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丹:从《野心时代》看中国(四)
(博讯2015年09月22日发表)

    王丹更多文章请看王丹专栏
    
     ——中国的内生性矛盾
    
    中国早晚会出大问题——这大概是多数中国观察家的共识,很少有人会认为中共的一党专制的治国方式,以及建立在国家暴力和信息封锁之上的权贵资本主义的社会形态,能够千秋万代,永保平安的——只是没有人知道,会是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出问题,而问题又将会出现在哪一个环节上而已。这一点的毋庸置疑,仅仅用中国那些有钱有权的人都争先恐后移民国外这一点,就可以证明了,没有什么可争论的。
    
    可是问题就出来了:至少是目前,我们看不到中共统治有什么急迫的危机,更看不到中国的社会有任何反抗者组成的强大力量;西方国家仍旧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年轻一代不满现实,但是他们宁愿离开,也不留下来试图改变。在这种情况下,凭什么说,中国一定会出事儿呢?有什么根据说中共的统治早晚会崩溃呢?这个问题非常关键。因为这个问题不说清楚,就无法说服西方国家放弃绥靖政策,也无法说服中国人自己增加政治参与的热情。
    
    欧逸文虽然是一个外国人,但是以他敏锐的观察力和深刻的理解能力,在《野心时代》一书中,针对上述问题给出了一个在我看来简单明了但是一语中的的答案,那就是“内生性矛盾”这个提法。
    
    所谓“内生性矛盾”,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一个制度或者体制内的一种矛盾,这个矛盾的特点就在于,整个制度和体制其实都是建立在这个矛盾的存在的基础上的,没有这样的内生性矛盾,就不可能有这样的体制和制度的生存与发展。内生性矛盾,等于内建在电脑中的病毒程式,删除它,电脑就会当掉。任何一个社会,只要出现了这样的内生性的矛盾,不管它表面上如何和谐安定,早晚就会出问题。因为其内部存在的矛盾是内生性的,因而是无法解决的。那么,对于中国来说,这样的内生性矛盾是什么呢?
    
    欧逸文在《前言》中就给出了一个具体的例子,他说:“本书叙述两股力量的碰撞:志向与集权主义。”也就是说,在欧逸文看来,今日中国,有两股巨大的社会力量,都展现出了所谓的“野心”,都在不断试图巩固自己对中国的影响力。第一就是“志向”。这里所说的“志向”,有可能是以“中国梦”为代表的习近平式的恢复中华帝国的“志向”,也可能是作为个人的中国人,希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建立自己的财富或者权力,实现个人的成功的“志向”。而“集权主义”就很简单,那就是把权力集中在一起的一种做法。
    
    中国就具有典型的“内生性矛盾”:一方面,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人对于成功的野心,民族主义浸淫下成长的年轻一代对于国家强大的渴望,都共同编织了“志向”。但是,它是一个发散形态的社会发展形态。因为,每个人,每个利益集团,每个不同的省份,每个不同的统治者,都有不同的“志向”,所以,“志向”这股社会力量是最没有办法集中在一起、统一在一起的;同时,不管是什么样子的“志向”,它的实现都取决于多元性和创新性,而多元和创新,恰恰是无法靠“集中”的方式来完成的。但是另一方面,中国这个社会,到处都在强调“集中”,“集中力量办大事”成了“中国模式”自我炫耀的主要优点。而集中,是向内收敛性质的行为。志向需要向外发散,而集中需要向内收敛,但是在中国,正在进行的发展模式的特点,就是试图用集中的方式做分散的事情。
    
    天下,还有比这种模式更自我矛盾、更自相抵触的事情吗?这样的内生性矛盾的存在,就是我坚信中国早晚会出问题的根本原因,因为它在逻辑上都不通。而没出问题只是还没有出问题而已,没出问题并不代表不会出问题。
    
    也许,我们可以用《野心时代》这本书中讲述的一个具体的小故事来让大家更好地理解什么是“内生性矛盾”。作者本人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人对于世界的看法,亲自参加了一个中国的旅行团去欧洲旅游了七天。在旅程中,他试图跟团友们谈论中国今天的发展,结果得到的答案是,很多人都认为中国已经非常繁荣强大了,未来的世界是中国的。他们大手笔购物消费,豪气万丈。这跟我自己在美国听到的情况是一致的。很多中国人到美国走了一圈之后,都觉得很失望,认为类似洛杉矶这样的所谓大都市,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还不如中国的二线城市高楼林立,显然中国更加繁荣,让我听了实在哑口无言。但是欧逸文在最后写下了他的更细致的、也是更深刻的观察,他说:“在中国一党专政的繁荣福音宣传背后,我的团友也捕捉到欧洲一些细微内涵的点点滴滴,窥见人性,开放,以及一个曾被禁止的世界。事实上现在,大权在握的党宣称它不再革命,借此希望它的人民就驻足在政治之外,各过各的营生。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是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句话非常精彩而深刻。
    
    这是对于中共来说更致命的一个“内生性矛盾”的缩影:一方面,中共要让中国人远离政治,沉浸在物质生活中;既然如此,就不能阻拦中国人到欧洲和美国旅游,因为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有点钱之后,能去欧洲和美国,就是他们的“志向”,就是他们的“野心”,政府让人民与远离政治,就不能闭关自守,让人民囚禁在自己的国家里;然而,另一方面,为了满足人民的物质需求,而让人民走出国门,就无法阻拦一件事情,那就是文明社会的点点滴滴,终究会在中国人的内心深处激起涟漪。他们嘴上也许不说,他们口头上也许还觉得外国不如中国繁荣,他们也许对于硬件上的对比使得他们对中国的现实很满意,但是,正如欧逸文所看到的,西方社会的人性的部分,开放的部分,还是会对中国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其实就是政治性的,而不是物质性的社会能量。中共不能阻拦人民出国,而人民出国,会醒悟到中国跟文明社会的真正差距在哪里;这对中共来说是很危险的。但是,中共有办法鱼与熊掌兼得吗?没有!
    
    问题的根本在于:你不可能让人民远离政治,因为很多的政治,其实就是蕴藏在物质生活中,或者说,那些物质成就跟政治制度是无法脱离的——你要让人民沉浸在物质生活中,他们早晚就会看到政治,而你又绝对不可能让中国人放弃对于物质生活的“野心”、“志向”。这,就是中共无法解决的“内生性矛盾”。
    
    我相信,这样的矛盾会积累到一定的程度,然后爆发。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9/2015092213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