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大MM上网求救:广州再因暂住证打人致残
(博讯2006年01月06日发表)

    继孙志刚事件之后,再次惊闻广州市治安人员因暂住证打人致残,令人愤慨不已。近日,北京大学BBS上贴出该校数学学院一罗姓女同学的求救信,信内详述其弟弟在广州市白云区被治安人员打残,一年多来无人理会,希望社会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现将该信转贴如下,因未征得原作者同意,故将其全名和系别隐去。读者可到下列网址     >查询原文
     (博讯 boxun.com)

    我叫罗**,是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2005级***专业硕士研究生。因我弟弟罗松在广州市白云区被打残一案,上诉至京城,目前此案仍无人重视,至今未得到解决,所以我衷心希望和期盼大家能关注一下!帮我出出主意!
    
    2004年9月,我弟弟罗松去广州找工作,刚去几天,7日晚与同学吃完夜宵回住所途中,因拒绝被搜身检查(已出示身份证件,他们的理由是没有暂住证),与当地治安人员发生争执,其中一治安人员用对讲机找来10多名同伴上来就对我弟弟和另一个老乡进行暴打,他们人多势众,加上我弟弟对环境不熟悉,我弟弟无处躲避,最终被打倒在地……六辆巡逻摩托车从他身上压过扬长而去。我可怜的弟弟晕死在冰冷的地上……直到被下班的另一个老乡发现,才被送往医院急救。我可怜的弟弟被打得四肢粉碎性骨折,左手中指被打掉一关节,头部两处被打破,最长一处伤口4厘米,在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南方医院急救,在他高度昏迷的13天中,有两次停止呼吸,弟弟住院33天,南方医院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书,这次医疗费用近11万元。今年中秋节前一天晚上,我弟弟腿部一个伤口复发,骨髓出现异样,在上海第八人民医院,又花数万元.除此之外,弟弟平时要一直依靠药物维持,在他体内还有钢管支撑,而且需要他人的护理才能生活,头脑也时好时坏,给他治疗的医生说他的情况不太好,几年后仍需再手术。
    
    这一年多来,我父亲往返湖北与广州几十次,希望能讨个公道,除了花费数万元,最重要的是父亲还要承受着那么沉重的精神折磨。为了继续给弟弟治疗,父亲还四处借债,为了护理弟弟,母亲不得不放弃其他的一切事情。就这样,原本还算殷实的一个家庭不但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债高达四十多万元,面对高额的贷款和借款利息,面对残疾的弟弟,原本幸福的家再也没有了笑声。作为一名在校学生,我当然知道学业很重要,而且我也是一个对学习很认真,学习成绩还不错的学生,因为我相信这个社会更多的是好心人,而且我也有志于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但在面对这件事情时,我虽然努力的告诉自己要好好学习,但我的心不能平静,我甚至想到退学,好在我的老师和同学都对我很好,一直鼓励我,而且我害怕父母知道我想退学,他们无法承受,所以我坚持下来了,没有退学。但是作为这个可怜家庭中一员,我是一个姐姐,是一个女儿,望着摇摇欲坠的家,我希望能尽我所能帮助父亲为弟弟讨回公道,所以我向大家求助,求求你们能关注这个不幸的家庭,给我家一个希望,因为我们一家人都相信这个社会上的好心人和热心人是永远多于坏人的,谢谢你们!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6/01/2006010604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