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徐永海
(博讯2018年11月02日发表)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11月1日
    
    杨英环大姐,她一个近80岁的老人双侧膝关节肿痛,行走困难。50多岁患病的儿子躺着床上,需要她来照顾。望肢体们、朋友们来关心她一下,看望她时,给她买点米面、蔬菜。
    
    她家的水管只能滴答水,一天4、5盆,只够吃喝的,不够洗脸的。在北京的心脏地区,竟有如此的生活困难家庭。
    
    老基督徒、7879老民运战士、现近80岁的杨英环(杨乃九)老大姐,目前居住在北长街101号里外的二间小房里。5路公共汽车“西华门”下车;如果是从北土城公交场站至菜户营桥方向的,下车就是;如果是从菜户营桥至北土城公交场站方向的,向北走100多米。
    
    这里靠近故宫(紫禁城)的西华门,中南海的东门,杨英环大姐与他们是街坊。
    
    杨英环大姐祖居北京,据说有3、4百年历史了。她的父亲是个音乐天才,曾是北洋政府张作霖时代的军乐队指挥,是个极有爱心的人。杨英环遗传了音乐的天赋,可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不能报考北京音乐学院,而不得不报考了山东的一家音乐学院,毕业后留在山东歌舞团。
    
    因出身不好,杨英环大姐在文革中受尽了苦难。为此文革后,一直在北京母亲家居住生活,积极参加了7879西单墙民主运动。在此期间创作了一些歌曲。杨英环大姐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曾创作过不少歌曲。
    
    文革后,杨英环大姐一家也是备受当权者的欺压,她的房屋被霸占去,她的儿子被打残。见后《我儿孙晓被高官赵宝玲打傻并霸去家产》。为此,多年来,杨英环大姐一直在维权。
    
    杨英环大姐的母亲是基督徒,在杨英环4、5岁的时候,就带着杨英环大姐去教会。杨英环大姐是在1949年以前,在袁相忱牧师那里受的洗。这些年来,杨英环虽然身体不好,但也是时常来参加我们的教会。在此望肢体们为她祈祷!!!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我儿孙晓被高官赵宝玲打傻并霸去家产
    
    我叫杨乃九(杨英环),我的儿子叫:孙晓。
    
    一、1987年,我的儿子孙晓遭到赵宝玲多次毒打,并被打得失踪8年
    
    (1)、孙晓,1962年7月出生,9月令时即随祖父孙振先(63岁故)、祖母王素真生活,共居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湖南路33号4户(下称“4户”)。孙晓初中毕业后,个体劳动,机器织毛衣为生。
    
    (2)、王素真在世的前夜,我在“4户”护理王素真。赵宝玲之母——潘秀芳上门来,将我本人杨英环打跑。
    
    (3)、1987年6月3日,孙晓祖母王素真去世。4日孙晓主持王素真葬礼,去殡仪馆,办有关手续。
    
    (4)、6月5日,赵宝玲和她的母亲潘秀芳,先到“4户”打孙晓,后到我家(仙游路15号)打我,来逼孙晓迁走户口。以后4个月,他们是时常上门殴打孙晓,逼孙晓迁走户口。
    
    (5)、1987年10月4日凌晨5时,赵宝玲及其父母持斧破窗入“4户”,将孙晓打得满身满脸血,孙晓逃向100米外的泰安路派出所,早有片警堵在门口,喝孙晓“外边打去!”
    
    (6)、1987年10月4日,孙晓在这顿打后,就失踪了。是失踪了8年。
    
    二、我的儿子孙晓失踪后,我儿子孙晓的家,被赵宝玲霸去
    
    (1)、在孙晓失踪的这8年中,赵宝玲在“4户”另立了一个户口本,迁进自己的祖母王瑞真(孙晓祖母王素真的胞二姐),及其其他亲戚等几人。
    
    (2)、赵宝玲霸去孙晓的家,并夺取孙晓的公房承租权(祖父、祖母去世后,孙晓已成为本户的户主,至今孙晓揣着湖南路33号4户户主的户口本)。
    
    (3)、赵宝玲明火执仗,把孙晓打残,霸去孙晓的家。赵宝玲靠的是她公公婆婆都是1937年的长征老干部,叔公是青岛市公安局长。她号称:“青岛衙门都是我家开的······,叫你们死不见尸······”。
    
    三、在孙晓失踪8年后,我找到孙晓,他已是皮包骨头,伤病一身,智力受到严重影响
    
    (1)、1995年,在孙晓失踪8年后,我在某医院找到了孙晓。从1987年到1995年,孙晓是如何活过来的,至今是迷。他是风餐露宿,还是被关在什么地方,我没有一点线索。
    
    (2)、我找到他时,他已是皮包骨头,伤病一身,衣食无着,患有肺结核、肝病,和要命的癫痫,智力受到严重影响。
    
    (3)、我找到孙晓后,将儿子孙晓带到北京,寄居在我的母亲——孙晓的外祖母——家。
    
    四、我到两级法院告青岛市房地产局,我胜诉,但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却一直不予执行
    
    (1)、1996年,“4户”公房被拆迁,安置房款给了赵宝铃。
    
    (2)、孙晓作为“4户”的户主,又是居住了24年的居民,作为被拆迁人没有得到任何安置。
    
    (3)、从1987年到2005年,我到青岛市市南区法院,我告她19年楞是立不上案。
    
    (4)、2006年后,我到两级法院,告青岛市房地产局,我胜诉。因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说“孙晓是空挂户,并不住在‘4户’”,两级法院都不支持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这个说法。
    
    (5)、但是,这么些年,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一直不予执行。
    
    五、赵宝玲现任青岛市老龄委办公室主任,如此仗势欺人,望有关部门给我主持公道
    
    (1)、赵宝玲,现任青岛市老龄委办公室主任。约三年前,任青岛市纪委常委、青岛市李沧区纪委书记。
    
    (2)、赵宝玲,本人户口根本就没有迁入过“4户”(仅仅只将一些亲戚迁入),本人也没住过一天,却夺去公房承租权;在1996年“4户”拆迁时,赵宝玲又拿去了安置房及安置钱款。
    
    (3)、从1987年到现在今年2018年,30多年了,我反映了30多年,一直没有说法。
    
    (4)、为此,请求有关部门给予我主持公道,将我这封信转给有关部门,救救孙晓。
    
    现我和我儿子孙晓住在我母亲留下的房子里:北京市西城区北长街101号(中南海东门近邻,天安门西,面对故宫西门——西华门,背后中南海)。电话:010-66050648,18401629382。欢迎朋友们光临,敬请关注。多谢。
    
    望您有空电话我——杨英环,来关注我,18401629382。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徐永海

    杨英环(杨乃久)、孙晓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8/11/2018110201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