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谢选骏:是“真相”还是“读者决定一切”?
(博讯2015年05月25日发表)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中时电子”网站说,“断臂维纳斯女神的真相,竟是一名妓女”:
    
    法国罗浮宫镇馆之宝断臂雕像“米洛的维纳斯”(Venus of Milo),是世界著名的艺术瑰宝,长久以来外界认为这尊雕像是纪念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但最近却有研究指出,其实雕像主角只是一位正在纺织的妓女。
    
    根据英国《泰晤士报》报导,断臂雕像“米洛的维纳斯”自1820年出土以来,人们认为雕像遗失的双臂是拿著镜子、矛或苹果,但美国女作家波斯特莱尔(Virginia Postrel)却大胆假设,雕像主角其实是正在纺织的妓女。
    
    波斯特莱尔透过3D列印技术重塑雕像的双臂,进而发现手臂角度、位置与手持纺织工作完全吻合。另外,波斯特莱尔表示,希腊花瓶上的图案曾描绘古希腊妓女正在等客时会藉由纺织解闷的情景。因此,波斯特莱尔推测,雕像主角非维纳斯女神而是一名妓女。报导指出,女神维纳斯代表著爱与美,其实还是妓女的守护神,在希腊神话中曾记载维纳斯处处留芳的故事,而西方语言以“V”字母开头的单词多含低俗贬义。因此,有人认为,波斯特莱尔的分析并非不可能。
    
    ······
    
    对此,读者评论曰:“作品体现的是人体美,所以无论原型是谁,其艺术价值不会受影响。”
    
    确实,正如美国的费希(Fish)将接受美学发展成了“读者决定一切”,美国女作家波斯特莱尔也在“断臂维纳斯“身上,读出了一名妓女。或许因为她不能忍受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加美丽的存在。
    
    (二)
    
    《论W. 伊瑟尔的“隐含的读者”》一文指出:接受美学兴起于六十年代的德国,在当代西方文艺批评理论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它对主导西方文论界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形式主义文评批判最为有力,并最终结束了它的使命,开当今 “读者时代”之先河。它认为,如果我们要文学作品产生效果及引起反应,就必须允许读者的存在,同时又不以任何方式事先决定他的性格和历史境况。
    
    1980年代的“读者批评家”们的特征之一便是纷纷建构读者模型,用来说明各自的阅读理论,较为著名的有耀斯的 “历史读者”,J.卡勒的“理想的读者”,M.瑞法代尔的 “超级读者”, G.普林斯的“零度听众”,C.布鲁克·罗斯的 “代码读者”,N.霍兰德的 “互动的读者” 及W.布斯后于伊瑟尔使用但含义完全不同的 “隐含的读者”。
    
    读者批判家的较早版本是W.吉布森五十年代初提出的“模拟读者”(the mock reader)。他认为真正的作者“既费解又神秘”,重要的倒是文本中“虚拟的叙述者”。吉布森的主张有些近似于新批评的“意图谬误”论,不同的是他同时为这个虚拟的叙述者安排了一个听众,这位“ 模拟读者”“主动采纳文本语言要求他采纳的那一套态度,具备文本语言要求他具备的品质”,因此可以积极介入文本,和虚拟的叙述者形成对话。吉布森断言,真正的读者只有成为模拟读者才可能进入读者的角色,从阅读中得到愉悦。
    
    “模拟读者”明确地提出了读者的作用,这在作者决定论的仍占统治地位的年代的确难能可贵,但更重要的是真实作者/虚拟叙述者之分导致W.布斯在十年后提出真实作者/隐含的作者之分,后者通过文本中表露的信念与价值观得到表现,而且布斯还根据隐含的作者提出了一个与之对应的读者:“简言之,作者(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自己的形象与一个读者的形象,在塑造第二个自我的同时塑造了自己的读者,所谓最成功的阅读就是作者、读者这两个被创造出的自我完全达到一致”。
    
    为了表现文本的开放性,伊瑟尔对文本进行了现象学透视,从中发现了文本的“召唤结构”。这个结构由两部分构成:文本的“保留内容”(repertoire)指文本取自于现实的社会文化现象,尤指在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思想体系、道德标准、行为规范,以便对它们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召唤”读者对此予以否定;而文本 “策略” 指的则是作品对其保留内容进行艺术加工,即安排文本视角,以便更好地吸引读者。由此可见,在伊瑟尔的现象学文本中不仅有文本结构,还包含有读者的存在。
    
    (三)
    
    《计算3万亿粒子 天河2号推演宇宙历史》的报道,就是一种“读者决定论”的体现,不过这些读者这次阅读的不是人的作品,而是神的作品:
    
    国家超算广州中心2015年5月13日透露,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宇宙中微子数值模拟团队,在“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系统上成功完成了3万亿粒子数的宇宙中微子和暗物质数值模拟,揭示了宇宙大爆炸1600万年之后至今约137亿年的漫长演化进程。
    
    这些可怜虫,把自己的天文阅读当作了天文事实来予以叙述。
    
    结果呢,还有专家出来捧场,说这一研究成果为通过天文观测手段研究宇宙中微子及其质量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有望大大缩短人类探索宇宙起源与演化奥秘的时间进程,对基础科学、宇宙环境、地球生态、矿藏勘探等领域的科学研究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据说,中微子是自然界中最基本的粒子种类之一,不带电,运动速度快,目前的物理学实验和宇宙学观测都无法测定中微子的绝对质量。但中微子对宇宙早期星系和大尺度结构的形成会产生微弱的抑制作用,后者可以通过大规模宇宙学数值模拟被间接“测量”,从中获得中微子质量信息。但这种大规模宇宙学数值模拟,必须依赖具有强大计算和存储能力的超级计算机。
    
    这帮“客观论者”把自己的观测结果当作了事实来予以认定,就像古代的星象学家和占星术士:“透过天文望远镜,我们能够清清楚楚地看见过去,甚至是宇宙诞生后50万年的图像。我们所看到的太阳实际上是8分钟前的太阳。而在太阳系之外,银河系之外,光要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年才能到达我们这里。所以在天文学上距离我们越远的天体也是宇宙越年轻时诞生的天体。”张同杰谈起自己的研究领域来显得兴致勃勃,“在时间上,宇宙的年龄大约是137亿年,在空间上,再过10年或者20年,天文学家通过先进的望远镜可能把整个宇宙都观测到。”
    
    (四)
    
    对于宇宙的形成与演化,目前国际上天体物理学家从理论上进行了各种大胆的推测:前宇宙、平行宇宙······大寒冷型、大挤压型等等······不一而足。这些都是人的思想,不是客观事实;客观事实不是人这种主观动物可以把握的。
    
    “理论上我们可以预言的宇宙可能有很多个,但是真实的宇宙只有一个。”只不过,这个真实宇宙是永远与人绝缘的。
    
    科学家们认为:“我们的研究目的是希望通过对引力透镜现象的观测来确定宇宙中这些透镜体如大尺度结构中具有引力性质的物质所占的比例。目前能够观测到的宇宙中物质成分占了30%左右,其中包括用一般的电磁波能探测到的重子物质,以及只能间接探测到的暗物质;而另外70%左右则是具有排斥力引起宇宙加速膨胀的暗能量,它是我们目前很难直接观测到的组成部分,也是宇宙中我们最不清楚其性质的宇宙组成部分。”
    
    ——但是在我看来,这个百分比言之过早,甚至根本上就是胡说八道、信口雌黄:因为你既然没有认识到全部宇宙,你怎么能够断言什么30%、70%?
    
    于此可见,科学家们如果不是巫婆术士,就应该承认自己的叙事只是假设;而断言宇宙真相如何如何,就无异承认自己只是马克思恩格斯那样的巫婆术士了。
    
    科学家所知道的,只是他们自己的想法。就像读者所读到的,只是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作品本身。例如美国女作家波斯特莱尔认为维纳斯雕像主角其实是正在纺织的妓女,就是因为她在作品里看到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十九世纪欧洲的维纳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就成了妓女。
    
    至于作品本身,则是遥不可及的,多少有点像宇宙那样。好的作品就是能够激发读者复杂想象的作品,就像那些可以让生命存活居住的富饶星球一样。
    
    (五)
    
    “读者决定一切”,由此可见宣传工作的重要性。人们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理解事情的。所以在政治活动中,谣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宣传工作的任务,就是散播谣言,就是创造事实,甚至捏造本来没有的事情,结果真的出现了本来没有的事情。
    
    这就是语言的功能、魅力和一点小小的秘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5/2015052510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