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禽獸不如的中共使館再拒簽證探父母過年/王宁
(博讯2010年01月30日发表)

     世界上任何人,包括孩童都知道孩子和父母是要團聚在一起的,也知道飛禽和走獸等動物的小崽和其爹娘要在一起的,但中共駐新西蘭的大使館和全世界很多這種中共的使領館就是不讓孩子和父母親團聚,不但一次次蠻橫的拒絕給簽證,連個理由也沒有。他們如禽獸嗎?
    
     上週二,元月19日我委託新西蘭和澳洲連鎖的一家較好的旅行社辦理訂機票和申請到中國内蒙古探親父母親、回家過年的簽證,今天元月29日該旅行社的老闆發來電子信通知簽證被拒,可以隨時取走護照和沒有接受的簽證申請費140新西蘭元,相當於100美元。我詢問是何原因,旅行社不知並要我親自去問。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下午我上網找到了該大使館簽證処的電話,好不容易撥通了。回答電話的女音用英語“Hello”,既無自報任何名字,也沒有說是大使館或公司的名字。我習慣于正式方法開始説話,用英語“下午好”,然後自報我的名字。接着告訴她我今天被我委託的旅行社告知簽證申請被拒,想詢問一下原因。隨即電話中似乎發出一種聲音就沒人了,我等了一會兒,當時還能聽到從話筒中傳出來的説話聲,但無法聼清在說什麽。過了兩三分鐘我就用英語問那邊還有沒有人?隨即一個說華語的女音說:“喂”我回答:“你好!我叫王寧,今天我的旅行社通知我簽證申請被拒,想問一下是什麽原因?”她馬上回答:“你護照已經收到了,對嗎?他已經把護照交給你了,對嗎?”我應了一聲。她隨即說:“那就這樣吧。” 我再對她說,需要知道拒簽的原因,她卻試圖結束通話,最後才說她是接待台的人不回答問題。我再三要她轉給簽證官,她卻堅持要我查找網葉上的電話號碼另行撥打,她不給轉接電話到簽證官辦公室。我最後告訴她現在撥通的這通電話就是在網上查到的號碼,她才說:“我試着幫你轉,但轉上去也不知道誰在不在辦公室。”我謝了她,電話轉了,但那不知道是音樂還是噪音響個不停,就是沒人接電話。後來我懷疑那通電話不知道給轉到什麽地方了。
    
     我要回家過年,很想與7年多沒有見面的已經80多嵗的老父母好好呆一呆。也順便對他們做個幾個星期的錄音採訪,也許今後會很有史料價值。他們畢竟都是1949前參加的中共革命,也是50年代東北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光榮地相應“毛主席”的革命欺騙“支援邊疆”的。 況且我的外祖父王運乾先生還是第一屆國民代表大會的正式代表,但他的兒女們都是共產黨員和大學畢業。
    
     我要回家過年,要回家和父母團團圓圓,他們對孩子的思念也許要超過兒女對他們的,特別是,也許是人生最後一段時光的時候,他們内心的渴望親人的愛是多麽的強烈。我們沒有體驗過臨終時的感受,但人人都有大病一場的經歷,那種渴望被關懷的心境是什麽?
    
     我這次回家過年、探望父母親的動物本能已經被中共野蠻的專制給剝奪了,這種最基本的人權的被踐踏和被剝奪,不但是對我的,更是對我父母的,完全是雙重的人權迫害。
    
     我心裏感到非常的淒慘和惱怒,我怎麽就不是一個將軍呢?因爲我手下會有千軍萬馬? 我又爲什麽不是一個姑娘呢?那我可以好好哭上一場!我決定請求中囯那邊已經離休的親屬可不可以通過軍隊高層促使這邊大使館給簽證?也準備下周再次遞交新的簽證申請,之前我要到大使館問清楚拒簽的原因,如果他們不給出理由,就在那裏空地上安營扎寨,建立一個新的家,什麽時候給出拒簽的合法性的原因就什麽時候撤營。當然我不會有馮正虎先生那樣的好運氣,會有全世界美麗的空姐們的關愛。看看吧,也許會有毛利姑娘和小伙子前來唱歌跳舞,特別是在大使館前跳那特別的毛利戰舞。會有的!
    
    
     聯絡王寧先生:[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王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0/01/2010013000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