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博讯2007年04月30日发表)

    
    4月 13 日晚,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报导了海内外高度关注的徐江姣维权案,并以"补偿徐江姣 26 万值得赞赏,写保证必须否定"为题肯定了天台县政府愿意补助徐江姣26 余万元的做法。但是,中国的维权人士太善良了,竟然相信那是真的!4 月16 日,徐江姣连盐水都还没有挂完,就被天台县官员赶回杭州,更不用说赔偿的事了。经过近一个月治疗,徐江姣的身体比原来更加虚弱:不仅牙齿被打落、头被打成脑震荡,还发现椎间盘周围轻度膨出,硬膜囊受压和精神根受压,腿也瘸了。回到杭州已 10 天了,她几次想到我家来,但就是走不动。徐江姣原来体格很强壮,北京、杭州、天台间来回奔走不觉得累。但这次被打后,竟虚弱到连我家都来不了,希望各级政府和社会舆论对此高度关注。前几天杭州维权人士邹巍去看她,她对邹巍说,天台官员不仅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一再对她施压,威胁她说:"你知道吕耿松、黄琦是什么人吗?"言下之意,我和黄琦是惟恐天下不乱的人。我和黄琦认为,这是对我们二人人格的严重污辱,对此我们表示继强烈抗议!我们是关心百姓苦难的善良人,徐江姣悲惨的遭遇,难道不值得我们同情吗?尽管有官员污辱我们,但我们不予计较。我们衷心希望天台县委书记徐鸣华先生和天台县政府官员信守诺言,不要做为天下人所不齿的事,以免身败名裂。
     (博讯 boxun.com)

    
    
    附:徐江姣的申诉书
    
    申诉书
    
    
    
    我是浙江省天台县三州乡岭头朱村村民徐江姣,女,51 岁。20 多年前,我们夫妇响应政府号召,只生一个儿子,是独生子女家庭。12 年前,乡干部林华江因向我家借钱不成,借计划生育之名,带领乡政府工作人员砸了我家私房,抢了我家财产,导致我无家可归,流落他乡12 年。我曾多次依法向天台县、台州市和浙江省各级政府、人大、法院、检察院、新闻媒体等各有关部门反映、申诉,都毫无结果。实在无奈,我只好到北京向中央和国务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信访局、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安部、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等部门反映情况,这是符合法律的正常上访。
    
    今年2 月28 日,我到公安部上访,被天台县信访局副局长陈汝河和三州乡政府干部张汝良带走。他们欺骗我说:"你马上回天台去,3 月 2日 下午县委书记徐鸣华要接待你,等接待完了可以到杭州过元宵与家人团聚。" 3 月1 日,他们把我从北京押回天台,被控制在天台县天皇温泉山庄,和其他访民一起由天台县政府统一管制。此后就没有人理我,连热水也没有,吃饭就是外面送进来的一些东西。
    
    3月 4 日上午,我要回家过元宵节,看管人员不肯。在扯拉过程中,把我的衣服扯破了。 3 月25 日,因天气很冷,我要求去买衣服,看管人员还是不肯,我就坐在门口要出去。他们不让我出去,然后叫来三个人(两男一女,穿白衣服),把我给打了,打得很重,打掉我两颗牙齿,并打成脑震荡。他们用玻璃瓶砸我的头、眼睛、嘴巴,还用拳脚踩打我的胸口、肚子。他们先把我按在床上打,然后又拖到地下打,当时我昏死过去了。等我醒过来,叫了一声"救命",这时其他上访人员才知道我被打了,连忙报警。报警后,公安人员过了两小时才来。到了以后就说:"这是你们内部的事,我们不管。"当时我就说:"这是你说的,我记住你的警号(警号 072729 )。"然后他们走了,等到下午4 点多才回来做笔录。在这期间,我曾多次强烈要求先让我到医院去看伤,看管人员就是不肯,说上面有指示,就是不让我去医院。无奈之下,我只得求助于外界。等到我妹妹和儿子从杭州赶到天台后,我才得救。从 3月 5 日上午被打后,一直到 3 月9 日下午,我才住进天台县人民医院医治。
    
    在治疗期间一直到出院为止,政府方面没有给医院支付一分钱,还控制了医院,医生无法进行正常治疗,我就是哪里有疼,医生就给我打止疼药。结果治疗了27 天,头照样昏痛,脚也不能正常走路。没办法, 4 月5 日下午我只被廹能出院。出院时医生说我欠医药费,连一粒药都不能带出医院,就这样我带着未愈的伤疼出院了。
    
    出院后,我住在小旅馆与政府谈判。在多次交谈中,他们连谁对谁错,错在哪里都没有清楚,就坚持说这是历史问题,说那个时候的政策就是这样。他们说,"议粗不议细,十补九不足",要我签协议,不准上访。说是协议,就凭嘴说说,书面的不给我看。看都不给我看,我怎么签? 4月 14 日,谈判没谈好,我疼痛难忍,又去天台县人民医院看医生。检查果是L4/L5/ 及 L5/S1 ,椎间盘周围轻度膨出,硬膜囊受压,精神根受压。到4 月16 日,我连盐水都还有好几天没挂完,就被他们赶出天台回杭州。这些人知道我被打伤,行动不便,就对我说:"我们处理不了你,你去告好了。"我现在成了一个生活都无法正常自理的瘸子,到哪理去告啊?
    
    我一家被廹背井离乡逃亡12 年,上访告状至今得不到解决,而且本人因截访被打伤,身心遭到摧残,财产损失巨大。天台县委、县政府对我全家悲惨遭遇无动于衷,互相推诿扯皮,编造谎言欺骗上级、欺骗舆论,致使我家的问题一直不能解决,使我损失不断扩大。
    
    我恳求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在百忙中能过问此事,早日还我公道。
    
    
    
    申诉人 徐江姣
    
    2007年 4 月30 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7/04/2007043023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