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被翻来翻去的处女膜
(博讯2003年06月06日发表)

   处女更多文章请看处女专栏

作者:北冥


序 语:

   处女膜是人身上,准确地说是女人身上的一小片肉,这小小一片肉因为处于战略要塞,曾经是兵家必争之地。后来有点销声匿迹,到了近几年,它又大有一举收复失地的架势。在有的国家,人们甚至怀疑这片肉对人没有什么作用,有医学家专门为此出来确立其医学地位,可是没有人想到,今天,这片肉,在据说是具有数千年文明传统的中国,发挥出了超生理意义的重要的作用。这种重要作用令任何一个医学家咂舌不已。请看下面报道:

   1、据新浪网报道:2001年1月8日晚8时,陕西省泾阳县19岁的农村姑娘麻旦旦被泾阳县公安局蒋路派出所一名干警和一名聘用司机,以涉嫌卖淫为由传唤到派出所,两人轮流审讯要麻承认有卖淫行为。其间,该派出所所长也单独对麻进行审讯(后来称是做“思想工作”)。麻不从,便被铐在院内篮球杆上。次日晚7时,麻旦旦被送回家,收审时间长达23小时。

   对此荒唐的裁决,麻非常生气,向咸阳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1月15日被受理。复议期间,麻被迫做了两次处女膜检查,均证明处女膜完好无损。

   法院宣布,自判决生效后10日内,被告泾阳县公安局向原告麻旦旦支付赔偿金74.66元,赔偿原告医疗费1354.34元及误工损失费;驳回原告麻旦旦其他诉讼请求。

   2、3月8日,盐城建湖县22岁的女青年金磊被盐城市城东派出所干警抓去,理由是卖淫。但金磊坚称自己没有与任何男子发生过性关系。此后有关部门对金磊进行的4次检查得出一致结果:金磊处女膜完好,系处女。

   与麻旦旦案不同的是,这次公安局称,处女也可卖淫,理由是公安部《关于对以营利为目的的手淫、口淫等行为定性处理问题的批复》(1995年8月10日颁布):“卖淫嫖娼是一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卖淫妇女与嫖客之间的相互勾引、结识、讲价、支付、发生手淫、口淫、性交行为及与此有关的行为都是卖淫嫖娼行为的组成部分,应按卖淫嫖娼查处,处罚轻重可根据情节不同而有所区别。”

   但该批复已于2001年4月5日被废止。被公安部同时废止的有79件规范性文件,该批复为其中第39件。

    金磊还是幸运的,因为她是处女,还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她不是处女,她还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吗?她还能得到同情与关注吗?已经有了一个麻旦旦,还不够吗?一个女孩子只能用处女之身才能维护自己的清白,这该是多大的悲哀。

   事实证明,一个麻旦旦远远不够。

   3、中国律师网报道:2002年8月20日22时,吴小玲以涉嫌卖淫被带到南翟营派出所,办案人员是王银海、赵国利、赵增光、高建红。

   11月17日,吴小玲接受记者采访时,回想起那屈辱的一幕就不寒而栗。“一位警察将门帘铺到地上,让我趴下,用一把椅子压在我后背上,两个人分别踩住我的两条腿,一个人在椅子上坐着,用电警棍电我的头部和肩部,让我交代卖淫问题,我说没有,他就电我。”吴小玲眼圈开始发红,“他们又用手铐把我铐到暖气片上,让我好好想一想,这样,我带着手铐坐了一晚上……”

     “……第二天……下午,派出所的人出去找人,回来后……说我不好好配合,记笔录的人又扇了我几巴掌。”吴小玲的泪水“刷刷”地滚落下来,并说,“他们骂我的话有的简直不堪入耳。”

     为了免遭皮肉之苦,被逼无奈的吴小玲只好违心地承认“曾经向于国斌、王秋良、高鲁军、张军、张立国、赵政道、赵秋海、左小江、李志明9位男人多次卖淫”。

   有了“卖淫”女和“嫖客”“相互吻合”的“供述”,于是也就有了对“嫖客”罚款的处理结果:赵秋海5000元,张军2800元,高鲁军、王秋良各2000元——南翟营派出所既没有出具任何手续,也没有制作处罚决定书。8月24日8时,完成“历史使命”的吴小玲终于获得自由。

   8月25日,吴小玲到行唐中医院做了妇科检查,结果是“处女膜完整”;9月10日,河北省法医门诊作出鉴定结论,结果还是“处女膜完整”。

     吴小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处女嫖娼案”应该有一个明确结论了吧?可是,当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的吴小玲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向有关部门控告“南翟营派出所办案人员涉嫌非法拘禁罪、侮辱罪和刑讯逼供罪”时,却又大难临头,再次身陷囹圄。吴小玲根据妇科检查和法医鉴定均是处女之身的结论,开始向有关部门控告办案人员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

   9月10日,行唐县公安局大案中队对吴小玲的控告立案侦查;9月11日20时,吴小玲被刑事拘留;9月16日,公安局提请行唐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吴小玲;9月19日,行唐县人民检察院作出批准逮捕决定;9月20日,吴小玲被执行逮捕——案由是:吴小玲涉嫌诬告陷害罪。

   吴小玲的父母为女儿讨公道,开始向河北省石家庄市有关领导举报。吴小玲的冤情惊动了河北省人大常委会有关领导,省人大有关部门将吴小玲的控告材料转给省公安厅厅长俞定海和石家庄市委政法委。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振华也作出了重要批示,责成有关部门调查清楚严肃查处。根据调查,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渎职检察处认为:南翟营派出所王银海等人在未办理治安案件立案手续的情况下,非法使用留置措施,对受害人吴小玲实施殴打、电击;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拘禁贾英和张军并对两人进行了殴打、电击,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王银海等人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

   与上面案例不同的是,处女膜没有直接给她带来公正,可是没有处女膜,上级机关和领导能够作出重要批示吗?此案最后能够还受害人一个公道吗?


请看这个案例:

   4、中新网济南12月18日消息:在山东东营打工的25岁女孩张旦(化名)和公司经理外出时,被4名公安联防人员抓到警区,逼他们承认了卖淫嫖娼。事后经过当地两家大医院检查,证明张旦还是处女。

   受害人张旦对此间齐鲁晚报记者介绍,在警区里,4名协警审问张旦并让她承认卖淫,承认和经理发生过关系。张旦表示自己仍是处女,请他们调查清楚再说。这时一名二十多岁的协警脱下警服,抓着张的头发往墙上撞,后又打她的脸,踢她,并用警棍打她,另一名协警也参与进来。张被打得头晕恶心,只好按对方的要求做了笔录。次日,张旦的经理按照他们的要求,将5000元罚款交了过去,罚款收据上写明“嫖娼”。

   张旦因为被打行动困难,到了第三天,她才拖着伤痛的身体到东营市东营区医院检查,检查证明她的处女膜完好;第五天,张旦又到东营市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仍证明她是处女。

   处女膜再次救了她。

   5、大洋网: 朱某是遂昌县湖山乡人。其诉称,18岁那年她在江苏省吴江市打工时,结识了当地一沈姓小企业主,两人随后恋爱并同居。1998年,她回到家乡,在县城叶坦路租房居住。当年12月26日,沈某带着朋友及朋友的女友相约到东北游览后,回到遂昌。12月27日晚8时左右,4人看过电视后正准备就寝,突然,闯进4个自称警察的人(事后知道是遂昌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未出示任何有效证件,即进行搜查,并将4人带上手铐带到遂昌县公安局。

   朱某回忆,当时4人被分别隔离一对一讯问做笔录,其中一名工作人员逼迫朱某承认卖淫,“你和几个外地男女同居不是卖淫嫖娼是什么”,见朱不承认,那人转而问朱有多少钱,朱某如实回答除身上被搜去的900元外,住处抽屉里还有一张准备买商品房和结婚用的6万元存折。

   朱说,在几番严词讯问无结果后,讯问的人员不再问话,自顾自地写了笔录,叫自己签字。朱某见笔录上很多话都不是自己说的,就拒不签字,“那人就拍着桌子威胁说:‘不签字就不许出去’”。“我以为签了字就能出去,所以就违心签了名字。”朱的朋友等人也在调查讯问笔录上签了字。

   朱某说,民警们随后搜走了她身上的900元现金和手机、BP机等钱物。第二天,朱等人被要求最少交纳罚款1万元,“否则将你们关到看守所,判刑或劳教”。12月29日,沈的一个朋友赶来交纳了4万元的罚金。

   朱某称,当天上午,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又开车将她带到她老家并从银行里取出了6万元人民币,下午还把她住处内价值8350元的手机、影碟机、功放机等扣押,并以卖淫嫖娼的非法所得为由将自己积蓄的6万元人民币及上述物品全部没收。

   之后,他们才被一一释放。但此时,四人已在留置室被关了两天。

   而令人奇怪的是,以卖淫嫖娼为名被处罚了10万余元现金和实物后,朱某等人手里竟然没有一份公安局的书面处罚决定,也不见公安局出具任何正式的罚没款票据。在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朱多次向被告的上级申诉并提起行政复议。直至2001年1月16日,被告才作出了一份“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及“行政没收决定书”,但至今没有开具处罚没收现金和财产处罚的财政统一票据。

   无奈之下,朱、沈二人于今年1月向遂昌法院提起诉讼,状告遂昌县公安局。要求法院撤销被告遂昌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和没收决定;判令被告返还被没收的人民币6.34万元及价值8350的财产以及4万多元的罚款,赔偿二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两天的赔偿金173.20元;同时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10万元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朱某的代理律师,浙江天卫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平说,被告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以原告是男女同处一室为由即认定原告是卖淫嫖娼,并据此对原告进行处罚,将原告的10万余元财产没收后竟然不出具任何正式的收款收据,甚至连“处罚决定书”和“没收决定书”也是两年后作出的。这种行为显属违法。

   对于当时的公安人员讯问笔录,刘平认为,当事人是在诱供下承认的,不是真实的意思表示。而且从笔录上来看,公安机关在当时情况下认定卖淫嫖娼证据不足,即或是有证据,按照有关规定罚款额最高不超过5000元。另外,原告被处罚的6万元罚款,不是现场查获,而是从家里存款中提取,如何认定这是赃款赃物?

   被告遂昌公安局在收到诉状后,做出了答辩。被告未就原告指称的内容进行答辩,认为此行政诉讼已超过法定期限,且已不能再次起诉。

   有司法界人士指出,以往,公安部门在现场无证据、无证人指证的情况下,判断一起案件中当事双方是否卖淫嫖娼行为时,一般都较难处理。除非是当事人提请公安部门对其进行处女膜司法鉴定,以此结果作为判案依据。而朱某则深感悲戚:“不是处女,我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当然,还有反面的案例:

   处女膜完整照判强奸:两男灌醉妇女轮奸被判

   10年两名男子因强奸罪被雅安市雨城区检察院起诉,1月9日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两名男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但妇检证明上却显示,被害人的处女膜完整。昨日记者获悉,被告人不服判决将向法院提起上诉。2002年7月19日,周西强(在逃)、杨秩邀约被告人曾继勇、向海和吕洁(化名)到雅安市雨城区八一路河边一茶馆喝茶,后用酒将吕洁灌醉并与她发生性关系。奇怪的是,吕洁报案后经妇检证明,其处女膜完整无损。 2003年1月9日,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下达了刑事判决书。法院认为,被告人曾继勇、向海违背妇女意志,采用酒将被害人灌醉的手段,轮流强行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被害人的处女膜状况不能作为否定强奸罪行的依据。


我们来看看专家是怎么说的:

   一 处女膜的胜利(刘洪波)

   按老黄历,处女膜之功用,是一个女人献给丈夫的最贵重礼物。新婚之夜不落红,不说婚姻不能维持,便是生存权都似乎大有问题。据道学家言,这样的女人不自己寻死,简直就是一点廉耻都没有。不过,老黄历也好,道学家也好,对处女膜的重视乃至崇拜,都只是形成一种“社会舆论”,并不发生法律效力。

     前时,媒体吵嚷“处女膜修复手术”红火,证明这种“社会舆论”还有着一些威力。一直以来,少女被强奸说成“夺去了贞操”,少女受骗说成“她糊涂地献出了自己的贞操”,乃是社会的普遍现象,又可见“处女膜”的这种非法律的受崇拜地位并不绝迹。

     又曾有新闻,武汉市一度在婚检中检查处女膜是否完整,不完整者要交纳一定数额的费用,才可以拿到婚检证明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手续。这可以看作处女膜在当代之重要性的“准法律化”过渡。称之为“准法律化”,是因为它本身并不具备合法性,却又具有非让人遵循不可的强制性。

     最近读到报道,处女膜在维护女子个人权益问题上的重要性更见加大,某地一个少女若没有处女膜,就大有被指认为妓女而百口莫辩的危险。

     报道说,河南省新郑市少女刘某在一美发厅打工,被警察指为卖淫。有卖便有买,警察又指认与刘某相识的一个男青年吴某为嫖娼者。一起卖淫嫖娼案就此立案。警察们说,市里马上要开万人大会,当事者要是不承认,此事就要在会上宣布,只要承认了,交几千块钱就放人。此案因刘某七次验身而处女膜完整的结论成立,终于讨还公道,法院判决撤销新郑市公安局对刘吴二人的治安处罚。(武汉《今日快报》6月3日)

     此案使人眼界大开。刘某能够洗冤,法院能够撤销公安局的处罚,全然因为“处女膜完整”。报刊上经常开导青年,剧烈运动可以导致处女膜破裂,所以处女膜之完整性不足以判断一个人是否处女。这种开导,当然并没有戳破“处女迷恋”的老黄历,毕竟也算是给“处女膜崇拜”一点点反弹。然而,假如把这种道理讲给那些办案的公安人员和法官听听,效果会如何呢?他们会说“处女膜才是硬道理”。

     办案重证据,指控不能空口白牙。公安人员要抓人处罚,应该拿出足以处罚的证据,请问在此案中公安人员有何证据呢?他们唯有两份笔录,这两份笔录是逼供、诱供和恐吓而得到。法院要推翻公安局的治安处罚决定,应当要求办案的公安机关出示足够的处罚证据,而不是要求受处罚的人自证清白。何况行政诉讼中,行政机关必须承担更大的举证责任。然而,此案的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我们没有看到公安机关拿出什么东西来,倒是刘某被迫7次检查处女膜,正如一个人被指盗窃,指控者只是随口一说,被指控者为了证明清白就让人搜身。这样的诉讼,与其说是法律的胜利,不如说是法律的失败。

     一个人处女膜是否完整,与其是否卖淫是两个问题。我们总不能说公安人员指控某人卖淫,某人恰巧处女膜不完整,指控就算成立,处罚就算合法。然而此案给我们的感觉正是如此,因为刘某处女膜完整,案件才最终得以了断。悲夫!

     照此推理,少女应该保管好处女膜,以备洗刷卖淫的罪名;出门最好不要带钱,以备确证自己没有偷窃。有些人不仅要对人有罪推定,而且还要据此做出有罪处罚。

     在这样的情景下,人应当随时随地注意不被兴之所致的专政人员“推”进牢里去,那时他只要能搞到你的笔录就行了,而你长一百张口也枉然。(自思想的境界网站)

   二 法律与处女膜

   法律与处女膜,可谓风马牛不相及,而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似乎会让读者觉得是在亵渎神圣的法律。其实,亵渎法律的不是我这个爬格子的,而是某些执法者。

     近年来,少数执法人员随意拘禁清白女子,逼其承认自己“卖淫”并供出若干“嫖客”,以收取罚款,这样的新闻时见报端。而这些蒙冤女子要证明自己没有卖淫,似乎只有一条路,就是到医院去检查其处女膜是否完好,然后凭医院的鉴定为自己讨还公道。数月前发生的陕西少女麻旦旦“处女嫖娼”案余波尚未平息,12月18日《齐鲁晚报》又爆出新闻:山东省东营市一女青年被带到派出所,被迫承认自己卖淫。这位女青年为自己洗去不白之冤的办法也和麻旦旦一样———到医院两验处女身。

     每读此类新闻,我总会为这些靠医院的处女鉴定讨还公道的女性感到一丝庆幸,但庆幸之余,心中又想,恐怕有更多的女性在遭到诬陷后无法伸冤。据医学书籍介绍,女性处女膜破损的原因并不仅限于与异性发生性关系,剧烈的运动与肢体活动幅度较大的体力劳动,均可能导致处女膜破损,因此处女膜是否完好,并不能准确证明女性是否与异性发生过性关系。比如一些女运动员、杂技演员以及体力劳动者,她们尽管是处女,但却不一定能通过医院的“处检”。此外还有那些因恋爱与男友发生婚前性关系的女青年或已婚的少妇,她们当然也拿不到医院的处女鉴定。假如她们遭到诬陷,被认定“卖淫”,她们将凭什么来为自己讨还公道?从一些报道看,某些执法者全凭主观臆断,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有的女青年因在餐馆当服务员而被抓,有的因在马路边与男性聊天而被抓,有的因去舞厅跳舞而被抓,一位乡村女教师因遭人诽谤而被抓进派出所……总之,某些执法者只要判断哪个女青年有卖淫行为,不问三七二十一便可将其拘禁。因此可以推断,无辜蒙冤而不能伸者肯定比靠医院的处女鉴定讨还公道的女性多!这些蒙冤的女性,只因拿不到医院的处女鉴定,名誉白白受损,身心白白受到伤害,而得不到法律的保护!

     如此一想,我既惧且悲,惧的是法律一旦成为执法者手中随意打人的钢鞭,就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遭殃;悲的是女同胞除了可能遭到不法之徒的侵扰外,还可能受到以执法与维护治安的名义进行的诬陷迫害!

     那些以执法的名义对清白女子搞刑讯逼供的人,其实是在犯法;那些以维护治安的名义胡乱抓人的人,其实是在严重扰乱社会治安。他们肩负着保障公民安全之责,但公民的人身安全却要受到来自他们的危害。然而,据此类报道看来,他们大多只受到行政处分而并未受到法律制裁。是由于这些部门的上司对他们的偏袒,还是法律对他们特别宽容?

     桑榆以为,那些以罚款敛财为目的而胡作非为的执法者,在“扫黄”、“维护治安”的旗号下所干出的丑恶之事,要比“卖淫”还要丑恶,对社会的危害性,也大大超过“卖淫”。不知这一问题是否已引起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的关注?——中学语文在线

   在中国,近年来出现了一个怪而不怪的现象:处女膜再造。更有令人拍案叫绝的是: 三 处女膜有公证的必要吗?

   中国法制网

   刚刚读完5月17日《现代快报》上的一条消息,说的是昆明市盘龙区的一名35岁女子为免遭同事议论,鼓起勇气到医院作了处女检查,其结果证明她处女膜完好,为此到公证处要求作公证,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果不出我所料,有关方面以不属于他们公证的业务范围,没有作出这个处女公证。

   笔者还没有从此事中缓过神来,谁知第二天该报又刊登消息,一50岁女士出语惊人,“处女公证,我是昆明第一”。原来早在5年前,这名自称姓何的女士就拿到了一纸公证书,从法律上明确了自己仍是处女身,没想到公证的动机竟然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都是因忍受不了无端诽谤,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对于某些女士的此类遭遇,本人深表同情,所谓人言可畏,相信当事人也是在忍无可忍情况下作出的无奈之举。不过我还是要进一言,将处女膜是否完整纳入公证范围其实并不科学,甚至有点愚昧、荒唐、可笑,谓予不信,请听我一一道来:

   长期以来,人们对女人是否坚守贞操往往以处女膜的完整来判别,一旦破裂,即视为作风不正,风言风语接踵而至,直让人抬不起头来。且不论如此对待女人公平与否,单从科学角度来讲,确有少数未婚女子因从事重体力劳动,造成处女膜过早破裂,要想公证,想必医院检查这一关过不去,在旁人眼里是否意味着已不是处女呢?此其一。

   现代医学告诉我们,女人处女膜即使破裂,也有办法修补,而且足以达到以假乱真地步,如此说来,一个已失身的女人完全可通过造假获得一纸处女膜完整的医学证书,公证自然不在话下。有了医院鉴定和公证机关的证明,再风流的女人也会摇身一变,成为作风正派的良家女子,如此公证虽具法律效力,让人不免哑然失笑,无言以对。此其二。愚以为,处女膜与女人个人品行、生活作风并无多大关联,处女膜完整未必就作风检点,而恪守妇道的女子,即便处女膜破裂了,也不会被别人背后议论,反而更加受人尊敬。实事求是讲,生活中确有部分人喜欢说三道四,无事生非,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对于那些爱搬弄是非的人,我们的心胸不妨开阔一点,不必理会,走自己的路,让时间来冲淡记忆和烦恼。实在忍受不了,可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的人格权讨回一个公道。此其三。处女膜需不需要公证、能不能公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个文明的国度,怎样培养每个公民尊重他人名誉、隐私的守法意识,如果大家都享有了应有的人格权,想必做处女公证也是多余的。 GBYD! 于 [博讯论坛]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3/06/2003060600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