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特朗普为厌恶西方说教者提供“人证”
(博讯2017年01月26日发表)

    
    随着特朗普政府的上台,美国政治可能会遭到削弱,让中国和其他地方的怀疑者有更多理由为自由民主体制敲响丧钟。
    
    听到一位中国官员谈论西方民主时,我感觉像是看到了角色反转。我习惯听到西方政府呼吁威权主义政权开展政治改革。但在上周的一个寒冷的下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我却领教了中国智慧。那位官员说,如果美国民主催生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英国民主让英国离开了欧盟(EU),那就说明西方民主需要改革。
    
    我懂。那些过去一直听西方说教的人现在觉得事实证明他们才是正确的,他们也有胆气给民主主义者上几课了。在特朗普就职典礼之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上刊登的一篇文章称,西方民主已发展到极限。“民主政治······成为资本逐利的工具。”
    
    过去一年里,自由民主体制给很多人提供了失望的理由。特朗普不是世界、也不是许多美国人希望看到的美国总统人选。然而,他代表了觉得自己被政治体制边缘化的千百万人的民主选择。对他们来说,他就代表着民主的胜利。其余人将承受他造成的损失,但他们也可以放宽心,正如特朗普会被选上来,四年后他也可以被选下去。
    
    不过,悲哀的是,中国有关自由民主制度已到极限的说法,有在许多发展中国家中流行的风险。这其中的原因在于,致力于“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要放弃全球领导者的角色,并对美国最受珍视的一些民主原则显示出不屑。
    
    特朗普正竭尽全力放大上述风险。通过把美国说得很惨,特朗普正在削弱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声望,削弱美国人珍视的价值观。这样的景象在世界各地引起了惊慌。
    特朗普的就职演说描绘了一个令人绝望的国度,它更像是个失败国家而不是美国。他发誓要终结“美国大屠杀”,他描绘的这个国家里“生锈的工厂像墓碑一样散布在全国各地”,基础设施“衰败”,学校令学生“什么知识都学不到”。他这是在谈论阿富汗或者伊拉克吧。
    
    第二天,特朗普派他的发言人斥责媒体,并且无视一切证据,宣称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全球范围内,特朗普就职仪式的参加人数都是有史以来最多的。这传递出了一个信息:如果现实令人不快,特朗普领导的白宫将打造自己的“替代版”。
    
    这是一种在不自由的民主政体中久经磨练、在独裁政体中根深蒂固的策略。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是精于此道的高手;土耳其的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也是如此。幸运的是,美国的国父们预见到了可能会有特朗普这样的人成为总统。他们明智地确保了没有哪个美国总统能像普京或埃尔多安那样行使权力。
    
    虽然总统所在的共和党在国会占主导地位,国会依然从容不迫地仔细审查特朗普提名的高级别职位的人选,并将制约他的越轨行为;上周末爆发的争取妇女权利的抗议游行(这场抗议始于夏威夷一位退休律师在Facebook上发起的行动呼吁),是美国数十年来民众力量最大规模的展示。这些都是对一位对任何批评都过于敏感的总统的激烈谴责。
    
    被特朗普一次又一次痛斥的媒体也发起了攻势,他们质疑白宫发言人在首次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并公开声称那些言论是不实之词。一些行业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的行为是其在竞选之路上形成的策略的延续,最终服务于总统的政治目的。“作为应对,记者们应该负责任、公正和无畏地做好他们的工作,为公共利益服务,”《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媒体专栏作家玛格丽特•沙利文(Margaret Sullivan)表示。
    
    随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削弱美国政治,让中国和其他地方的怀疑者有更多理由为自由民主体制敲响丧钟。但“人民”——总统说他已经把权力交予这些人民——可能会让他惊讶,向他证明要动美国民主不是那么容易。
    译者/何黎
    来源:FT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1/2017012623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