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卢峰:普京「报应」的时刻到了 
(博讯2015年11月09日发表)

    
    
     (资深传媒人 卢峰)
    
    权力榜或什么富豪榜这回事真的不能太认真,决定名次的资料固然可能有误或不完整,时机更可能错配得厉害。福布斯权势人物榜刚刚把普京捧为全球最有权势的人物,把美国总统奥巴马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甩在后面,而且是来个三连霸,仿佛他真的能在全球呼风唤雨。
    
    就在成为最有权势人物之际,普京宣布停飞所有来往埃及的俄罗斯航班,变相默认前几天在空中解体的客机遇到恐袭,而发动袭击的大有可能是普京高调派战机空袭的伊斯兰国。也就是说,普京挥出的铁拳开始出现反弹,俄国人开始要为他的干预付出沉重代价。
    
    一些熟悉中东局势的分析家如《纽约时报》的Thomas Friedman早已预言,俄罗斯进军叙利亚绝不能只看头几天的风光,更不能说成叙利亚以至中东僵局的突破,因为叙利亚的乱局根本不是火力、轰炸可以解决的,甚至不可能单用军事力量解决。俄罗斯出兵不过令叙利亚乱上加乱,并且令自己成为伊斯兰国(ISIS)最新甚至最重要的敌人,他们肯定会以牙还牙,对俄罗斯人、学校、建筑物、飞机火车发动攻击,今次俄罗斯客机遇袭造成二百多人死亡正正是第一波反击。只要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持续,类似的恐袭将陆续有来,甚至足以在俄罗斯内部造成不稳,反过来削弱普京的威信。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其实有不少弱点或weak links,贫富悬殊严重、公共服务差、各种自由权利被打压,不过是看到的部份,潜藏的还有种族、宗教问题,还有俄罗斯人沙文主义问题。普京铁拳镇压的对象除了国内异议人士外,少数民族特别是非东正教民族如车臣人同样没有好日子过。伊斯兰国阵营本来就有一些来自俄国中亚地区及车臣的分离分子。
    
    俄境内或遭恐袭报复
    
    现在伊斯兰国受袭,他们便可能把来自车臣的战士送回俄罗斯,让他们在俄国境内招揽更多死士及发动袭击。只要伊斯兰国的车臣战士能招揽数以百计对俄罗斯心怀不满的车臣人加入反击行列,杀伤力将极大,因为他们能轻易在俄罗斯境内穿梭来往,可以在大城市、主要交通枢纽以至象征性建筑物发动攻击,令普京政府防不胜防。
    
    当然,普京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大有可能加强主要交通点的保安及控制,又或在车臣及中亚地区来一次大搜捕,以警告当地人不要乱来。问题是俄国政府效率低,城市管理体系问题漏洞多多,即使加强检查也未必阻止得了袭击。
    最重要的是严格安检有示人以弱的后果,令俄国民众觉得普京政府原来没有想
    像或宣传那样强而有力,这对普京的强人形象及强权管治肯定有损害。
    
    电影《V煞》临近结局时,几乎打不死的V煞抛下了这样的一句话:「Beneath this mask there is an idea and ideas are bulletproof」。伊斯兰国死士大概很接近这样的境界。他们要正面战胜武装到牙齿的俄军大概不可能,但要对俄国人、俄国社会造成伤害还是可以的,因为他们有不怕牺牲的信念。
    
    只能说,普京不是「任我行」,他能任意妄为只是假像。现在「报应」的时刻似乎到了,他必须为军事冒险付出代价。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11/2015110912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