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丹东姜家文:谁是真正罪人,三次劳教为哪般!
(博讯2010年01月27日发表)

    
    我是一起故意伤害案的受害人,我叫姜家文,位于辽宁省丹东市元宝区新民街239号下岗失业人,2001年11月3日晚21时30分在自家门前被丹东市翔宇汽车修配厂法人代表张永平带领三名工人和一名车主,打成重伤,办案单位元宝区公安分局九道派出所与张永平搞权钱交易,联手策划制造冤假错案,多次篡改原笔录,故意拖延鉴定时间长达三个多月之久,至使鉴定失真,重伤变轻伤,合法证据不提取,不采纳,并违法造假毁灭证据,放跑全部案犯,长达三年半,包庇主犯张永平,重犯陆海、于维成至今逍遥法外,找其亲属为其顶罪,推至法院企图继续朦骗受害人,主犯未归案,法院胡乱判,检察机关不监督,小事拖大,矛盾恶化。在证据确卓,反事实清楚的情况下,三级公安机关做出错误的复核意见,使其冤上加冤,被逼进京上访,在京不到十三天,便遭受残酷报复毒打花钱捏造事实收买证人栽赃陷害,连续三次劳动教养,企图 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摧夸受害人,千方百计阻止其上访,达到掩盖其贪脏枉法,玩忽职守,渎职侵权,罪恶的目的,三次劳教由此产生。
     第一次劳教在2005年9月13日,在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省公安厅控申处张处长,口出狂言:“(信访条例规定:“叫我滚就是给我答复”)三天后,他找了两个下属:省公安厅驻公安部接待员:李明、秦永泰作伪证,就以扰乱公共秩序为名违宪第一次劳教我,我在公安部信访室门前排队时被元宝区公安分局信访科长高俊峰,袁大队长的诱骗,强行拉回本地扔进劳教所,残酷的摧残由此开始,每天两顿菜汤,早上是发霉咸菜,吃的是发霉米(而公标栏上写的是每天##炒肉)非打即骂,关铁笼、电棍、手铐等经常用,没有被褥睡光板床,铁锤大镐要人命,深冬一套单衣,天不亮就出工,身患多种疾病(进所自费检查,冠心病、肺病、肾炎、腰椎骨质增生。)完不成高强度任务,被关铁笼1个月,冻病、饥饿无人管,死亡也是自然死亡,在铁笼里干手工活,甚至手指盖都掉了,不准休息,不死你就得干,出笼后,2006年正月初五,带病又被逼出工,脚面骨砸断,所方隐瞒真相,外伤缝合十五针,吃点药就算治好了,14天抽线后,集合整队,警察就催你快点走(此时左脚一瘸一拐)良知灭民的警察,丧尽天良,真的是匪是狼问他娘,为了转化矛头,调离丹东劳教所,至辽宁省戒毒中心(沈阳)体制不变,制度同上,不断抗争,坚持到释放,本该庆贺,确更悲伤,返京4个多月,第二次灾难又降临。 (博讯 boxun.com)

    第二次教养2007年3月9日,之前与2007年大年三十早上8时我和丹东访民马惠玲到公安部信访接待室领表,得到公安部廖升处长,上午接待了两个小时消息后)廖升处长给大表一张、填至一半,被以前与其发生争执省厅张处长带领两个人冲进接待室抢走,并说姜家文你的案子以终结了,你给我滚,强行推至大门外,高喊我还要教养你,我并问他为什么还要教养我,教养我十次我还继续告,与其争执后于2007年3月9日再次被教养,3月7日在北京南站,东庄旅社里,清晨5时30分元宝公安分局袁大队长,带领两名便衣警察顾广义、隋军,拒不出示工作证,强行拉回本地,他们花钱收卖私人旅馆老板——邵桂兰和河南人代四河充当证人、作伪证,这二人都与我发生过纠纷,并无事实依据捏造多种罪名等,就以违法作的材料为依据,把我扔进劳教所。二次劳教我更加残酷,威协吼吓尽无数,在劳教所特管大队,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手的母指盖累掉,不给休息,我无奈忍痛疼干活,患了肠道炎四天不喝一口水,不吃一口饭,他们的人性何在?有全体劳教人员给我证明,为了转移予头又被调到省教养院铁岭市昌图县关山子分院“劳教所大门朝南开,有理无钱都进来”在劳教所里,不管你表现怎样,有钱就能提前释放,有钱可以花天酒地,无钱受尽凄凉,有钱可顺心顺意了,无钱你就是奴隶,这就是感化,挽救,教育。,为了抗争,无奈为维权自残绝食四天,释放后返加回北京,继续抗争四个半月后,第三次灾难再次降临。
    第三次劳教奥运前八天,2008年7月29日,我在北京南站返回租住房途中(晚上22点左右),丹东市元宝区公安分局靳副局长带领两警察强行绑架,拉到北京永龙宾馆悲愤至极,维权割腕自残抗争,被其毒 打,带上手铐脚镣,拉回本地,再次扔进劳教所,一次更比一次悲惨,每天5点30分起床,深夜一点收工,全身浮肿,患重感冒不给休息,坚持不住,因此又被两次扔进铁笼共108天,最后还加期劳教113天,为此我再次维权绝食抗议,依然无果。只好满含热泪问苍天,谁人能为我伸冤,在劳教所里大多数劳教人员,为了抗争不合理规章制度超强的体力劳动,而维权自残,轻者用头撞墙,重者绝食、吞刀片、吞铁器、吞打火机、吞吃大剂量药,割动脉、割腕、割脚筋惨不忍睹!。其中有一名劳教叫宋自强,在劳教中夫妻感情和睦,妻子经常探视,由于常与劳教所的警察接触,时间不久就被劳教所警察不轨勾搭上!劳教所卖假货,没人敢问。卖高价无人来管.巧取豪夺,盘剥收剐,弱肉强食,很普遍。恶性循环,于国于民危害极大。司法体制落后一千年呀!
    劳教是中国司法腐败一方面,事实劳教制度就违反宪法,把受害者当奴隶劳工。我依法维权上访受三次劳教迫害,家破人残,妻离子散,虽原有的低保也被残忍停发,,至今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生活凄惨。但我身夸而志不夸,为了维护宪法法律和人权的尊严,三次劳教为哪般?哪怕是第四次劳教灾难降临,我仍然依法维权上访!谁是多次枉法犯罪者?时间,世人会明断!
    
    
    
    
    
    
    劳 教 有 感
    
    劳教所里真黑暗
    公检法司害人惨
    上层人物视不见
    千千万万劳教冤
    铁锤大镐要人命
    只要不死就得干
    啥劳教奴隶劳工
    睡的是光板的床
    吃的是发霉的粮
    喝得是没油的汤
    咸菜臭的薰人慌
    有钱能使鬼推磨
    无钱劳教苦断肠。
    
     辽宁省丹东 姜家文
     2010年元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0/01/2010012704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