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鬼僧子:刑拘低俗屠夫 江西法院一干人好日子快到头
(博讯2015年06月28日发表)

    
    
     网名为「超级低俗屠夫」的内地知名维权人士吴淦,自5月起被江西南昌公安局行政拘留至今。他先被当局指控涉嫌寻衅滋事及诽谤两罪,今日当局指控升级,指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此举意味着,当局很可能重判这名活跃于多个维权范畴的人权斗士。
    
    42岁的吴淦,是福建福清人。2009年,其率众围观湖北「邓玉娇案」一举成名,经常参与内地各类维权活动。他解释自己的外号,说:「我要嘲笑这个社会低俗,很多人满口仁义道德,却他妈的干伤天害理的事!」
    
    5月19日,吴淦到江西省高级法院门口,抗议高院阻止江西乐平4名被控杀人罪的村民的律师阅卷,因此被以寻衅滋事罪名行政拘留。
    
    吴淦委託的律师燕文今日在微信朋友圈发布消息指,6月27日接到厦门市检察院电话通知,吴淦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三个罪名报捕。燕表示,吴淦多了一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此举显示当局将重判吴淦。数日前,吴淦的维权活动也牵连其父亲徐孝顺,他被当局以职务侵佔罪刑事拘留。
    
    今年5月,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人民公安报大标题,大特写,企图从道德上和法律上把这个社会底层卑微人物打进十八层地狱。其中,人民日报的雄文《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尤为引人注目。
    
    吴淦任职的北京锋锐律师所发表声明,指央视报道完全悖离客观背景,刻意剪裁编织,任意扭曲。内地评论家莫之许称,此举非针对屠夫本人,而是针对「死磕律师」、围观公民访民,以舆论和网络动员的模式进行大合围式打压的开端,维权律师和活跃围观群体将是下一步打击目标。
    
    回顾一下低俗屠夫被拘的整个过程,我们便会发现,真正需要深揭狠批的不是屠夫,而是江西省高院及其院长,因为江西高院的所作所为,对我们这个社会的危害更大,更值得我们的警惕。
    
    2000年,江西乐平市发生一起强奸、碎尸案,五名村民被认定为凶手。除一人在逃外,其他四人被判决死缓。但2011年底,方林崽落网,其自供是包括前述奸杀案在内多起案件的真凶。2013年,逃亡11年的汪深兵归案,之后被取保候审。从以上情节看,仿佛一个“江西版的呼格吉勒图案”呼之欲出。
    
    面对“真凶”出现的新证据,江西省高法迟迟没有启动再审程序,能拖就拖,能捂就捂。近日,该案的多名律师,到江西省高院申请查阅案卷,这一正当要求也被无理拒绝。正是在江西高院置法律规定于不顾的情况之下,低俗屠夫才辱骂江西高院院长,做出一些过激的维权行为。
    
    当体面、正当的法律程序被江西高院架空,法治的车轮隆隆空转的时候,我们的官方喉舌不去质疑江西省高院,而是去丑化抹黑要求江西省高院依法办事的低俗屠夫。国家机器或国家舆论机器放任真正需要反省的江西高院或江西高院院长,而不放过一个卑微呐喊的声音。如果说低俗屠夫触犯了法律,那么江西高院或江西高院院长不遵守法律规定的行为,就能得到谅解?
    
    江西高院身为国家司法机关,本应肩负起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火墙的重任,然而,江西高院这个以法律为饭碗的司法机关却把法律当儿戏,懂法而不守法。这其中的蹊跷,路人皆知。此案一旦被推翻,江西政法系统一干人必将引火烧身,江西省高院当然也逃脱不了干系。我想,这正是江西省高院最为忌惮的一点,也是他们为什么迟迟不立案、能拖就拖的最本质的原因。
    
    此事此刻,江西省高院院长张忠厚,正坐在办公室里悠然自得地吹空调。我不立案,我不让你阅卷,你能奈我何?但我要提醒张院长的是,尽管低俗屠夫被刑拘,但他的行为已经在客观上促进了此案的进展。也许,江西法院一干人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到了那个时候,张忠厚院长还能心安理得,泰然自若吗?
    
    作者;鬼僧子 作家 胡万宝 著《历史的狼性征服》等 。2010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候选人。
    
    来源:微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6/2015062822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