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博讯2002年06月12日发表)

中国青年报  李方

  身为男人,我没有处女膜。但是我宁愿自己有处女膜,好平等地分担或者分享女性们遭受的屈辱。

  6月10日《中国青年报》报道,河南新安“处女卖淫案”一审判决,受害人晓梅(化名 )终于凭借身为处女的医疗鉴定,把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合同制警察卢胜利等三人送进了监狱。而在证明自己身为处女之前,卢胜利等人仅仅因为“你长得恁漂亮”,就断定晓梅是妓女,然后屈打成招。

  即使根据有限的报道,这也是继陕西麻旦旦案、江苏盐城金磊案之后,第三起女性被诬卖淫、被迫用处女膜证明自己清白的案件了。

  显而易见,上述三案里边都隐含着三个问题:一、有罪推定;二、违背程序正义,滥施刑讯———我们知道,没有程序正义,无法保证结果公正;三、执法经济。

  但是我不想再说这些了。我只想说一句:我们的女性同胞,如果最后只能用身体(处女膜检查)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穿着衣服维护自己的尊严,那么她们最后“维护”到的,只能是更大的屈辱。同时,这个屈辱,也不仅仅是对女性同胞而言,它更是包括男性在内全体公民的屈辱。我也不想继续指责陷我们于屈辱境地的种种原因,我只想从一个人的角度呼吁:当我们必须脱光衣服才能“维护”清白的时候,请考虑我们的现实处境。

  一丝不挂的清白,那是动物层次的清白,决不是人的清白!

  甚至,那都不是动物层次的清白。因为我们不但脱光了衣服,甚至还被迫让冷冰冰的器械进入我们的身体。请原谅我使用“我们”这个词,因为我认为在事关清白和尊严这个话题上,没有性别之分。一个女性被迫脱光衣服,就是我们被迫脱光衣服;器械进入一个女性的身体,它也进入了我们的身体。我甚至遗憾为什么男性没有处女膜,否则湖北黄梅的那个教授,也许不必选择跳车身亡的命运。尊严,如果不能用尊严的方式来维护;正义,如果不能用正义的程序来保证,那么,我们就根本上没有尊严和正义可言。我想,这也正是“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这句话的真义所在。

  如果“处女卖淫案”只发生一起,我们可以视为“小概率事件”,视为某种特例。但既然短时间内不同地方发生多起,我们就无法不这样推测:还有多少类似的事情没有曝光?我不相信所有受害人都像麻旦旦、金磊、晓梅那样执着和决绝。如果考虑到更多的受害人可能采取隐忍的态度,那么我想我有理由问一句: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人身安全得到足够保障的环境中?人身安全权作为公民与生俱来的宪法权利,不仅依赖于“犯罪率”的降低,更取决于我们的制度和程序是否以维护公民人身安全为出发点。然而遗憾的是,在这类事件中,不论是有罪推定,还是执法经济,都无法使我得到完全肯定的答案。

  社会如果不能保证女性的尊严和安全,我们应当感到可耻。同时,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所有人,也都没有尊严和清白可言。

(博讯记者:方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2/06/2002061211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