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沈阳抗生素厂七亿资产被一元人民币买断产权
(博讯2011年05月31日发表)

    一元人民币的产权

      沈阳抗生素厂是八十年代中期建成的一家国有大二型企业,理应说是改革开放的产物。鼎盛时期在册职工2000多人,总资产近七个亿,即便是全国私有化成风的97年,这家工厂也是沈阳为数不多的生产能够照常运行、没有欠发过工资而且还有奖金可发的企业,因此,没有被市政府列为当年可出售企业。到1998年,一位被《人民日报》以《一人救活多家工厂》的大块文章吹捧得神乎其神的私企老板姜恩鸿,仅以一元人民币就买断了沈阳抗生素厂的产权。事实经过是,姜在1997年相继以欺诈手段吞并几家国有集体企业后,在多家媒体的配合下,一时间成为沈阳解企业于危难之中,给职工带来福音的大英雄,政府像找到了理想的代理人,给予嘉奖的同时又将沈阳抗生素厂交由姜来“托管”。姜在获得“占领权”以后,很快将工厂财产评估为负值,随之以一元钱买断了产权,实现了财产的完全所有。据该厂职工代表的上访材料中列举的事实反映,姜的一切行为都是在与当时沈阳高层官员相勾结的情况下才得以顺利实现的。这其实是一个非法商人与官僚政客相勾结形成的官僚资本集团侵吞公共财产的典型例子。即便今天慕马这一小撮官僚政客已经翻车,姜老板依旧安然无恙,职工依旧状告无门,受到弹压就能说明问题。

       我是在2001年去见一位几年前就相识,当时来京上访的老人时接触到沈阳抗生素厂职工代表的。他们当时一行四人,以一种警惕随时会被沈阳派来的公安人员抓回去的神情躲藏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家破旧的旅馆里,上访材料被小心翼翼地藏在床下。据他们说,这已经是第四次到北京上访了,前几次不是被抓回去就是状子又返回当地处理。之所以再次进京上访,是因为沈阳慕马案已经揭开,职工重新又燃起希望,共同集资派他们来的。我问他们有多大信心,他们说,慕马大案能揭开说明中央下了决心,沈阳抗生素厂的问题和这个案子有联系,相信中央会主持公道。 (博讯 boxun.com)

      这次我到沈阳,亲自去了一趟沈阳抗生素厂。工厂坐落在沈阳市郊虎石台,工厂和职工居民楼比较铁西工业区的要现代得多,我向陪同自己在工厂围墙外观看的两位职工代表提出进厂里看一看的想法,他们表示不可以,一方面他们这些职工代表进不了工厂,另一方面,厂主知道了来访者的身份会报告公安。的确,几年来在全国几个工业城市的调查走访中,我已经有多次被便衣尾随,直至目送我离开一个城市的经历。望着机器轰鸣的工厂,我们谁也不说一句话,烟囱冒出的屡屡浓烟随风飘过居民楼,消失在空中。当然,机器设备和买断身份的工人以及他们所创造的剩余价值是姜老板的。

      回到他们的住所,我询问起第四次上访的结果。他们说,回来后公安就找上了门,又是一番劝说和恐吓,根本不提职工要求解决的问题。去年北京“两会”期间,也就是大庆、辽阳闹工潮的时候,部分职工号召要再次上访,政府派了一个工作组,调查了几天,答应一定尽快解决,至今却杳无音信。话谈了近两个小时,我要喝点水,他们却要出门买矿泉水给我,说是这里自来水味道不好,有害矿物质严重超标。从自来水管接来一杯水,竟然是呈淡黄色的浑浊水,这种工业用水他们已经饮用好几年了,有人因此患了慢性病。原因是现在的工厂主拒交拖欠自来水公司的200多万水费被切断了饮用水源后,便在几里外的农田里打了九口深水井,井水未做处理直接作了工业用水和职工饮用水。工人说,按照规定,这里决不允许打深水井的;其次,这九口深水井直接导致了上千亩耕地水位下降,农民的浅水灌溉井枯竭而抛荒,农民曾多次上访也无人过问。我亲自乘车看了一趟,果然是如此。当今社会,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如此肆无忌惮呢?这样的人物靠工人自发选出的几个代表能奈他若何?!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工人的具体要求以及这些要求给他们带来的结果。

      1、要求重新评估工厂资产,惩治腐败分子,保护国有资产,恢复职工的岗位。 在职工们看来,官僚政客资本集团一方面收买政府评估机构超低评估企业资产,一方面又收买、拉拢、恐吓原有中高层企业干部,最终以非法手段侵吞了价值几亿的国有资产,证据确凿,于情于理于法都在职工一面,况且,原有企业中高层干部一部分人当事人相继被姜老板剔除,只要政策得当,政府主持公正,失地就能收回,职工的问题就能解决。

    2、恢复职工代表大会的合法地位,切实解决职工面临的生活困难。

     当时表决通过一元人民币买断产权决议的职代会是非法的,是由姜等人安插的亲信、收买的部分代表组成的,决议是在反对议案的职工代表被控制,广大职工被武力挡在会场外的情况下强行通过的。姜在取得工厂的掌控权以后,疯狂打击报复反对他的职工。采用办“学习班”的办法对职工实行“洗脑”和恐吓,以各种无法达到的上岗条件刁难职工,迫使800多人离开工厂,300多人下岗;借用黑白两道,对骨干进行迫害,先后非法拘禁、打伤10多人住院抢救。退休工人工资、医疗费不再有保障。老工人邰某因为有病无钱医治,生活又无着落而悬梁自尽。

    一天的谈话,使我感受最强烈的是,既要寻求公正又对现实无奈的矛盾心理正在他们内心滋生着不满和愤恨。的确,这些人已经不是当年被鲁迅呐喊才会醒悟的笼中人!他们并不把自己今天的窘困归于天命,历史上他们曾经站起来过,造成今天的原因又是活生生的。

    一位送我去车站的三轮车车夫告诉我,姜以工厂发展生产的名义又从国有银行贷款数千万,却不投资这家工厂。也许他在计算着这些工人愤怒的临界点,人们说,他随时准备着移居国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1/05/2011053121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