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看山:习近平答五题,三对二待考
(博讯2015年10月23日发表)

    自2012年习近平上任以来,历数其所作所为,可分为五个方面:集权、反腐与整党、舆论与意识形态、经济与改革、外交。其中集权、反腐与整党、舆论与意识形态三项已大见成效,经济与改革、外交两项效果有待观察。
    
     集权一项,虽然从观念出发表示反对的人很多,但就连那些反对者也不得不承认,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不集权不足以成大事。无论干什么,首先都需集权,包括改变集权制度,也得先集权。能否集权成功,集权的效果如何,则颇见政治家个人的功力与根基。习近平集权之效,已跨越胡、江、邓,直逼毛,为其各项战略的部署和开展,创造了良好条件。
    
    反腐与整党方面,效果有目共睹,可说是自史以来所罕有。对这个方面,反对的人很少。纵然也有人怀疑其动机,但效果已不容置疑。对政治家而言,动机其实不重要,无非是反腐、集权两种效果兼顾而已。
    
    舆论与意识形态方面,反对的人不少。就连笔者原来也认为,管控虽有必要,但波及政治制度、政权合法性以外的领域,可能对社会造成过多强制,导致心理逆反,从而可能出现苏联解体时“更无一人是男儿”的局面(见拙文《习近平执政三年检讨》)。但近读苏联解体时的一些资料,始发现避免苏联崩溃的关键,不在克服“更无一人是男儿”的窘境,而在防止局势走到崩溃之边沿。如果局势已到崩溃边沿,再多“男儿”也无济于事。
    
    要让局势不至沦落到崩溃之边沿,改善治国理政当然是根本。但从危机应对而言,关键则在对舆论的管控,而非包忍。人心难足、难测,包容再多,以前积累的不满不会消失,想要获得更多的愿望不会终止。所以,当面临崩溃时,人心还是会求变。也因此,历史总是呈现出吊诡一面:大革命往往是在执政者有所退让、放松管控之时发生。
    
    加强管控必然导致包容减少,所以,就苏联解体的原因分析而言,左右翼所言均有道理(见拙文《习近平执政三年检讨》);但从应对危机的方略而言,则唯左翼所言具可操作性。由是观之,习现在的做法很正确。
    
    苏联解体之所以发生,关键在于出了个戈尔巴乔夫。只要有了戈尔巴乔夫,党内外“改革人士”一定会大量涌现,并且形成势力,左右舆论导向。而戈氏之所以急于求大变,与当时中国的变化(改革、亲美)分不开。
    
    中国当时选边站,是避免两面夹攻的必然。选美,就毛而言一是意识形态较易调整,二是远交近攻的地缘战略考量。在邓则更是因为文革之后,邓认识到美国较之于苏联,可对中国发展产生更大的作用。中国亲美,使苏联在当时的“大三角”战略态势中处于弱势;中国改革且颇见成效,又使制度相同的苏联受到示范压力。如此双重压力下,苏联已非“变”不可。所以可以说,美国的“不战而胜”之谋,生效的第一站其实是中国。世事无常,邓小平的改革在带给中国进步与发展的同时,也使中国丧失了改革初期优越的国际环境——若无苏联之变、之崩溃,纵有六四,美亦不敢与中国翻脸、将中国推向苏俄。
    
    但是,苏联之变虽有中国刺激的因素,关键却还在戈氏。若戈氏不为时势所动,可能苏联今天还是苏联——就连朝鲜亦可维持,更何况偌大之苏联?若戈氏真正学邓,改经济不改政治,则苏联可能另开一番局面,国际形势亦将是另外一种格局。关键在于戈氏因其个人的经历、经验,思想上已认同西方道路,心理上也已完全被西方舆论左右(他经常每天花大量时间阅读西方报刊对他本人的褒扬)。这样一个人,身处这样一个位置,其一生成就自惊人:毁灭苏联,重创中国,成全的则是美国的霸权、欧洲的统一。
    
    经济与改革、外交这两项,习所作之效果还有待观察。即时看,经济下行压力在增大,改革之预期效益未彰;外交上与美、与日、与东南亚多国关系更趋紧张。但所有这些不利趋势,都是发生在中国可以承受、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虽有小挫,却未大坏(国内基本生活物资的价格还明显下降了)。因此,上述变化也可理解为只是调整的过程,是趋势向好的前奏。形势到底是真恶化还是假恶化?要看接下来的变化——布局大动作的人,其成功往往需要短期内更好的“容错”环境。这也是习必须管控舆论的原因之一。
    
    如此一来,接下来的变化就很关健。如果下一步局势向好,习可按既定方针从容谋篇布局;如局势恶化,则习将承受更多压力,可能影响其进一步行为的能力。因此,在布局长远的同时,对可影响局势变化的短期效果也不应轻忽。从这个角度看,大陆近期宣布推广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被业内解读为“央行释放7万亿”(当然实际上不会有这么多),或许就是习近平为避免局势恶化、减少行动压力、为十九大创造利己环境而下出的“先手”——“7万亿”在方向上是妥协,在程度和方式上,却又并未破坏“改革”之初衷。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10/2015102315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