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韩尚笑: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博讯2015年06月29日发表)

    
    
     中国文人历来有两种倾向令我一直震惊和不安:过份地引用俄罗斯文学和中国古代典故,几乎到了俗不可耐的地步。倘若我现在仍在中国大陆,尽管生来就有 “一览众山小” 的清高壮志,断不敢冒淹死的危险来牛刀小试。
    
    笔者一向读书有限,学疏才浅,加之每每一歌而不成调。因此,对苏俄的红色思潮有本能的反感,唯恐躱之不及。对中国古典,亦因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阅读和理解,只“吃掉”了有限的数本“小人书” 和“连环画”,加上市面上太多太滥的引用,伤了本来就不太好的胃口。
    
    有幸山高皇帝远,其奈我何一舒展。
    
    不消说,俄罗斯文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瑰宝。然而,自国际共产主义在中国别有用心人为地坐大,尤其是自中共可以鱼肉百姓,左右舆论之时起,其文学的地位,便随着苏联老大哥那令人恶心的亲昵,夸大到了日月中天的地步。
    
    中国文人,或许有“未出土时先有节“的风骨,却鲜有“到凌云处总'真'心” 的诤骨,常常是“近水远山皆有情”,附庸风雅,亦步亦趋。
    
    为了生活而趋然,可以理解。
    为了腾达而附势,不可原谅。
    
    在要么如散沙一盘,要么一哄而上的世俗观念原始驱动下,中国文人笔下酣畅的俄罗斯文学,发展到了几乎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程度,俨然成了中国的外国文学的全部,也曾让涉世不深年少的我,天真地,没有任何保留余地的认为,此乃世界文学的全部。
    
    文革后恢复了高考,使我有幸第一年(七七届)挤进了英文专业,英美文学自然成了主攻方向。蓦然发现,俄罗斯文学,原来只是欧洲文学史上的一个分支,有一席之地,仅此而已。
    
    俄语与俄罗斯文学在中国的泛滥,是毛式政治理想的产物。而任何理想,其实都是某一政治本政权的私想,本应随着共产主义的衰败,由共产主义接班人转为共产党的崛墓人,至少应恢复其本来的,只是之一。
    
    在我看来,由于矫往过正的规律,俄罗斯文学本该冰封冷冻一段时间,以给曾经被迫害的生灵喘息的时间,让过去的就过去了吧。英文叫 Let's bygones be bygones. 残酷的现实是,这一页,至今还未翻过。
    
    中国的古典,亦滥至泛黄的地步。凡事应适可而止,过则使人误导乃至厌恶。
    
    一个民族,不能忘记过去,可也不能只生活在过去。
    
    只记住过去,容易产生对惨酷现实的忽视乃至无视,继而产生了某种比较上时间的快感和物质的满足。
    
    只对照过去,容易产生懒惰,不思进取,一切不敢越雷池一步。
    
    试想,这样没有思想和言论自由的国家和民族,怎么可能进步?怎么可能产生创造性的思维?而没有创造性,又如何能真正进入世界的现代文明之林?
    
    俄罗斯文学过于频繁地欣赏和引用,也有另外两个原因不能忽略:原料翔实,信手拈来。
    
    前者,局限,严重局限;
    后者,懒惰,异常懒惰。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古典的过多的引用,更大的原因是,不方便或不敢实话实说,尤其在中共统治下网控的中国。
    
    借古喻今讽今,历来是,今天更是,但愿将来总有一天不再是,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如是,幸也!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6/2015062922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