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冼岩:建议中国政府邀请气功家严新回国止疫
(博讯2020年02月02日发表)

    首发
    此次武汉肺炎事件,事发之初,中国官方确实反应有所滞后。这种迟滞,既不能完全怪罪武汉当地政府,也不能归责于中央疾控中心,而是体现了这个体制确有僵硬一面。但在疫情确认后,官方的措施有力,体现了这个体制“强控制、高集中”的优势,所以英国bbc评论称:幸好疫情发生在中国,如果是其他国家,难以想像可得到如此有力控制;亲临疫区的世卫专家,也对中国措施的力度极为肯定。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体制是完美的,凡体制总有长有短、有利有弊。你不能要求一个体制既有集中的优势,又有自由的好处;正如你不能指望一只鸡既能像母鸡一样下蛋,又能像公鸡一样打鸣。应该选择公鸡还是母鸡?这取决于社会当前的迫切需要。社会需求有着先后顺序,一般而言,一个社会首先要求的是生存、温饱,然后安全、稳定,接下来才是精神的丰富性。并不是说一个时刻只能有一种需求,而是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对于不同需求的优先性排序不同。为什么香港问题缠绵难解?一个重要原因是,大陆、香港处于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由于二者对不同需求的优先性排序不同,所以他们对是非、对错、好坏的判断标准也不一样。不同于大陆还处在“奔小康”阶段,香港早已进入中产阶级社会。对于大多数香港人而言,物质、稳定已非第一需要,他们更重视精神自由。这就是问题所在,也是分歧由来。大陆希望向香港揭示:物质成就并非只进不退,而是需要用心守护,否则,跌起来很快、很痛——可惜,这种观点不经切身体验,难以深入人心,尤其是对于年轻人。
    
    回到武汉疫情,选择不同体制,只是为疫情的控制确定了基础条件,问题的真正解决,还赖于对病疫的直接作用。在针对性疫苗和特效药缓不济急,而疫情本身可能呈更大规模扩散之势,全国乃至全球人类可能陷入更多危险的严重时刻,中国官方有必要解放思想,突破固有思路的限制,一切围绕“抑制疫情”这一迫切目标,广泛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其中包括,可邀请对治病、救人有着众多成功案例的气功家严新回国止疫。
    
    建议邀请严新回国的理由是,对于大规模的公共危情,严新曾有过成功解决的完美案例。1988年5月,辽宁省全境发生严重旱灾,预计可能造成农业减产二百多亿元,这在当时是重大的灾难和损失。更严重的是,根据气象部门预测,辽宁地区在相当长时间内不会降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辽宁省省长李长春、及前省委书记郭峰到北京找中国气功理事会理事长张震寰,邀请严新去辽宁做气功降雨实验;李长春和严新谈了通宵,负责抗旱的林森副省长也通过电话再三表示邀请。
    
    当时严新在北京,通过电话接受了邀请。结果放下电话才一个小时,沈阳开始降雨,朝阳开始降雨。第二天严新到辽宁,两天之内,辽宁全境,每个市、每个县都降雨,而且不同地区降雨量有多有少,完全符合抗旱指挥部的需要。当时抗旱指挥部曾制定“丢西南,保东北”预案,结果东北降的雨就多,西南降的就少。降雨时间持续十天,完全解决了辽宁的干旱问题。为此,辽宁省有关部门给严新出具了书面感谢信。当时,事件的全过程有新华社记者跟踪采访,《光明日报》也罕见地对此进行了及时、详细的报道,令看到的人很惊讶(笔者就是其中之一)。事后,在反“伪气功”运动中,“反伪”人士和相关部门进行了长时间追查,但辽宁省参与降雨的相关人士包括一些政府官员,在种种压力下都没有改变“严新降雨”的说法。
    
    作为上世纪80年代气功热潮的推动者,气功家严新创造了不少奇迹。由于气功外气是在比量子更微观的尺度上发生作用的,现代科技手段尚捕捉不到其发生作用的过程,所以,对于严新气功外气实验的意义,科学界有不同看法。但是,气功外气实验的结果是清晰的,且经过了很多次重复验证。反对者不是从事实本身,而是从现有理论、甚至意识形态出发进行的指责,是站不住脚的。
    
    从以往事实看,一般微观领域的实验,严新自己可以直接完成;但涉及到大范围宏观事态的改变,似乎还需国家名分的加持。正因如此,中国政府有必要正式邀请严新。这对于政府而言,不费纤毫之力(意识形态方面的顾忌,可解释为一次文化活动,反弹很小);但对于灾情中沉浮的民众而言,则可增加一线之机,何乐而不为?
    
    由于任何体制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所以,没有一种体制可以单凭自己就能很好地应对一切难题。这也意味着,好的体制必须具有足够弹性,能够容忍、采纳自己主线之外的其他要素,帮助自己解决问题,同时促使体制本身进一步完善。在这方面,中共曾经成就斐然。旨在团结体制外一切可团结力量的“统一战线”,一直是中共的制胜法宝,“抗日统一战线”曾经帮助中共取得胜利,现在,中国政府完全可以因势利导,顺势建立“抗疫统一战线”,以此团结人心、整合舆情,甚至可能增加世人对中国政府的认同,扭转一些异见者、立场不同者的看法,拓宽自己的执政基础,将坏事变成好事。
    
    当可预见的反弹很小时,能不能暂时放下意识形态的包袱,突破条条框框的限制,迈出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全力抗疫的一步,似乎是对当下中国执政者执政能力的又一次问卷。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20/02/2020020221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