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川普和美国商界“对撕”会吃什么亏?
(博讯2017年09月10日发表)

    
    来源:FT中文网
    
    

    特朗普的商界顾问委员会解散事件,使人们对他自吹的商业头脑产生怀疑。但他还可能因此而损失更多东西。
    
    对于夏洛茨威尔(Charlottesville)白人民族主义者令人反感的示威游行,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重新回到他的“双方都有责任”的立场时,美国任何一位CEO再继续为他的商界顾问委员会服务几乎都不可能了。(注:题图是曾经存在的商界顾问委员会开会时的场景。)
    
    在8月16日两个商界顾问委员会解散前,美国前财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的文章更好地表达了我的上述观点。这篇文章题为《特朗普顾问委员会的CEO们为何不集体请辞?》(Why don’t all CEOs quit Trump’s advisory councils?)。如今他们这么做了。这些高管们的解散决定,先于总统发推文暗示是他本人解散了他们。
    
    这是特朗普与高管们之间一次极为棘手的公众事件的混乱收场——也使人们对特朗普吹嘘自己有商业头脑产生了怀疑,而这正是人们当初选他做总统的一个核心原因。
    
    不过,我认为事到如今仅仅说这些顾问委员会就不该存在,可能会适得其反。
    
    人们针对顾问委员会的质疑是,它们只不过是打着幌子的任人唯亲,是一个高层影子网络,在此企业可以通过无记录、无监管及无人察觉的秘密渠道达成交易。
    
    当然,加入特朗普的顾问委员会也有想抱团的原因。据我最近见过的一位美国CEO所说,陶氏化学(Dow Chemical)首席执行官、特朗普的美国制造业委员会(American Manufacturing Council)主席利伟诚(Andrew Liveris),很喜欢这样为自己和顾问委员会的其他成员辩解——他指出与特朗普共事就好比“不坐到餐桌边,就会被放到菜单上”。这则名言似乎在不久前得到了印证,8月15日特朗普在Twitter上抨击默克(Merck)以高昂的药品价格敲诈消费者,其时这家制药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刚刚辞去了美国制造业委员会的职务。
    
    另一条针对顾问委员会的指控的角度则完全相反:他们只是装门面的。高管们加入顾问委员会只是为了享受一些由这个国家的首脑办公室反映出的荣耀与声望,反之亦然。当需要实际建议时,这些人百无一用。
    
    事实上,不论加不加入这种委员会,高管们都有被责难的风险。
    
    2009年,当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还是反对党领袖时,曾邀请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加入他的“经济复苏委员会”,卡梅伦承认这位驻加利福尼亚的高管不太可能经常出席。卡梅伦当选首相后,施密特加入了他成立的商业顾问委员会。后来他的顾问身份常被批评家们用来作为这家搜索引擎公司和政府之间过从甚密的一个例子。
    
    特朗普当政还进一步突显出,这种声望上的互惠有可能逆转,变得对双方都没好处。当特朗普总统的光环不再闪耀时,那些沉浸在他的光泽中的美国高管的声名也随之褪色。
    
    对于美国的商业领袖们由于和特朗普交往过甚而声誉受损,我不抱半点同情。他们应该对自己的处境心里有数。然而特朗普是个特例,他证明了我从另一位美国CEO那里听说的一条似乎合情合理的规则,从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时期开始,这位CEO所在的公司就为历届美国总统献计献策。“企业需要(和政府)建立联系以解决问题,”她说。“这样才能发展。”
    
    事实上,对于高管们来说,比加入商业顾问委员会糟糕的是不加入。英国的商界领袖们抱怨说,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解散了卡梅伦的顾问委员会,也不再咨询他们。最近她才恢复了例会,就如何处理英国退欧征集建议。
    
    如果有权有势的高管们想给政客们提建议,甚至游说他们,完全可以安排一次面对面的会议。比起一群人聚在一起,这样也许更有成效,也更谨慎。
    
    然而,有些方法可以令顾问委员会发挥作用。他们需要一位强有力的主席、一份恰当的议程以及行政支持。我的同事拉娜·福鲁哈尔(Rana Foroohar)曾写过,特朗普的制造业委员会从没召开过全员会议。那些实际举办过的会议又都组织不善而且出席的人也不合适。
    
    最后一点:顾问委员会需要提出建议,同时召集者也要倾听。我不会天真地以为,商界高管们参加这种会议就是、甚至主要是为了提供免费咨询。不过施与者与受益者双方从这种交流中得到的收获可能要高于他们较低的期望值。
    
    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在其2013年出版的《给予与接受》(Give and Take)中,强调了一项研究,该研究称“接受者们”羞于寻求建议,因为他们担心“这也许会让他们看起来懦弱、依赖、或不称职”。这听起来就像特朗普的默认立场。但该研究也表明,那些寻求建议的“接受者们”,比那些从不寻求帮助的人更能得到人们的认同。毁掉自己最庞大的商业关系,美国总统牺牲掉的也许不仅仅是一个偶尔与商界大佬们合影的机会。(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安德鲁·希尔。译者/偲言)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9/2017091003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