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丹:有一种转型叫做倒退
(博讯2018年04月18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丹更多文章请看王丹专栏
    

    变态辣椒时政漫画
    
    今天的中国研究,比较热门的话题是中国以往的政治转型和未来可能的转型路径等问题,总之,“转型”成为一门显学。但是我认为,如果不对“转型”这个词做一些清晰的界定并再三强调的话,这个学术术语很可能到导致对于中国现实的误读。因为同一般讲,“转型”总是代表着一个国家或者社会发展的方向是向前的,或者,至少也是平行的,从一个模式向另一个模式的转化。“转型”,在公共话语中,并不是一个明显的贬义词。但是如果用“转型”这个词来讨论中国现实政治发展的话,我觉得一定要非常慎重,因为,有一种转型,其实叫做倒退。
    
    关于这一点,中国著名民间学者李凡先生,在海外发行的《中国战略分析》2016年创刊号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倒退:析当下中国的“晚期极权主义”》,就曾经有过非常明确的解释。他指出:转型本身就有各种可能,或向前转,或原地踏步,或向后转。在2016年的语境下,李凡先生的基本判断,还是认为中国的转型并不是向前发展的,而是维持性质的转型,他把维持的对象称之为晚期极权主义(Late Totalitarianism),他认为从原点出发的极权主义发展到了晚期极权主义,是中国转型的实质,也正因为如此,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真正的转型。当然,他也谨慎地提出,转型也有倒退的可能。
    
    时间进入2018年,在习近平悍然修改宪法取消领导干部干部任期限制之后,显然,这种“可能”已经成为现实。中国正在西方国家的一片惊呼声中,开始进行新的转型,而这一次,转型的方向是向后倒退。这样的倒退表现在几个突出的方面:第一,个人崇拜这个曾经被中共认为是导致“文革”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的现象,在中国死灰复燃。今天对习近平的歌颂充满各类官方媒体,出自各级领导干部之口,甚至连民间,也出现了覆盖面相当广泛的对于习近平的拥戴;第二,邓小平时期的改革开放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国家在某种程度上放松对社会的控制,党政分开成为政治改革的主要目标;而现在,中共重新宣布党高于国家,高于社会,高于宪法,“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党国体制回到了五十年代;第三,就是改革的停顿。李凡在上述文章中曾经举例指出,中共“十八大”召开前,中国才开始进行所谓的“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准备对社会组织中的一部分加以承认。十八大以后,这一改革也基本上停顿,原来计划要出台的新版社会组织管理条例也不见踪影。事实上,岂止是这个改革被打断,即使是“十八大”后推出的所谓61条改革措施,真正落实的也是寥寥无几。四十年改革开放,现在的改革,已经不是社会发展的主旋律,这也是一种倒退。第四,也是最令人关注的,就是经济体制上,目前出现了打压私人资本,重新强化公有制的趋势,计划经济正在以国有企业主导的经济体系的方式借尸还魂。今天的中国,各种倒退现象层出不穷,举其大者,就是以上四条,这四条,决定着中国未来的发展道路。
    
    当然,放眼世界,以倒退的形式进行的所谓“转型”也并不是只有中国一家。现在在东欧一些国家发生的事情,就同样有倒退的迹象。但是这些国家的体量以及对于世界局势发展的影响,都不能与中国相提并论。中国一旦加速进行倒退式的转型,对于全世界的经济和政治只需都是极大的挑战。如何因应中国式转型,恐怕是“转型”这门显学中,目前最需要关注的课题。
    
    SOSreader:王丹随笔
    
    来源:新世纪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8/04/2018041810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