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金融时报:特朗普已经改变了世界
(博讯2016年05月21日发表)

    
    金融时报:特朗普已经改变了世界


    听闻唐纳德·特朗普基本锁定总统候选人提名,我不禁回想起2002年的欧洲。当时,法国极右翼竞选人让·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过关斩将,成为总统选举巅峰对决的两名候选人之一,引发了轩然大波。勒庞首战告捷后,第二天清晨,我到布鲁塞尔的欧盟新闻处去了一趟,目睹了我那些法国同事们的恐惧和羞愧。
      
    好消息是,勒庞在最后一轮被打得落花流水。坏消息是,事后看来,他在竞选中的突破标志着欧洲政治的转折点。
      
    自2002年来,勒庞支持的那些主题已在欧洲发展壮大——奉行民族主义、憎恶移民、谴责“不爱国”的精英、畏惧伊斯兰教、排斥欧盟以及实行保护主义。
      
    极右势力虽然尚未在西欧形成政府,但已然改变了争论点,迫使主流政客接受他们宣扬的某些主题。
      
    同样的事情,恐怕会在特朗普身上重演。虽然这个“共和党人(如果这就是他的身份)”可能会在11月败给希拉里·克林顿, 但特朗普的竞选已然改变了美国和世界政治,甚至还会在接下来六个月的竞选中产生更深刻的影响。
      
    曾处于边缘的主题和观念,现已走入了主流政治。哪怕特朗普没有输掉选举,它们也不会消失。
      
    这些观念都包括什么呢?我这里重点举出5个。首先是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当然,不仅是特朗普,民主党左翼的伯尼·桑德斯也支持这一点。从希拉里对待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态度中,便可窥见它的影响——从前倍获青睐的贸易协定,现在被弃置一旁。
      
    第二点是民族主义,体现在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口号中。在欧洲,民族主义暗示着排斥欧盟,而美国的民族主义却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全球性后果。因为美支撑着整个国际安全体系,并负责发行国际储备货币——美元。
      
    第三点是推崇西方和伊斯兰世界“文化冲突”的理念。2001年,乔治·布什发起“反恐战争”时,他还否认美国是在与伊斯兰教交战。而特朗普却提出暂时禁止所有穆斯林进入美国,无异于承认了西方和伊斯兰世界会发生不可避免的冲突。
      
    第四点便是对“精英”的无尽抨击,包括华盛顿、华尔街和大学。 在美国政治中,精英向来得不到信任。这种民粹主义的看法,已经存在了几十甚至上百年。而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移民和财政危机,又将反精英的论调推上了新高度。身为纽约亿万富翁的特朗普,不太可能会成为平民爱戴的领袖,但却在竞选中打了一手好牌。
      
    第五点及相关趋势是,人们否认主流媒体的可信度。相反,人们更倾向于拥抱网上肆虐的非主流阴谋论。例如,特朗普就信口开河说奥巴马总统不是在美国出生。拥护这种阴谋论是有损民主的,因为只有在一些基本事实上意见一致,才具备论辩的基础。
      
    这五大趋势还有其他的说法,同样被欧洲的极右势力发扬光大。波兰和匈牙利的执政党,便宣扬特朗普的那一套,奉行民族主义、畏惧伊斯兰、不信任“自由”媒体并反对全球化。 而在法国,勒庞的女儿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可能会在2017年总统选举中杀入最后一轮。
      
    有些美国人可能还不愿相信,如此杰出的美国政客会和法国国民阵线同属一个意识形态阵营。法国国民阵线是一个根植于法西斯主义的政党。但勒庞显然已经看出了共同点,还在推特上声援特朗普说“愿上帝保佑他”。其实在某些方面,特朗普的政纲比法国极右派的还要极端。不论勒庞还是他女儿,都没有提过要禁止所有穆斯林进入法国。
      
    而且在竞选方面,特朗普可能会比法国国民阵线更为成功。2002年,勒庞获得了不足18%的选票。明年,他女儿可能会把这个总数翻倍。
      
    但作为共和党候选人的特朗普,十有八九会在全国得到40%以上的选票。说不定他还会像勒庞(还有克林顿、布什)家族一样,建立自己的政治王朝。谁敢说他女儿伊万卡(Ivanka)不会在八年后竞选总统呢?
      
    美国的很多自由主义者,依然倾向于把特朗普现象当作噩梦,希望11月就能醒来。但这似乎不大可能。如今,特朗普已经充分地展示了他宣扬的观念具有多大的政治效力。在美国和欧洲,新崛起的民族主义者一代将从特朗普的选举突破中获益良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5/2016052117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