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卢峰:日、德投降前的挣扎
(博讯2015年09月07日发表)

    
    
    (资深传媒人 卢峰)
    
    卢峰:日、德投降前的挣扎


     ■电影《日本最长的一日》的导演原田真人(右),及戏中饰演陆军大臣的役所广司。资料图片
    
    《日本最长的一天》是出难得的好戏,内地那些所谓抗战「神剧」实在没法比。人家没有那份幼稚的民族主义狂热,没有那份无根据的自鸣得意。人家有的是对战争的内省,对国家、国运、国体的反思,还有对历史的尊重。
    
    仔细了解一下,原来电影《日本最长的一天》是以著名昭和史学者半藤一利的书──《日本最漫长的一天》为蓝本。半藤一利及团队花大量时间取证及访问仍能找到的相关人物,包括天皇侍从如德川义宽、户田康英等,尽量找寻可靠及第一手资料,最后在1965年成书,并在1995年二战结束50年再版。既然有严谨史学著作为参考,又有岁月的沉淀,难怪《日本最长的一天》如此扎实紧凑。喜欢电影的人该找半藤一利的书看看。
    
    喜欢大历史的人总觉得历史进程被某种人不能控制的力量推动,有的认为是生产力及生产关系的变动,有的认为是某种意识形态作祟。看过《日本最长的一天》后你不能不重新思考人的因素、偶然因素、偶发事件对历史进程的影响。
    
    有秩序投降或玉石俱焚
    
    到了1945年日本将会战败大概没有悬念。即使日本军大本营最主战、最自欺欺人的军官都明白国家是在垂死挣扎。问题是如何战败,是有秩序的落败投降还是土崩瓦解变成无政府状态再由零开始。
    
    正是在这个关节口,个人的因素起着重大的作用。天皇裕仁若果不接受《波茨坦宣言》及决定无条件投降,当时的日本军方及政府根本无人能作出这个决断,只能在「神风特攻」之类的无谓牺牲下继续作战,直至整个日本军政系统、社会体系崩溃为止。
    
    若果陆军大臣阿南不是坚决顶住压力,保住军队特别是陆军指挥系统的统一,只怕日军早已陷于分裂,出现叛变内战的机会不能低估。又若果最后关头发动「叛变」想胁持天皇的少壮派军人成功,改行本土决战以焦土迎击美、苏及其他盟国部队策略的话,日本军民政伤当然惨重得多,只怕更可能国不成国,有部份地方如北海道大有可能自此被苏联占领,成为苏联领土,甚至比德国一分为二的情况还要糟。
    
    事实上,苏联的野心一点也不能小觑。从8月向日本宣战以后,她不但全速向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推进,并且用强大的海军重占日俄战争时失去的库页岛南部(日本称为桦太)、千岛群岛及毗邻北海道的北方四岛。若果日本继续作战,苏军直接开进北海道是免不了的事。以苏联对领土的贪婪,一旦占领了的土地根本不会放手,即使后来美国等西方国家愿意让日本重新立国,北海道也肯定永远丧失,情况就像争取了60多年来未能争回的北方四岛一样。
    
    忽然想到那出讲述二战末年纳粹德国投降前最后十二天荒诞光景的电影《Downfall》(希特拉的最后12夜)。在这个最后阶段,纳粹德国最高层包括后来自戕的希特拉选择的是玉石俱焚,以不惜牺牲平民的办法迎接免不了的溃败。最后不但死伤枕藉,国土大幅被占,国家民族更一分为二。
    
    日、德两个国家,两种选择,两种结果。比较一下她们投降前的挣扎教人更觉得偶然的因素、个人的决定在历史进程中绝非无关痛痒。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9/2015090712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