知道时就招来破口大骂操你娘的B还挥舞着高压电棒要电我,还好他记的站岗时不得离开岗亭,我和他相距还有一米多才免遭高压电击。在我边上的浦东公安国保一处王新和浦东公安法制科的XX尽情欣赏着这一幕。(后来我在大丰劳教所12号房遇到2名退役武警因打架伤人被劳教的就不奇怪了。因为他们分别有着5和8年的暴力经历,在失去团体的保护不被判刑就算是幸运的了!)
    在我不断地以绝食来斗争3个半月后浦东拘留所在8月17日上午给我服了药和肠道营养液送我去殷高路劳教收容所。那个被劳教人员传为宁走黄泉路不走殷高路,可不是浪得虚名。40多度的酷暑高温天除了房顶上吊着慢慢旋转的风扇就没别的了。刚进去的新收还一个月不许洗澡!
    8月18日上午5点有个警察对我说送你去大丰劳教所,我回答走不动,找人抬我上车。过了一会来了6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将我抬出房间扔在走廊地上,我刚坐起身就叫我穿衣服我不穿,6名全副武装的就使劲将我按在地上。有个家伙躲在后面用高压电棒电我脑桥和腋下使我一度昏迷,在我迷糊时我感到有一只脚踩在我脸上还有一个警察用电剪剃我光头,我在用我最后的一点气力喊着:你剃我光头是对我人格侮辱如有规定你让我坐起来我让你们剃,那个拿着剃刀警号3155054的说:“我还拿你当人看呀。”在我头上剃刀留下无数流血的伤口和高压电棒留下的红肿印记后被捆绑着抬上了车。那些帝国的勇士发出变态的欢呼。
    下午到了大丰劳教所,我说要打110要报警,那些警察都在嘲笑我,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帮我拍下了我当时的伤情。过了几天来了检查官说;“你反映是5所的事不归我们管,等你出去后去5所反映 ”。当我出去的那天我要拿我被伤害拍的照片做证据时,大丰劳教所表示不能给我但会保存着。
    2011年4月20日我去殷高路劳教收容所去投述,警号3155021说你来了我们就按信访接待,过几天给答复我调查过了警察没有错。我要求书面答复他们就一拖再拖,8月 16日我去拿书面答复,3155071为了让人以为我认同他们的书面答复叫我在书面答复上签字。否则不给书面答复,被我拒绝!
     虽然我势单力薄还是要向暴力帝国的勇士做斗争。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1/09/2011091614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