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冼岩:为什么经济学家总是错?
(博讯2020年09月28日发表)

    
    经济学圈子内的笑话是:九个经济学家,谈同一个经济问题时,会产生十种看法。而圈子外我们经常看到的事实却是:当经济学家们解释已经发生的事时,头头是道;如果要他们预测将要发生的事,则100次有99次错,越是“著名”学者,业绩越惨不忍睹。
    
    大家不妨回想一下,事情是不是这样?但既然这样,经济学家又怎么好意思高居众人之上,以“专家”自居?一般民众又怎么还普遍维持着对这些专家的起码尊重和认同呢?原因其实很简单,普通民众之所以还能从经济学家的阐述中产生获得感和新奇感,是因为他们的阐述中包含了一些大众所不掌握的关于现状的信息;人们收获的,主要是这些专业信息,这也是经济学家还可以称为“专家”的原因。经济学家们所掌握的信息,当然不如官方统计部门全面。但也正因为不全面、不是面面俱到,而是选择某个突出的面、点,所以可以让受众感受到更大刺激。换言之,他们干的其实是爆料记者的活,只是经过了理论包装,使人感觉更权威、更可信。所以,由爆料记者到经济学家,似乎是一条不错的职业进路,这条路上不乏成功者。
    
    民众的仰视就是这样形成的,经济学家作为“专家”的地位也是这样得到稳固的(不但经济学,其他社会科学也差不多,除了直接以人作为研究对象的心理学)。当然,经济学家们在选择所要披露的信息时,一定只会选择符合自己理论解释的那部分信息。不然,还如何维护经典理论的“正确性”,又如何维持自己的“学术地位”?最可悲的,是那些学经济学出身的官员,由于职务便利,他们本可以获得更全面的信息,但他们只根据自己学到的理论筛选信息,以确定什么信息才是“真实、有用”的,并以此作为决策依据。这就是一些明显不符合实际、甚至为祸不浅政策得以出台的原因。
    
    但是,为什么会这样?经济学家为什么总是错?原因不只一个,而正如我们经常说的:一个人如果发生错误,可能是他个人的问题;但十个人都发生错误,那问题就不是出在某个人身上,而是经济学本身有问题。其中,最根本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现代西方经济学所赖以建立的指导思想和由此产生的最终结论,都是错误的,或者说只是一个虚幻的神话。
    
    这个神话的内容是:在所有已知的经济体制中,完全自由、开放的体制是最有效率的;越自由、越开放,越有效率;政府对于经济的任何干预行为,其结果都必然导致经济效率的损失。这一自由主义的信条,被高高悬挂在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头顶,既是一切经济研究的出发点,也是整个西方经济学研究的最终结论——凯恩斯算是一个另类,他在宏观层面确立了政府可以进行有限干预。但他的这种反自由主义观点,在经济哲学上一直遭到正统自由主义的批判。至于微观层面,“自由”至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但事实真是这样吗?如果真的相信越自由、越开放、越有效率,那么,崇尚自由主义的西方国家就应该容忍和鼓励自己的对手更多地采取政府干预以及关税、非关税壁垒等手段,而它们自己则坚持彻底的自由和开放;这样做,才能够使西方国家的经济效率最高,而他们对手的效率则越来越差——可是,事实却正与此相反,西方国家的政府在不断加大对经济干预的同时,也在睁大眼睛寻找、发现和制止对手的干预行为;并且在试图增加自己贸易壁垒的同时,竭力打消对手的贸易壁垒。正因如此,西方国家一方面对其他国家政府主导经济的行为大加挞伐,另一方面贸易谈判也总是争论不休,不管是多边谈判,还是双边谈判,各方想要争取的,无非就是自己的壁垒多一点、对方少一点。
    
    对于这种现实世界与理论描述截然相反的现象,经济学家们不是装着看不见、回避问题,就是刻舟求剑、一味指责“就连西方政府也没有真正遵循市场经济原则,所以才导致现实中的种种困难”——这种论调,明显属于宗教狂信徒的信仰:上帝本来许诺每个人都上天堂,结果都是你们不好,没有真正按照上帝的旨意办;凡是现实中出现不好的现象,必然都是因为没有严格按照上帝的要求办。
    
    事情的严重性在于,西方经济学以及所有学习这种经济学的经济学家,都是真心相信和严格依据这一原理来解读经济现象的,他们的一切分析,也都是建立在这种假设的基础之上。正因如此,他们大多数时候的分析、判断,约等于放屁;偶然说对的那一次,可能也只是多种因素的巧合,结果却构成了他们“理论自信”的来源。
    
    遗憾的是,这样一种连称之为伪科学都勉强的理论体系,却随着西方的扩张而弥漫全世界,包括中国,成了现代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一部分。原因之一,是它的推广者西方列强掌握了话语霸权,其他后发展国家难以抵挡;更重要的原因是,现代社会基本上只存在这么一套知识体系,这种体系经过多年积累,其研究成果基本上已可覆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换言之,这是经济领域唯一完整的知识系统。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只能覆盖计划体制的经济活动,对于市场体制,马主要只是批判,所以,无法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完全替代现代西方经济学。
    
    同时,只要能破除、扬弃西方经济学的整体构架和指导原则,其局部的、细节的、非关意识形态的一些技术性结论,还是有意义的。也就是说,西方经济学所描绘的整个图案和设计是错误的、虚伪的,但拼接起其整个图案的一些小的图块,还是可以借鉴、使用的。怎么在剔除它大脑、骨架的同时,借鉴、吸取其点滴血肉,将之纳入新的知识体系,这是未来新的、真正能够适应于现实的经济学所要完成的重要工作。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20/09/2020092821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