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程凯:2016美国总统大选,川普挑战美国的“政治正确”
(博讯2016年01月21日发表)

    二零一六年美国总统大选大有看头,因为共和党党内初选,出了一个口无遮拦的参选人川普,使得选战的议题尖锐并且富有娱乐性。有人恨川普,恨得要死,说川普是搅局的小丑;有人爱川普,爱的要命,说川普是改变美国的英雄。不管是恨还是爱,人们都得承认,川普的言论,不是娱乐话题,而是政治话题。他的确很勇敢,他挑战的不仅仅是共和党的对手,也不仅仅是民主党的对手,而是美国的传统理念,也就是美国的“政治正确”。川普说:美国最大的问题出在政治正确上。

     

     美国也有“政治正确”,就和中国一样。中国的政治正确是四项基本原则、中共一党专政,是习近平的中国梦。美国的政治正确,当然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是民主国家都坚持的普世价值。还有一条,美国独有:美国是民族的大熔炉,接收来自世界任何地方、任何种族的移民,包容人类的任何文化和宗教。仅笔者所居住的旧金山湾区,有一座不到十万人口的弗里蒙特市,该城市的居民就有八十多个族裔,讲一百多种语言;城中除了有基督教堂、天主教堂,还有伊斯兰教清真寺、佛教的庙宇,等等。
     

    这就是美国的“政治正确”。谁要是违背美国的政治正确,便全民共讨之、媒体共诛之。因发表有违政治正确言论而身败名裂、丢了饭碗的名人不计其数。二零零一年美国发生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极端穆斯林基地组织成员劫持飞机撞毁纽约世贸大厦,两千多人死于非命,美国也没有人敢说穆斯林的不是,反倒有穆斯林和中国人高声为九一一恐怖袭击叫好。

     

    “政治正确”已成了奉行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美国的一个话题禁区。川普之所以不凡,在于他一再闯入这个的禁区。去年七八月间,共和、民主两党启动总统大选的党内初选,川普头一炮便轰击美国政治正确下的移民政策。他指责美国有一千二百万非法移民,九百万为墨西哥非法移民,墨西哥将作奸犯科分子送来美国。他主张将这些非法移民遣返,并在美墨边境修筑一道高墙阻止偷渡者入境。川普还批评美国的中国政策,指出政治正确让美国输给了中国。川普的言论赢得共和党众多选民的喝彩,民调从那时起便居高不下,并且一下子激活了美国民众关注总统大选的热情。

     

    去年十一月十三日,巴黎发生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对平民恐怖袭击事件,这些恐怖分子中便有以难民身份被法国所接收的穆斯林。接着十二月二日,美国加州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两位恐怖主义分子都是穆斯林移民,其中的一位在美国本土出生和长大。并非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主义分子,但严酷的事实是:对西方民主国家发动恐怖袭击的无一例外都是穆斯林,这就为川普大声疾呼对进入美国的穆斯林严格审查,停止接收穆斯林移民,提供了依据。当然这未能动摇美国的政治正确:奥巴马总统坚持按计划接收二十五万叙利亚难民,近期已经有两百多名入境加州。白宫批评川普的言论使他失去了成为美国总统的资格,希拉蕊批评川普的言论帮助了伊斯兰国招募更多成员,而共和党的诸位参选人则纷纷表态与川普的言论划清界限。

     

    众多的美国人对美国政治正确下的移民政策心存不满,川普讲出了他们的心声。人们怎样表达对川普的支持呢?一名小学女教师说:“我们不能到穆斯林的国家设立教堂,为什么他们可以在我们国家设清真寺?川普是唯一敢说出这个事实的人。”一名前县警说:“不值得让穆斯林来美国,我们厌倦了为他们埋单。”一名工厂管工说:“川普是敢向敌人说不的人。”这位管工胸前戴着一枚胸章,胸章上写着:“川普二零一六:终于有一个有睾丸的人。”

     

    危害当今世界和危及人类未来的两大邪恶,无疑就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和中国的共产主义。美国众多族裔的移民中,唯有穆斯林极端分子和被中共洗了脑的中国人,移民美国坚持仇恨美国的立场。美国的“政治正确”原则并无不妥,问题在于:当政治正确遭遇伊斯兰极端主义和共产主义,便为这两个主义敞开国门,使美国立国之本的普世价值遭受损害,使美国的国家安全遭受威胁,使美国人民的福祉遭受侵犯。

     

    世界多样与复杂,“政治正确”未必一定带来正确的结果。正如甘地与曼德拉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是中国民主与维权运动的“政治正确”,但甘地面对的是在《大宪章》下早已实现民主转型的大英帝国,曼德拉面的是具有民主意识的南非白人总统德克勒克。假如甘地与曼德拉在中国,其实当今中国到处都是甘地与曼德拉——民运人士、公民运动人士、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藏人——他们面对的却是除了暴力、谎言和监狱酷刑什么都不懂的中共,如果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政治正确”不予变通、赋予更深刻和广泛的涵义,就难免成为维护邪恶、伤害善良、阻碍进步的一种荒谬。

     

    事实正是这样:美国在“政治正确”下,大量穆斯林移民成为美国公民,他们中的极端分子便用子弹和炸弹屠杀美国人。而被中共洗了脑的中国人一批批移民美国,他们支持中共在中国实行极权专制,策应中共对美国的攻击和渗透。这样的政治正确,分明是在动摇美国自由民主大厦的基石,终有一天,人们会看到美国的土地上到处飘扬伊斯兰国的黑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所以川普对美国政治正确的挑战,不但勇敢,而且具有远见卓识。

     

    进入二月,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便要开始二零一六年总统大选的初选。希拉蕊在民主党三位参选人中民意支持率最高,他将出线代表民主党角逐下一任总统毫无悬念。希拉蕊并无宣示超越民主党政治理念的施政主张,她代表的是美国的政治正确。而共和党初选的十二位参选人,川普民调领先,如果领先的局面持续到最后一个州初选结束,不管共和党高层喜欢不喜欢,川普代表共和党角逐下一任总统势所必然。川普不会放弃自己的政治理念,他代表的是对美国政治正确的挑战。于是在十一月投票日希拉蕊与川普的对决,就将是政治正确与挑战政治正确的对决:如果“政治正确”的希拉蕊胜出,则美国还是原来的美国,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而如果川普对“政治正确”的挑战成功,他入主白宫兑现竞选诺言,那么美国和世界就要方寸大乱,是福是祸尚不可知,知道的是,美国将不再是原来的美国,世界也不再是原来的世界。

     

    (原载《动向》杂志二零一六年一月号)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1/2016012106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