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栗战书竟然是“夜大学”毕业的 到底是啥 /高新
(博讯2017年11月28日发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栗战书竟然是“夜大学”毕业的 到底是啥 /高新

    栗战书虽然没有王沪宁的政治理论水平,但也是擅长舞文弄墨,时常为总书记捉笔代刀。笔者曾听说栗战书起草的中办文件有时会被习近平指示“让沪宁再润色一下”,让堂堂河北师范大学夜大学政治教育系毕业生栗战书心里很不是滋味。
    
    说到学历,这里有必要引述一篇中共官媒对十九届中央政治局成员的学历统计,该统计文章中说:这25人中,至少有4人具有国外学习的经历。其中,王沪宁,曾是美国爱荷华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访问学者;刘鹤,曾获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硕士;李鸿忠,曾在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学习;杨洁篪,曾在英国伊林学院、巴斯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国际关系专业学习。
    
    笔者对如上统计所要纠正的是,其一,“所谓具有国外学习的经历”,访统计中把陈希遗漏了,中共官方最新公布的陈希的简历是:1970-1975年,福州大学机械厂工人;1975-1979年,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学习;1979-1979年,福州大学化工系教师;1979-1982年,清华大学化学与化学工程系催化动力学专业硕士研究生······1990-1990年,清华大学教师,北京语言学院英语短期培训班学习;1990-199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
    
    所要纠正的内容之二是,把李鸿中算进“有国外学习经历”者,不但会引起王沪宁、陈希、刘鹤及杨洁篪几人的强烈愤慨,也会令李鸿忠自己深感脸上蒙羞。
    
    中共政权在胡锦涛领政的十年里一直时髦的官员海外培训计划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中国官员培训“哈佛计划”。根据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清华大学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签订的三方协议,在从2002年起的5年内,政府学院将为中国培训300名厅局级以上中高级官员。有报道称,这是历来最大规模的中国官员海外培训计划,将对中国公务员队伍素质的提高产生积极作用。
    
    李源潮担任中组部长期间,以宋平为首的几个党内保守派元老对李源潮最为痛恨的就他令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成为中共“第二党校”。当时的中组部内部连副部长、部务委员们都敢当着李源潮的面戏称中组部有直属四大干部学院,分别是上海浦东学院、陕西延安学院、江西井冈山学院和哈佛肯尼迪学院。
    
    也是从哈佛肯尼迪学院毕业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先生在一次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每人学费20万元人民币”,引发了广泛的质疑:花20万哈佛学三周值吗?
    
    卢迈说的这项计划的资金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设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支付国内培训费用150万元人民币,而在哈佛的学习费则由美国安利公司赞助,金额为100万美元。但学员们培训所需的车旅费等仍由其原单位支付。
    
    据笔者所知,卢迈所说的三周其实是每批“受训”官员滞美的全部时间,真正的“培训”时间不过就是十几堂课,全部都是洋人站台,中国人翻译。李鸿忠的所谓“国外学习经历”,指的就是这个。
    
    有心人也许会记得习近平的“8.19讲话”,其中一段内容是:西方国家把我国发展壮大视为对其价值观和制度模式的挑战,加紧对我国进行思想文化渗透,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斗争和较量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消息说,习近平在对全党宣传部长讲这段内容之前,在中组部和中央党校的内部工作会议上也讲过相关内容,大意就是人家要对我们进行思想文化渗透,我们迎头反击还怕来不及,怎么可以把我们的干部主动送上门去接受他们的思想文化渗透?
    
    习近平讲过这段话之后,已经接替李源潮中组部长职务的赵乐际“奉旨”行动,对李源潮经营的官员国外培训计划逐个进行审查,之后便是找出各种理由通知合作对方中止合作。自此,中组部官员对美国相关人士新的说法是: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你们美国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已经不再是我们的“第二党校”了。
    
    正因为如此,曾经的以此为荣,生怕外人不知道变成了不愿意被人再提起,过去一度在自己的简历中都要特别注明的在美国肯尼迪学院的“培训”经历一句,如今都已被李鸿忠等人悄悄删去了。有兴趣的读者的听众不妨到中共人民网上查对一下。
    
    相比于李鸿忠,刘鹤将是在自己官方最新简历中特别突出自己在美国的正式学习经历和正经学历的取得过程,内容是:1992.01-1993.01美国西东大学工商学院访问学者······;1994.07-1995.06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国际金融和贸易专业学习,获公共管理硕士学位。
    
    前排引述的中共官媒十九届一中全会之后对新一届政治局成员的学历统计文章中还说:值得注意的是,这25人中,多数还都有着多所院校学习的经历。在这其中,拥有博士学位的至少有7人(占比28%),拥有硕士学位的至少有14人(占比56%),拥有大学学位的至少有2人(占比8%)。也就是说,大学以上学历的占比92%。
    
    公平地讲,如上25人里,理论水平,也可以说成是真正的“文化程度”最高的,肯定是王沪宁和刘鹤,但这两人都不是如上统计中的“博士”。而如上统计中的七大“博士”,即习近平,李克强,李希,黄坤明,杨洁篪,蔡奇、陈全国,包括李克强在内,没有一个是正经八摆地,那怕只是一年半载的集中时间在校学习的货真价实的正经学历,全部是所谓的“在职博士”。至于“硕士”学位就更是笑柄,以栗占书为例子,此公简历中注明了是“河北师范大学夜大学政教系毕业,在职大学学历,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什么叫“夜大学”,什么叫“在职大学学历”,这里无需再多费笔墨。而此公的“高级······硕士学位”是他在担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副省长期间,由省属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专业发给他的,正确的说法是奉献给他的或者说贿赂给他的。典型的官场学历腐败的产物。而正是因为有习近平一直以他的“法学博士学历” 为荣,所以任凭中共政权的反腐败运动有多么“深入”,“官场学历腐败”是绝不可能再被触及的。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11/2017112805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