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高新:让体育老师领导全国科学家是习有意为之?
(博讯2016年01月20日发表)

    
    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在中国科协党组书记位置上落马的申维辰不知为什么被“发配”到常州市接受审判。昨日,申维辰受贿案在常州中级法院一审开庭,常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核准:1992年至2014年,被告人申维辰利用担任山西省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中共晋中地委书记、中共晋中市委书记、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中共太原市委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干部职务晋升或岗位调整等事宜上谋取利益,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541万余元,应以受贿罪追究申维辰的刑事责任。
    
    自称与申维辰有过几面之缘的“长安街知事”第一时间抓到的“新闻看点”就是“申维辰捞钱比刘志军多 刷新正部贪腐记录”。其介绍文章中说:申维辰被落实的受贿金额近亿,而就在元旦前,另外一位贪官,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被落实的受贿金额已经过亿。不一样的是,万庆良不过是副省级干部,而申维辰不但是正部级,而且还是中纪委委员,是王歧山从自己系统抛出的第一个“内鬼”。
    
    “长安街知事”梳理发现,十八大后共有蒋洁敏、李东生、李崇禧、申维辰、白恩培、何家成、朱明国、周本顺、杨栋梁、苏树林等10名正部级官员被查,其中蒋洁敏、李东生、李崇禧、申维辰四人已经受审,蒋涉案2880余万,李东生涉案2198余万,李崇禧涉案1109余万,三人加起来也不及申维辰一人多。申维辰刷新了正部级干部贪腐记录,其数额,还超过了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这位巨贪。当年检方指控刘志军的涉案金额为6460.54万。
    
    申维辰捞钱的“本事”,“长安街知事”引述财新网的报道说,2006年1月,在文宣系统浸淫多年的申维辰从山西省委宣传部长任上调任太原市委书记,与其相识多年的文化产业商人胡树嵬也随之而来,当时胡树嵬很喜欢提申维辰,不断地找其吃饭。而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申维辰还与出事的“山西首富”张新明有不少瓜葛,张新明为巴结申维辰,曾一次斥资500万元人民币赞助与申关系暧昧的女歌手的演唱会。
    
    从检方指控来看,申不仅涉及地产腐败,还在违规提拔干部上获益,虽然其中细节并没有公开,但申落马后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就足以提供有力证明。申出事后,就有媒体陆续报道称:忻州市委常委吉久昌、太原市国土资源局总工杜怡及该局前任局长张宝玉被带走。知情人称,有被查处的山西官员交代曾向申维辰行贿数百万元。
    
    笔者所浏览到的中国大陆境内媒体对申维辰的追踪报道,似乎都没有触及到检察院指控中的最新内容,那就是此公的受贿历程是一直持续到中共十八大以后在担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和常务副主席的最近两年,意即他在当选了十八届中纪委委员之后,也就是习近平和王歧山所说的“十八大之后不收手”。
    
    除了创造出正省部级贪官的受贿金额之罪,金维辰创下的另外一项纪录就是受贿历程长达二十二年,并在这二十二年里一步接一步地高升。
    
    知名博主周蓬安在《博客日报》上发文“申维辰贪腐22年,咋由正厅升正部?”
    
    文中说:作为首个遭查处的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申维辰在2014年4月12日被查处时曾格外引人注目,甚至被外界视为中纪委力查“内鬼”,避免“灯下黑”的反腐决心。
    
    从申维辰长达22年的贪腐经历看,至少有18年发生在山西,自2010年9月离晋入京,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以及随后升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正部级)至被查期间的贪腐行为,估计主要还是利用当“晋官”时期的影响力。由此可以预见,虽然原山西省委副书记金道铭较申维辰早一个半月被查处至今仍未进入庭审阶段,但申维辰如今被正式起诉,应该是拉开了对山西官场“落马”高官庭审的序幕。而前一段时间的庭审重点,无疑是放在围绕“周永康”案在进行。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四川省原文联主席、原副省长郭永祥;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4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分别被判处12年至16年有期徒刑,应该说为下一步审判其他“涉周”人员定下了基调。
    
    而“十八大”之后山西省被查的省级高官数量为全国“之冠”,一些是相互勾结,相对集中庭审也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目前,除进入公诉阶段的申维辰及已于2014年9月30日病故的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之外,还有申维辰的官场“老冤家”金道铭及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将陆续进入庭审阶段。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令政策之弟令完成仍未归案,涉及“令计划案”的其它案件恐怕也很难划上句号。因此,山西官场“塌方式腐败”被查的副省级高官,公诉时段将更加漫长。
    
    而有一个问题应该值得社会关注,那就是像申维辰这样坚持不懈搞腐败长达22年,怎么就轻松从正厅级中级干部晋升为正部级高官?要知道,一般平民出生的干部要完成从正厅级到副省级,那已经是“登天”了,而申维辰在进京前就已经劣迹斑斑了,他在担任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期间,当地就有申维辰“卖了许多地,拍了一部戏,睡了一群女人”的传说,但他在进京两年半之后却被提拔为正部级的中国科协党组书记,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而申维辰被查,据说也是因为“睡了不该睡的女人”。此前媒体曾披露:京城传言称,早前,中纪委在调查另一宗案件时,一名有国家一级演员名衔的山西籍著名女歌手因涉案被问话时,交代曾与申有过一段“私情”。此事虽仅属“生活作风问题”,但申由此进入调查视野。
    
    就这么一个贪财、贪色的主,在长达22年时间里“边腐边升”,不但敛财近亿元,睡了一群女人,还由一名正厅级干部而升为正部级高官,不知道他哪条路子走得这么顺?
    
    也是这位周蓬安博主,早在申维辰被宣布接受调查之后即撰文质疑申维辰的年龄和学历。认为申维辰简历上涉嫌年龄造假。申维辰1956年5月生,1969年8月参加工作。按当时的有关人事规定,如果他不是因文体特长而被部队特招,不满14周岁应该无法参加工作。即使某人亲属下煤矿殉职,其子“顶职”也必须年满14周岁。即使申维辰72年至75年在山西大学体育系学习三年,其工农兵大学的文凭含金量也是可想而知。因此,申维辰的“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应该不是真材实料。
    
    这位博主没有从申维辰公开简历中注意到的另外一个细节是,十三岁即在家乡“参加工作”的申维辰居然十六岁就成了和当年的习近平、王歧山等人一样光荣的“工农兵大学生”。难道七十年代初的山西大学就已经有了“少年班”?
    
    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所谓的“工农兵学员”在被推荐上大学的过程中也还是有一个“文化课”考试的,但当时的体育系及艺术院校招收的“工农兵学员”,“文化课”的考试成绩只是批准入学的“参考”。
    
    我们都知道网民们在挖苦网络编辑或记者犯了数字上的常识错误时,往往会挖苦一句“小编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而一个在中国的地方大学的体育系在“文革”中“培养”出来的“工农兵学员”,居然会被安排出任堂堂中国科协的党组书记和常务副主席。笔者此前曾经在本专栏为文《申维辰,刘云山忽悠习近平呑下去的一只苍蝇》。有读者朋友读罢之后很不以为然,认为就算习近平甚至刘云山当时都确实不知道申维辰的斑斑劣迹,但习近平不可能没有关注过申维辰的履历。
    
    一九七五年夏天,按照其官方简历的说法刚满十九岁的申维辰已经“大学毕业”,回到家乡的县城在县委工会里当体育老师。其政坛经历由此开始。他的索贿受贿犯罪记录也是由担任省级体育委员会主任甚至开始的。
    
    很难想象习近平之前的江泽民也好,胡锦涛也好,会昏庸到安排一个地方大学体育系在“文革”期间招收的“工农兵学员”去统管整个中国的科学家们。但就习近平来说,如此“不按牌理出牌”,应该是“文革”遗毒作祟。兴许对那个“工农兵上大学”、“工农兵占领上层建筑”的“火红的年代”至今仍是十分怀念的习近平看中的就是申维辰的体育系的“工农兵学员”的“学历”。就象当年的毛泽东看中的就是王洪文的“工人阶级”出身和陈永贵的“贫下中农”背景!
    
    来源:RFA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1/2016012004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