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古德明:林郑月娥之胆
(博讯2015年10月28日发表)

    
    
    (专栏作家 古德明)
    
    古德明:林郑月娥之胆


    ■笔者认为郑月娥却没有赵璧、孙嘉淦之胆,向中共进言上书,反而声声附和,口说无求,不等于心无大欲。
    
    十月十六日,香港政务司长郑月娥上立法会,批评民主派议员利用公共屋村食水含铅事,煽动舆情,攻讦政府,屈辱官员。她昂昂然说:「官到无求胆自大,哪里会害怕『为政府护短』之讥。」我向来只看见郑月娥鼠目闪烁,却不知道她豹胆轮囷。
    
    郑月娥的胆量,可见于两件事。二○○七年,当局不管小民反对,要毁却英国殖民遗迹皇后码头。郑月娥时任发展局长,亲赴抗议现场,宣布码头非拆不可,并拒收抗议者血书,由重兵护卫离去,皇后码头随即拆毁。这是郑月娥对无权无势者的胆量。
    
    二○一一年,当局要遏止新界村屋非法扩建之风,不料新界乡绅土豪仗中共恩宠,誓不稍屈,或说会向北京告状,或说将发动血腥战争。二○一二年四月十七日,郑月娥一副无惧口吻说:「政府在新界退让,在市区怎能执法?执法严于市区,宽于新界,社会将更不和谐。新界村屋的非法建筑,必须依法处理,不会留待下届政府。」三年过去了,当时的曾荫权政府也任满了,非法扩建的村屋,却依然雄立新界。这是郑月娥对有权有势者的胆量。
    
    做官其实从来不以「无求」为能事,而越有所求,越须有胆。 《元史》卷一五九载,宪宗皇帝问儒生赵璧:「天下何如而治?」赵璧侃然正色,建议翦除宪宗所宠奸回:「请先诛近侍之尤不善者。」宪宗怫然不悦。事后,皇弟忽必烈跟赵璧说:「秀才,汝浑身是胆耶?吾亦为汝握两手汗也。」赵璧求天下清平,所以浑身是胆。
    
    只敢对小民无求无畏
    
    又《清史稿》卷三零三载:雍正皇帝弑兄屠弟,即位之后,翰林院检讨孙嘉淦上疏,请行三事:「亲骨肉,停捐纳,罢西兵。」世宗大怒,以疏议示大臣,问道:「翰林院乃容此狂生耶?」大学士朱轼徐徐回答:「嘉淦诚狂,然臣服其胆。」雍正默然良久,终于笑道:「朕亦且服其胆。」马上擢升孙嘉淦为国子监司业。孙嘉淦求政通人和,所以胆量折服帝王。
    
    但是,郑月娥之胆,却只向无权者大。就以公共屋村铅水事为例,她大胆痛斥民主派:「民主派议员提出『全村验水』等无理要求,是有心制造矛盾,挑拨市民和官员、香港和内地不和。」按全村验水,分明是中共旗下民建联女将蒋丽芸率先提出的,而蒋丽芸有势有权有钱。郑月娥的胆子,就不向蒋丽芸大。
    
    至于中共,再三在香港《基本法》上撒粪,如发表所谓一国两制实践白皮书,颁布假普选方案,特许行政长官超然于三权之上等等,香港典章制度,破坏殆尽。郑月娥却没有赵璧、孙嘉淦之胆,向中共进言上书,反而声声附和,步步趋迎。毕竟口说无求,不等于心无大欲。
    
    当然,郑月娥所谓「官到无求胆自大」,也不能说是谎话。她对新香港贱如蝼蚁的小民,的确无求无畏。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10/2015102811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