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茶香阁:应该从性质宗旨高度看企业军转干部问题
(博讯2009年11月04日发表)

    
    企业军转干部问题研究之十  
     (博讯 boxun.com)

    郑公平 邱和颉  
    
    “企业军队转业干部”这个名称,从82号文件开始,正式成为官方文件的称谓;也就是说,从82号文件起,从官方到社会,都承认了有这么一个不能忽略和忽视的群体。这个群体最初约有百万之众,其所以形成,不能不说是原国家人事部的一大功绩。  
    
    原国家人事部用一刀切的方式推行“企业人事制度改革”(这也是“企业改制”打破“大锅饭”的第一步),可以说既无前瞻,也不后顾,更不进行充分的论证,把企业军转干部的特殊性置之度外,无视并没有宣布废止的有关政策和法规,强行把企业军转干部全部改成企业员工,推向社会低层,弄成了困难群体。这种非常错误失策的作为,完全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自然引起了广大企业军转干部的强烈不满和抵制;因而造成了企业军转干部维权上访行动此起彼伏,多年持续不断,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一块心病,软硬兼施也难以止息。  
    
    当警察把维权活动的企业军转干部代表往警车上送的时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企业军转干部站在了“改革”的对立面,“改革”的对象就是你。这种思想指导和思想意识,在《宣传提纲》、《答复口径》中可以说表露无遗。所以有的官员称:“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分到企业就跟企业走;当初企业待遇好,你们都愿意去企业”。《答复口径》还解释说:你们现在是“企业经营管理者”。多么美丽动听的身份啊!和当老板差不多的。“分到企业就跟企业走”让企业军转干部怎么理解?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们已经是光荣的工人阶级,想恢复“一个身份、两个待遇”,和同时分配到机关当公务员以及分配到事业单位的战友平起平坐,那是不可能的!这种人为的刻意制造出来的群体(或阅阶层、阶级)差别不可逆转,或许就是企业军转干部关于恢复“一个身份、两个待遇”的维权诉求不可能被接受的根本原因。  
    
    但是怒气必须平息,矛盾激化不得,怎么办呢?于是出台了82号文件和29号文件,给企业军转干部这个困难群体“解困”。“解困”既是措施也是“原则”;除此之外,文件还规定了“属地解决”的“原则”,以及参照“两个平均水平”的“原则”。于是,属地的官员们一手拿着国务院拨给的解困资金随意制定标准各行其是;一手拿着“稳定”大棒,谁敢再进京上访,决不客气,不给好果子吃。  
    
    “解困”政策救了部分企业军转干部的急,大家还是欢迎的。但是,维权上访行动仍然不得止息。为什么呢?一是各个属地的“解困”水平参差不齐、文件条文五花八门,造成了新的苦乐不均;更主要的是“解困”代替不了落实政策,“解困”不是“解放”,没有从根本上解决 “一个身份、两个待遇”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被“一枪击毙”,把口封死,谁也不准再提。所以十多年来,企业军转干部无数次的上访维权,质问“三大法”、“四代领导人的指示和讲话”、一系列军转政策文件还算不算数?官员“精英”们就是不给正面的答复。现在大家已经看的很清楚了:台上的一些“精英”们虽然口头上还不敢否定“三大法”、“四代领导人的指示和讲话”、以及一系列军转政策,但是心里是打定了主意束之高阁、不予执行的;说归说,做归做,这样的事例在当今可以说俯拾即是。有官员答复说:你们企业军转干说的那些依据,都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你们应该正确对待改革。这话里面藏着的潜台词就是:不能和“改制” 闹对立,也就是说不能和企业私有化的进程闹对立。计划经济时代企业军转干部的国家干部身份不是问题,企业“改制”实行私有化,企业军转干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怎么找“娘家”要身份待遇呢?企业军转干部很羡慕教师的落实政策。重庆有一位企业军转干部参军前就是教师,“解困”之后2009年月退休金才达到了1660元,而资历不如他的教师落实政策已经达到了2000多元,整整比他多1000元;10数年的从军生涯、人生之路给人们的启示是什么呢?  
    
    因为打着“改革”的旗号,无权的就扭不过掌权的;胳膊扭不过大腿,困难弱势群体扭不过某些当权的“精英”。上访维权的人次再多“精英”们也是不怕的,因为可以动用“有关部门”压制。有官员闻听企业军转干部上访就火冒三丈,责问军转干部:“有什么了不起?”的确也是,企业军转干部过去从军,不过是“扛长枪的”,确实没有什么了不起;现在随便派几个腰里边别短枪的,把已经弱不禁风的老家伙“带”上警车可以毫不费力气。这种事情在多个地方都发生过,而且把企业军转干部上访维权列在“不安定因素”前列,甚至给扣上“非法”的罪名,严加监控。六七十、七八十、老气横秋的老家伙,萧瑟秋风啊,够你哆嗦的!加之岁月不饶人的自然规律,有多少企业军转干部只好在无尽的期盼和等待中一个又一个地死去。面对上访的诉说,也有官员对企业军转干部的不平遭遇表示“同情”,承认转业到企业的待遇和转业的机关事业单位的战友天差地别,但是却认为这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是“历史造成的”,甚至认为是个人的“运气”,要求“正确对待”。  
    
    难道企业军转干部只应该相信命运吗?从“最可爱的人”到“最可×的人”,怎么说变就变了呢?问题究竟在哪里?怎么才能解决?要找答案,恐怕还要从实践科学发展观、创建和谐社会 的政治高度来看问题。我们可以看看17届4中全会是怎么说的:当前存在不少“不适应新形势新任务要求、不符合党的性质和宗旨的问题。这些问题严重削弱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严重损害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严重削弱”可不可以说也是一种变化呢?从企业军转干部质问“三大法”、“四代领导人的指示和讲话”、一系列政策文件还算不算数的问题来看,有没有性质和宗旨被改变,或者说被改换了的原因?庆祝建国60周年期间播放的电视连续剧《解放》是以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浪淘沙》词作演唱主题曲的;那是慨叹和歌颂人民得到解放的改天换地。企业军转干部面对不公平的命运如何慨叹呢?  
    
    大雨涤江山,怪浪胡翻;百万企业军转干,身份待遇都不见,推向谁边?
    卫国数十年,领袖挥鞭,法规文件成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9/11/2009110414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