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韩尚笑:革命大爆炸之后
(博讯2017年02月18日发表)

    
    作者:韩尚笑
    
    
    
    判断,是悟,非逞强而断。
    学问,是问,非死学而僵。
    
    不少人,穷于判,富于断。白于悟,易于硬逞干巴强。事情随之很复杂。
    
    近百年前,一些中国人,只学不问,僵化为死学,死记硬背,不甚了了。他们是招摇过市的一群。
    
    他们风起于青萍之末。百无聊赖,一时心血来潮,便心已定,意已决,痴迷上了革命,走上了不归路。
    
    那年代,能哼哼几句八股文,非贤即圣。如再弄出个动静,比如新词“共产主义“、“革命”之类,听众一大堆。
    
    攒动的人群里,多为游手好闲、打家劫舍的痞子。
    
    西方弃如敝履的马克思主义学说,就这样无中声有,以革命的名义,被迎进了中国,成了时尚。
    
    知识,于零星散落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
    
    革命,是破堤的浊流,泥沙俱下,来势汹汹。
    
    从此,判断是逞强,学问成了死学。
    
    人没了问,没了思,只剩下了革命。
    
    中国,啥都缺,唯独命不缺。灰头土脸的中国人,无处不有,无处不在。
    
    不值一文的人命,中国的人命,被革命者破译,做起了命的冒险试验,开始了滥杀无辜。
    
    直到全中国,没了判,只有断。
    
    半个世纪后,又狼烟四起,哀嚎遍野。人,一个个立起来,又一片片躺下去。幸存者,统统玩起了马后炮,活在回忆里,没有半点的忏悔。
    
    中国人,是野草,虽然风吹又生,但却恶运连连,咎由自取,土壤使然。
    
    整个的中国大地,暴横在了天际。
    这一切,是在革命的大爆炸之后。
    
    幸哉,中国人!
    自己约的炮,忍泪让毛鬼打完!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2/2017021804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