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纽时:恐怖主义与不理性的大脑
(博讯2016年03月28日发表)

     恐怖分子的威胁大过湿滑的浴缸吗?
    
     奥巴马总统遇到了麻烦,因为《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报道,他常常对自己的工作人员表示,对恐怖主义的恐惧被夸大了,美国人因在浴缸中摔倒而死亡的概率比死于恐怖袭击要高。
    
    这个时间很尴尬,就在布鲁塞尔发生爆炸前。但奥巴马大致是对的,他说的是事实:2013年美国有464人在浴缸中溺死,部分是在摔倒之后,而2014年美国仅17人被恐怖分子杀害(这是能取得的最新数据)。当然,这并不是放松警惕的理由,因为在某个时刻,恐怖分子会从炸药过渡到核武器、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它们的摧毁力甚至会超过9·11袭击。但这的确是一个论据,让我们更理性地应对全球挑战。
    
    基本问题是:人类大脑的进化导致我们会对风险和如何应对风险,做出系统性的误判。
    
    对恐怖主义出于本能的恐惧,多次促使我们采取代价高昂却适得其反的政策,比如入侵伊拉克。我们大举扩大情报系统的规模,以至于现在有安全情报权限的美国人(450万),是华盛顿特区人口的七倍。与此同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布鲁塞尔袭击的反应是,呼吁拷问穆斯林或禁止穆斯林入境。即便是共和党的安全专家,也一致认为这很荒谬。
    
    在袭击发生的同一天,詹姆斯·E·汉森(James E. Hansen)和其他一些气候专家发表了一篇论文,称碳排放改变世界的速度比预想的快,涉及的方式可能会淹没沿海城市,并造成比近代历史上任何一次都更可怕的暴风雨。那么有什么反应吗?无。
    
    汉森是一位著名的前NASA科学家,但他对气候变化的时间预测,也与其他科学家不同。不过我没有资格判断他的对错。但不管对气候变化时间表存在什么争议,科学界的一致意见是:我们制造的排放会在未来1万年里造成地球的转变。正如《自然气候变化》(Nature Climate Change)里一篇重要的分析文章所说,“接下来的几十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短暂的机遇,让我们把大规模气候变化的后果降到最低。这种变化可能是灾难性的,其持续的时间,将比迄今为止的整个人类文明史还长。”
    
    换句话说,今年的选举可能会影响1万年后的海岸线。唐纳德·特朗普和特德·克鲁兹(Ted Cruz)都嘲讽了气候变化是人为造成的这个观点,特朗普则表示气候变化是中国制造的一个骗局,为的是损害美国经济(他现在说最后一点是开玩笑)。
    
    其结果是,布鲁塞尔熬过了本周的恐怖袭击,却可能熬不过气候变化(该市大片地区位于海拔100英尺[约合30米]以下)。
    
    如此看来,既投资避免鞋子炸弹的行动,也投资防止世界上地势低洼的国家被淹没的行动不是很明智吗?
    
    “我们的政治制度对恐怖主义和安全风险的反应迅速有力,”耶鲁大学法学院的环境问题专家丹尼尔·埃斯蒂(Daniel Esty)说。“但似乎不能动员人们对不那么明显,影响范围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问题采取行动。”
    
    这其中的原因似乎是——我要怎么说才比较礼貌?——人类进化的方式,导致我们不理性。
    
    看到一条没有毒的乌梢蛇时,我们的大脑会像应对“威胁”那样兴奋起来。这是因为在灵长目动物大脑长达数千万年的进化过程中,毒蛇是一个我们非常习惯应对的威胁,一些特殊的脑细胞对蛇的形象极其敏感。
    
    遗憾的是,面对我们在21世纪面临的最严峻的威胁,我们的脑细胞还不太适应。听到气候变化正在毁灭地球的警告时,我们的前额叶皮层(负责担忧未来的部分)只有一小部分会发亮;之后又会回去担心蛇,或现代社会类似于蛇的威胁——恐怖分子。
    
    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吉尔伯特(Daniel Gilbert)表示,我们在进化过程中习惯应对的,是那种紧迫的威胁,而不是逐步增强的威胁,是那些涉及蓄意作恶的势力,特别是有违道德规范的威胁。在解释我们为什么对全球变暖缺乏担心时,他指出:“气候变化是燃烧化石燃料,而不是烧旗帜造成的。”
    
    简而言之,我们大脑的进化可以完美地适合更新世(Pleistocene),但并不太适合我们如今面临的风险。只有气候变化导致蛇的数量急剧增加,我们才会把这个问题放在第一位。
    
    但即便有时会误导我们,大脑也赋予了我们意识到错误并改正错误的能力。因此,或许我们可以针对自己在风险评估方面的弱点做出调整,这样在面对地球可能毁灭的境况时,我们就会把它当成非常不祥和紧迫的威胁来应对,就像有一条乌梢蛇经过。(纽约时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3/2016032802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