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宏恩:在美国,每天遇到的「午餐便当时刻」
(博讯2018年10月22日发表)

    王宏恩:在美国,每天遇到的「午餐便当时刻」


    
    美国新闻频道NBC在两年前曾筹划一个大专题,访问数十位在美国生活的亚裔美国人,问他们是否曾经历「午餐便当时刻」。每个受访者,无论是台裔、韩裔、越南裔、印度裔、以及其他南亚与中亚的移民与移民第二代,听到这个问题都是先大笑三声,然后欣然同意。
    
    什么是午餐便当时刻呢?最简单的说,就是在美国生活的亚洲人及其第二代,在学校或在办公室中午拿出来的便当,跟其他美国人有非常巨大的差异,甚至引起其他美国人的侧目。从在台湾生活工作的人来说,这些都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便当了:前一天的剩菜剩饭微波炉加热,或者一盒水饺、咖喱饭、辣炒年糕、炒面。有热热的午餐不只是我们上班族工作半天的辛苦慰藉,也是许多爸妈把爱心传递给小孩的重要维系。
    
    然而,正是这些热腾腾、湿湿黏黏的便当让其他美国人觉得很奇怪。无论是前面提到的访谈、许多北美移民的讨论版、甚至笔者的亲身经验,都有过被其他美国人质疑这些便当「味道太重」、「看起来很奇怪」、「软软烂烂」等评语。一些移民的小孩甚至会回家要求爸妈,希望自己带的午餐便当可以「跟其他人一样」。
    
    那······其他美国朋友又吃什么午餐?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午餐是随便吃吃就好,中午基本上也是工作时间。有多随便吃吃呢?笔者在念博士班时,系上的两位资深正教授午餐常是一罐玉米罐头或一根香蕉;中午修课时间,同班同学拿出的是一罐优格跟生的芹菜;当送小孩上学时,其他幼稚园同学带的便当是苏打饼干、芝士条、生的红萝卜;笔者正在撰文的当下正逢中午,隔壁的同事正拿出一个超大片的巧克力饼干。
    
    甜的、冷的、有吃就已经不错了。这并不是因为笔者的同事或同学们想要省钱,毕竟连顶尖大学年薪30万美金的教授也是这样开罐头当午餐。我曾问过教授为什么要吃罐头、不像我至少带或买一份比较像一客餐的午餐,他说他从小就这样吃,早就习惯了,「晚餐跟家人吃再吃好一点」 。
    
    这些台湾爸妈眼里根本不能当作午餐的内容,就是美国人的日常,「跟其他人一样」。于是,笔者的小孩也在上周某天,希望爸妈可以让他带饼干跟芝士去学校,不要带虾仁炒饭。据说他那天觉得特别风光,跟同学炫耀他也带了饼干当午餐,中间自己夹芝士。在前面的访问中,许多亚裔第二代也是过了十几年、自己在外就学或工作后,才知道当初那些便当是多少父母的苦心、这个想跟其他人一样的要求伤到多少父母的心,但要再吃一次得坐飞机回家乡了。
    
    美国的国中小确实也有提供热热的校园午餐,因此小孩不一定要自己带、而可以跟学校餐厅买。但美国校园的午餐提供也一直是一大问题,尤其是在预算不足之下,常常被诟病是高盐、高油、低纤维的极不健康食品。美国政府有试着改善这个现象,在2010年就有通过法案希望改进校园午餐饮食。尤其是前第一夫人米歇尔的大力推动,要求各级学校提供足够数量的全麦食品、水果、低脂鲜奶,目的就是希望可以减缓美国的儿童肥胖问题。结果政策命令一下达,一大堆中小学表示因为预算、人力、物流等问题而做不到,仅能继续提供薯条跟薄饼。
    
    直到2017年,特朗普领导的新政府直接废除了前朝的限制,没有全麦食品也没关系了、没有水果也没关系了、没有鲜奶也可以提供调味乳了。附带一提的是,美国甚至在1980年跟2011年都曾经剧烈争论「番茄酱算不算是一种蔬菜」,因为这会明显影响到美国国中小营养午餐里能不能把薯条附的番茄酱或薄饼上的番茄酱直接当作蔬菜来计算。
    
    无论如何,即使学校有提供,许多美国学生还是在中午拿出家里自己带的饼干、苹果、蔬菜条果腹。一边吃、一边看着亚裔同学们再次从微波炉拿出色彩鲜艳味道浓烈的神秘物体,于是--又来到下一个「午餐便当时刻」。
    
    苹果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8/10/201810221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