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余杰:汪东兴与令计划:两个公公的不同命运
(博讯2015年08月22日发表)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曾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汪东兴以九十九岁高龄去世,中国官媒基本给予正面评价,绝口不提他被邓小平斗垮下台的往事。而如今中国的年轻一代,大都不知道已经淡出权力中心三十五年的汪东兴究竟是何许人也。
    
    汪东兴从一九四七年开始担任毛泽东的警卫,并长期掌管8341部队。一九六八年起,担任中办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党委第一书记,并兼总参谋部警卫局局长,对毛的起居、出行等负责,是毛晚年最信任的人之一。有好几次,毛想换掉汪,但最后还是没有换,毛说,“此人用惯了”。汪出任中办主任,江青投了关键一票,后来为之付出惨痛代价。毛刚一去世,汪立即反水,与华国锋、叶剑英结盟,是四人帮抓捕行动“怀仁堂事变”的决策人之一。文革红人戚本禹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的局长田畴曾经跟他提起汪东兴,就一句话,“那是条连主人都咬的狗”。戚则回答说:“那是条装成狗的狼”。
    
    汪东兴由此立下大功,在一九七七年八月的中共十一大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然而,高处不胜寒,这个位置他根本坐不稳。汪东兴支持华国锋,坚持“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阻拦邓小平重返权力中枢。汪东兴对身边的人说:“邓小平的那两下子,不是(在一九七五年第二次复出时)试过了吗?就是不行嘛!”他很快与邓系人马发生激烈冲突。
    
    华国锋不是邓小平的对手,汪东兴也跟着倒霉。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汪东兴受到多名元老点名批评,被免去中办主任、党委书记,中央警卫局局长,八三四一部队政委,毛泽东著作编委会办公室主任、党委书记,中央党校第一副校长,中央专案组组长等职,被削去实权。一年多以后,他又被迫辞去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因为是败军之将,且知道太多的党内机密,汪东兴比一般退休高官的自由要少得多,不得不过着深居简出、寂寥落寞的生活。
    
    不过,汪东兴在去世之后毕竟还能享有一定的哀荣,至少被视为“同志”。而与他一样长期担任大内总管的令计划,就远没有他这么幸运了。令家除了令完成在美国过着如同惊弓之鸟的逃亡生活外,全家都被一网打尽。令计划受尽羞辱,被官媒描述成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其实,令计划的那些公布的罪名并非其垮台的根源,真正原因乃是他企图取习近平而代之,在高层搞“海选”,自己得票第一。殊不知,中共接班人的选拔机制,从来不是中央委员“一人一票”。
    
    网上流传一则令完成在美国发声、否认令计划有“非份之举”的消息。其中,令完成最为经典的一句话是:“宦官能接班吗,这不是中共的权力运行规则。”用宦官形容令计划的职务和身份,倒是画龙点睛之笔。不过,令完成不必过于谦虚,在中共的历史上,宦官即便不能熬成“男一号”,成为“男二号”者亦不少,如汪东兴、曾庆红、温家宝等“前中办主任” ,不都修成正果了吗?令计划即便不想当“男一号”,至少有当“男二号”的野心吧?只可惜他服侍的主人胡锦涛,是一个比他还要缺乏阳刚之气的“面瘫帝”(习近平的“竟无一人是男儿”,不仅是嘲讽苏共垮台的惨状,更是暗示胡锦涛的庸庸碌碌);而貌似忠厚老实的习近平,则比昔日的邓小平更加蛮横霸道,三下五除二就瓦解了过去十年来“胡家天下令家党”的权力格局。
    
    邓小平鉴于文革期间汪东兴曾对他手下留情,以及在推翻四人帮时有功劳,故而放汪东兴一马。汪东兴虽然失去权力,却还能安享晚年。习近平的心胸比不上邓小平,不能容许党内出现“不守政治规矩”的人物,对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令计划及其同党,一定要要赶尽杀绝。令计划这个精打细算的山西掌柜,“一子之差、满盘皆输”,不由自主地成了习近平的阶下囚。而流落海外的令完成至多就是苟活而已,根本不可能实现“令计划的计划由令完成来完成”的使命。
    
    来源:纵览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8/2015082206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