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被指鹿为马刑事构陷的李土华工程师致两会公开信
(博讯2016年03月10日发表)

    
    
     作为李土华刑事8年法律援助的律师之一,我真的无话可说。
    
     ——陈冰
    
     2016年3月9日
    
    亲爱的全国正直的同胞们、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我是李土华工程师,因技术成果转化合同纠纷、完全合法的行为被汉森公司人员与柳州公检法勾结指鹿为马刑事构陷投入监狱并引发民事案枉法裁判,相关申诉、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涉及从基层法院、中院、高院、最高法院、司法部,我被整得家破(妻子离婚)人亡(父亲气死),无家可归流落他乡。全国正直同胞、各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你们是否想过,有一天你们自己也可能会有如此下场?!
    
     一、技术转化合同纠纷被刑事构陷投入监狱
    
     2004年底,我带着8年艰辛研发并生产样机的甘蔗联合收割机技术、图纸作为投入和黄建宁与陈特青的个人独资当时没有经营的汉森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研发生产甘蔗联合收割机:约定技术共有,单方不能转让等。因汉森公司违反协议连续7个月拒绝支付约定报酬,我才同刘付振标技术转化合作获得报酬34万余元购房首付款,研发出新的甘蔗联合收割机且还在田间试验中。2007年2月,汉森公司为了敲诈勒索刘付振标、强占我的技术成果,刑事虚假报案我泄露其公司的甘蔗联合收割机的技术秘密,警察自己编造所谓损失数据324万元立案,我被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刑拘,以非国家工作人员罪逮捕、起诉。刘付振标也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逮捕,新研发的两台甘蔗联合收割机、图纸被警察抢劫到汉森公司。在柳江县检察人员带领参与下,汉森公司人员到看守所与转业军人刘付振标“谈判”被敲诈勒索60万、被羁押8个月后放人。
    
    一审庭审广西区检察院组织全区检察官听审、讨论、拍板定作为全区首例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案。一审法院判定我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柳州中院二审裁定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与侵犯商业秘密牵连犯罪,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7年徒刑。完全矛盾虚假的所谓造成“损失”572万余元的鉴定结论也作为定罪依据。相关公检法人员提升受奖励,该案作为保护知识产权典型案例宣传并引来广西知识产权学会组织律师团刑事法律援助本人。
    
    二、刑事构陷案高院再审及柳州、南宁二个民事案审判
    
    2008年1月,汉森公司还根据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一审刑事判决,向柳州中院以技术合同纠纷起诉我与黄建宁要求赔偿100万、解除双方合作协议,一审判决我赔偿汉森公司100万后上诉广西高院。
    
    我向广西区检察院刑事申诉被转柳州市检察院认定双方协议认定我是汉森公司被驳回,向广西高院申诉后其决定提审。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书,我与黄建宁在南宁中院以技术合同纠纷专利权属案起诉汉森公司。尽管一审判决认为双方是技术合同法律关系,我非汉森公司的员工,在高院刑事再审中,广西检察院却继续指鹿为马我是汉森公司员工坚持有罪,2010年5月,广西高院才裁定“原判认定原被告人李土华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决,发回柳江县法院重审,而没有直接无罪判决。我从监狱取保候审。
    
    2010年5月,广西高院二审技术合同纠纷上诉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
    
    技术合同纠纷的专利权属案,广西高院二审判决认定我与黄建宁与汉森公司是技术转化合同法律关系,我非汉森员工。
    
    三、刑事重审与行政复议、诉讼案
    
    2010年9月刑事重审,柳江县检察院坚持颠倒黑白原起诉书认定我是汉森公司员工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二次庭审后,坚持无罪判决的二位法官被撤换下,却于2012年11又重新开庭,柳江法院公然扯谎“检察机关指控原审被告人李土华侵犯商业秘密罪成立”,认定我使用自己发明并约定与汉森公司共有的技术侵犯汉森公司的商业秘密,判决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罪3年6个月,还明显违反“上诉不加刑”原则增加刑事罚金80万!判决认为我与刘付振标的研发行为造成汉森公司损失与李土华“违法”所得共计335万余元(仅剔除部分数据虚假编造的236万余元)包括广西高院提审的前四次审判都是公开庭审的。2013年7月,重审上诉柳州中院庭审却非法秘密审判还阻止律师辩护发言,刑事裁定公然宣称“李土华违反保密协议,允许他人使用其掌握的商业秘密”驳回上诉。我作为技术发明拥有人,使用相关技术进一步的研发行为完全合法,也不违反双方合作协议,更没有什么“保密协议”!
    
    本人实际被羁押3年5个月4天,因在监狱服刑裁定减刑1年3个月,根据生效判决、裁定,我也多服刑1年2个多月,因此申请国家赔偿,换来个撤销原减刑裁定,实报实销,国家法律成为任人玩弄、欺诈、抢夺的工具!
    
    2013年 3 月 ,我向广西司法厅举证投诉广西公明司鉴定中心鉴定我是汉森公司员工、相关技术是汉森公司的、鉴定材料造假等明显虚假、非法鉴定等问题,被回复“未发现广西公明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黄登立、苏京兰、黄必参有作虚假鉴定的主观故意”,“本案中侦察机关没有指出送检材料有虚假、伪造等不真实的情况,鉴定人据此作为鉴定材料并无不妥”回复,行政复议司法部投诉也被驳回,让不服向法院起诉,起诉到南宁兴宁法院不受理也没有任何书面答复。刑事鉴定虚假制造刑事冤假案成为司法毒瘤,其主管部门实际上是纵容者。
    
    四、技术合同纠纷案重审与最高法院申诉、刑事申诉
    
     刑事重审裁定后,柳州中院技术合同纠纷重审案,认定双方是技术转化合同法律关系,根据技术转化合同纠纷却被重审刑事判决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认定,判决本人赔偿汉森公司100万,上诉广西高院也被驳回。广西高院明显矛盾、枉法的既认定我与汉森公司是合法有效的合同法律关系,又采信合同纠纷的刑事判决的认定进行民事判决,而且同案前后判决认定矛盾。2015年8月,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至今6个月没有任何回复。再次向广西高院刑事申诉,让向原审柳州中院申诉,2015年12月,柳州中院拒绝回答合法有效的技术转化合作纠纷绝不构成犯罪的等申诉理由,粗暴地以( 2015)柳市刑申字第20号驳回申诉。
    
     五、司法腐败、黑暗、恐怖令人发指
    
     社会危害性是刑事犯罪必要前提条件,柳州中院、广西高院的刑事、民事判决都认定李土华、黄建宁与汉森公司签订《协议书》是合法有效的技术转化合同,履行合法发生纠纷,怎么可能有社会危害性。而且,作为技术发明人、拥有人,使用约定共有技术都以我为发明人申请了专利,我与他人合作的进一步的研发行为完全合法,也不违反民事合同,即时违反合同也完全是民事合同纠纷。民事、刑事法律界线泾渭分明,我何罪之有?!柳州公检法与汉森公司狼狈为奸,以国家法律的名义,以指鹿为马刑事构陷发明人、迫害科技人员,非法拘捕、敲诈勒索并公然抢劫刘付振标60万及二台研发的样机、技术、图纸。
    
     当刑事判决我作为科技人员搞发明创造技术转化有罪时,我妻子都悲愤得想杀人了!但是,她忍辱负重,在律师的帮助下还寄一点希望;当广西高院根据刑事构陷的判决进行民事判决我赔偿100万,她已绝望无法忍受被迫离婚,我们唯一的住房归她与女儿;当我投入的科技成果、心血,换来的却是监禁、刑事罚金、民事赔偿180万永远不可能翻身,让我窒息;现在柳州中院执行枉法的民事判决,非法查封与案件毫无关系且属于前妻与女儿的住房并准备拍卖,她们也无家可归时,法律也不保护的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作为受尽欺凌、法律根本不保护我这个男人,准备用血与火来维护自己的尊严了!
    
     刑事、民事系列案件至今9年,相关人员不惜涉嫌以诬告陷害、伪证、敲诈勒索、出具虚假证明文件、枉法裁判等刑事犯罪手段,掩饰其荒唐无耻。尽管有工人日报、中国新闻社、中国知识产权报、中国律师等数十家媒体先后关注,向最高人民法院投诉网上也公开,尽管十八大后“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相关司法人员肆无忌惮,以国家司法机关、法律的名义“死磕”发明人无罪成有罪、还经济迫害,还美其名保护知识产权,冤假错俱全。尽管也闪现有法官的坚守!
    
    我发明的整杆式甘蔗联合收割机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还上中央电视台“我爱发明”节目,其产品产业化并行销海内外,自己却刑事构陷、民事枉法裁判案。仅案件刑事二次审且经审判委员会、民事二次审、刑事申诉案,仅柳州中院近30名法官卷入制造冤假错案,集中展示司法腐败、黑暗、恐怖,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偷梁换柱、装神弄鬼!其根本原因是公权力私有化、流氓化,直接造成中国社会整体溃败!
    
    六、你我的出路何在?!
    
    全国正直同胞们、各位全国人大代表、委员们,国家主席习近平反腐深得民心,司法腐败则是中国社会最严重、危害最大的腐败,但是相关利益既得者却继续打击维权人士、批量拘捕律师、批量制造冤假错案!我们应当为自己、为子孙、国家、民族,重建人民共和、还权于民;开创人民真正的民主、法治、当家做主及建立陪审团制度是社会繁荣稳定、司法公正基石;“让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尽自己的历史责任,你我的安全、希望在此,你光明,社会不会黑暗!
    
     中国公民、工程师、发明人:李土华
    
     2016年3月8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bbcf8dc0102w39n.html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3/2016031007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