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天蔚:歧视的合谋
(博讯2003年06月08日发表)

      孙志刚被故意伤害致死案取得突破性进展,13名涉案犯罪嫌疑人全部被公安机关缉捕归案。心理歧视与制度歧视合谋,被歧视对象的命运就已经被规定。世界历史上,任何制度化的歧视下,被歧视者都有相似而不断重演的命运

     文/张天蔚 (博讯boxun.com)

     3月17日晚10时,孙志刚因未携带证件上街,被广州天河区公安分局黄村街派出所民警带回询问,随后被错误作为“三无”人员,转送广州市收容遣送中转站,后被殴打至死。

     初闻孙志刚案,最直接的反应是愤怒,愤怒之余并不意外——当一种制度设计直接以歧视乃至敌视的态度,将公权的巨大力量指向某群体时,矛头所向误伤一两人是早晚的事。

     当误伤的可能成为必然,误伤就不再是意外。所以,这次对殴打孙志刚的凶手以故意伤害罪被起诉,是恰当的罪名。但这些人事前的胆量和事后的命运,都担不起这事件的责任。

     任何一个社会事件,都应当并且必须找到肇事者,但如果经事实证明,肇事者并非真正的责任人,那么就一定是在事件背后有着无形的责任人。

     围绕城市外来人口的暂住证制度,以及配套而行的收容遣送制度,过去已经发生过若干与孙志刚案类似的不幸事件。鉴于此,也曾有过很多声音呼吁取缔这一制度。但是,它到目前为止仍然顽强地存在着,而且没有在短时间内消亡的迹象。

     这就是说,作为社会管理制度设计的意外结果,在城市管理者和广大市民的心里,不论进城谋生的农民,还是城市人口的跨地区流动者,都潜移默化地成了城市管理中需要特别留意的“不安定因素”。

     心理歧视与制度歧视合谋,被歧视对象的命运就已经被规定。世界历史上,任何制度化的歧视下,被歧视者都有相似而不断重演的命运,孙志刚之死,不过是比本来必然遭受的结果略显更倒霉而已。

     必须承认,在外来人口暂住和收容遣送制度的制定及阐释过程中,对农民的歧视都不是制度的初衷,加强管理才是目的。但是,当制度设计与社会“主流”人群的歧视心理暗合的时候,对边缘群体的歧视,就被制度所固化和强化。

     原本看似合理的制度,在施行过程中所有因走样、滥用而引发的恶果,都是在制度设计之初就已埋下的隐患。

     这次孙志刚以“不该”受歧视的身份而被制度“误伤”,方才引起舆论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反思,却从反向提示我们,那些一向受到歧视且被制度明确所指的人群,在这套制度下会有什么样的命运?

     指望大权在握、有制度撑腰、却又对执法对象持有强烈歧视心理的执法者,能够严格而善意地依法行事,将一套先天不足的法规发挥出良好的效果,不是过于天真,就是不负责任——细读对孙志刚案的报道,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轻轻带过。 (自由发稿,原出处新华社杂志)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3/06/2003060807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