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灵光:美日联手主导世界的可能性——析安倍的美国国会演讲
(博讯2015年05月13日发表)

    
    
     2015年4月2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访美期间,应邀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这是一次由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全体议员出席听讲的演讲会,是美国政府接待外国元首或最高政要的一种最高的礼遇,并非任何外国元首或政要都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安倍也是日本有史以来第一个享这种最高待遇的首相。虽然海内外有媒体贬损这种礼遇,说安倍是用钱收买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某些议员才获得此种邀请的,但并无真凭实据,可信度很低。
    
    近日,笔者看了安倍这一演讲的全文,反复推敲,觉得这篇演讲有几个重大含义,向世界透露了一些重大信息。而这些含义和信息可以证明,安倍享受这种最高待遇,乃是美日两国的国家利益之所需,而非安倍单方面向美国有所求必须用钱来买美国的赏赐。
    
    我认为安倍演讲的重大含义是:
    
    一、肯定美国的文化和民主
    
    安倍在演讲的开头部分说,“美国没有级别和论资排辈现象。人们靠业绩说话。当你和别人讨论事情时,你不用在意对方的资历深浅。人们看重的是一个想法本身是否很棒,而不是这个想法由谁提出。”“这种文化真令我着迷。”
    
    接着他又指出,在美国,“农民和木匠的儿子可以成为总统,19世纪晚期,日本被这样一个国家唤醒了民主意识。”“对于日本来说,与美国的首次接触也是我们与民主的接触。这已经是150年前的事了。这使我们一起拥有共同的成熟的历史。”
    
    前者,安倍指的是美国社会没有特权现象,所有人一律平起平坐,平等相待。后者,安倍指的是,美国人在政治上一律平等,人人有权利争当最高行政长官或执行官。安倍在这里虽然没有提到一人一票的选举权,实际意味着,在美国,人人都有法定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既然农民和木匠的儿子可以当总统,人人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就不在话下了。
    
    而平等正是民主的最本质的体现,无平等而自称是民主的社会,绝对是骗人的鬼话。安倍只用这两个现象来肯定美国的文化和民主,确实是画龙点睛之作。
    
    二、肯定美国人的和解精神
    
    安倍接着以“过去是敌人,现在是朋友”为题,指出日本和美国是“曾以命相拼搏的敌人,现在成为心灵相通的朋友”,“如果这不是历史的奇迹的话,还能称之为什么呢?”
    
    安倍作此结论的根据是,二战末期,美日在太平洋的硫磺岛激战期间,美军上尉劳伦斯·斯诺登和硫磺岛战役期间的日军最高指挥官、现日本议员新滕义孝都来到了演讲现场,而斯诺登曾说过,“我们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要去硫磺岛庆祝胜利。我们只有一个庄严的目的,即向双方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人员致以敬意和荣誉。”所以安倍说:“我要对斯诺登将军说,我对你所作出的和解努力表示敬意,非常感谢。”
    
    当然,人们,尤其是国内某些民族主义者和左派人士,可以而且一定会将此斥之为安倍拒不承认和忏悔日本的侵略战争罪行的遮羞布,但美国人确实表现了相当的宽容和解精神。根据几千年来的人类自相残杀,冤冤相报,永无止息的可悲境遇,当今人类确实需要更多的宽容与和解,舍此,人类只能是继续无止境地自相残杀。不管安倍用心何在,他疾呼人类宽容与和解,绝对是正确和必要的,与当今个别国家的统治者过去对本国民众犯下的蹈天屠杀大罪,不仅毫无悔悟之意,还不许民众谈论过去,而对他国的历史罪责却总是揪住不放,非要人家按自己的要求下跪求饶的行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三、与美国结盟是日本唯一正确的道路
    
    继充分肯定美国文化和民主的优越性之后,安倍强调与美国结盟是日本唯一正确的道路就是既符合逻辑又十分自然的事了。
    
    安倍说:“亲爱的同仁,没有美国的领导,战后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是无法实现的。回首过去,我们高兴地看到,日本在过去的每时每刻都作出了正确的抉择。”“那个抉择就是选择一条道路。也即,日本与美国结盟,作为西方世界的一员前行的道路。最后,与美国和其它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一道,我们赢得了冷战的胜利。这是一条让日本成长和繁荣的道路。即便在今天,日本也别无选择。”
    
    应该说,在这一点上,安倍所说的,无论过去和现在,是客观事实。如果日本在战后不完全倒向美国,不与美国结盟,而是保持独立和中立,游移于社会主义阵营和帝国主义阵营之间,或保持绝对中立,独立自主地发展,就很难迅速恢复和发展经济,更何谈强大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成熟的世界第二民主大国。
    
    安倍的这一经验和结论,看起来只是指的日本,实际上它揭示了一个很多人不愿公开承认或谈论的真理:二战后,不管是战败国或战胜国,新独立的或尚未独立的国家,凡与美国结盟或与美国友好,学习和采用民主自由制度的国家,都在经济发展社会繁荣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成为今天全面繁荣的发达国家,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等许多欧洲国家就是典型代表;凡是倒向社会主义阵营和反帝反殖民主义的不结盟的所谓新兴国家阵营的,都在经济上发展缓慢,多数民众未能摆脱贫困落后状态,社会矛盾复杂,动荡不稳,甚至军事政变不断,政治上处于极不成熟状态,民众受压受苦。印度、印尼等国就是这个方面的典型。印度独立后,如果尼赫鲁像日本那样与美国结盟,不搞所谓社会主义,不倒向苏联和中国,不搞所谓不结盟运动,今天的印度一定会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科学技术上与美、日同步前行,远超俄罗斯和中国而成为名副其实的军事、经济、民主大国。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所谓印度与中国谁优谁劣,谁强谁弱之争了。
    
    所以安倍今日之说,恐怕不只是光说给日本人和美国人听的,更是对全世界大多数后发国家的人说的,它是一个很善意而又诚心的忠告。
    
    四、美日同盟的终极目标是在全世界实现法治、民主和自由,对人类尊严和自由的尊重。
    
    安倍在强调同美国结盟是日本唯一正确的道路以后,着重阐述了美日同盟的核心内容和未来任务。
    
    安倍讲美日同盟的核心首先是指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签定。他说,美国首先通过这种方式促进了繁荣、随后是日本。而繁荣就是和平的温床。但是因为“有多个亚太国家涉及该协定,它们的背景各不相同”。因此,“美国和日本必须发挥领导作用······建立一个公平、有活力、可持续的、不受任何国家专断意图影响的市场。”“在太平洋市场,我们不能忽视血汗工厂或经济发展给环境造成的负担。我们也不能容许知识产权方面搭便车的现象。相反,我们应当在世界各地传播共同的价值观,即法治、民主和自由,让它们生根发芽。”“这正是TPP的实质。”
    
    而安倍并未止于此,他还强调“TPP并不只是经济上的好处,它还事关我们的安全。从长远看,它的战略价值将是巨大的,我们永远不应忘记这一点。”“我们必须将这一地区发展成一个拥有持久的和平与繁荣的地区。”在谈到美日谈判时,他更强调,我们已接近达成目标。让我们通过共同的领导来成功完成TPP吧。
    
    安倍在讲述这一问题上,突出了如下几点:一是TPP的极端重要性和重要作用,二是协定伙伴国背景复杂,必须由美国和日本来共同领导,三是应当通过TPP成员国向世界推广法治、民主和自由这些共同的价值观,四是TPP不只是经济繁荣,价值观推广,还有人的安全保障问题。在强调这些价值的同时,安倍还不忘对中国的专制放暗箭,所谓不容许知识产权方面搭便车,强调要传播共同价值观,即法治、民主和自由等,显然是针对中国而言的。
    
    安倍的演讲表明,日本不仅不是如国内某些人所说的不会积极主动加入TPP,而是不仅要积极参与,还非要与美国来共同领导TPP不可。因此,美日在农产品和汽车关税问题上的利益冲突,一定会以相互妥协让步来解决,以保证尽快完成TPP的谈判。
    
    同时TPP本身已经不是单纯的经济组织,而兼有政治、经济、军事等性质的区域组织,有点接近欧盟的性质。它与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更不可同日而语。一带一路或亚投行要发展成TPP或欧盟那样的组织根本不可能。原因在于主导者中国是共产专制政权,其成员国又是各种不同政治经济体制和价值观大相径庭的国家和地区,他们的某些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谁也无法把它们搅和在一起。
    
    五、美日同盟的亚太军事战略任务
    
    安倍以“联盟:在亚太地区的任务”为题阐明了美日同盟的军事战略任务。他说:“我们支持美国的‘再平衡’,以加强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我将明确表示,我们将始终支持美国的这一努力。”“我们已经与澳大利亚和印度深化了战略关系。我们与东盟和韩国在许多领域加强了合作。”
    
    “就亚洲海域而言······我们必须让从太平洋至印度洋广泛的海域成为自由和自由之海,所有国家都遵守法治原则。”“为此,我们必须强化美日同盟,这是我们的责任。”
    
    安倍的这些话明确告知亚洲以至全世界,日本不仅要协助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而且要承担相当一部分军事、外交、经济、技术等方面的领导和实施责任。日本除了努力帮助美国建立美、日、澳、印的潜在军事政治同盟外,安倍还宣布,“我们正在努力采取措施,强化我们的安保立法基础。”“美日达成了新的防务合作框架,一个更好地共同配置美日军事力量的框架。”
    
    安倍宣布的美日同盟亚太战略任务和日本所承担的相应领导责任和措施,首要目标就是针对中国共产主义政权的,遏制中国共产主义势力的扩张。
    
    六、美日同盟的世界战略任务
    
    然而,安倍在演讲中并未止于日本只承担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任务,还要承担美国的世界领导角色中的相应领导责任。
    
    安倍说:“我们必须确保,除了国家安全,人类安全也必须得到保证。这是我们的信仰。”“我们要竭尽全力让所有人获得教育,医疗支持,获得实现自力更生的机会。”“我们面临的问题包括恐怖主义、传染病、自然灾难和气候变化。”“现在是美日同盟直面和共同应对这些新挑战的时候了。”“没有必要为这个联盟制订任何新概念。这个联盟由自由世界最大和第二大的民主国家,美国和日本组成。”“这个联盟永久珍视我们共同的价值观——法治、对人类尊严和自由的尊重。”
    
    安倍的这些话,用不着再加解释,一般人也能看出,日本是要通过美日同盟和美国一起来领导或主导世界事务,至少是协助美国主导世界事务,或者说美国当主帅,日本当次帅。
    
    七、美日联手主导世界事务的可能性
    
    既然安倍表明了日本欲与美国共同主导至少协助美国主导世界事务的愿望和要求,那末,目前的形势,主观和客观上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容不容许这种可能性呢?
    
    我的看法是:可能性和不可能性都有,但可能性要大于不可能性。
    
    1、美日两国从二战结束至现在的基本政治经济制度和价值观是完全一致的。而且正如安倍演讲所指的,有着类似父子或师徒的血缘关系,这是两国联合主导世界事务的首要基础或前提。
    
    2、目前,美国作为单独一国领导世界角色的实力和能力确已相对削弱,正需要世界最发达的第二民主大国日本的协助和助力。美国以最高礼遇邀请安倍赴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如此重要的演讲,证明美国民意和政府均欢迎和需要日本协力美国主导世界。
    
    3、目前世界多事之秋的地区,表面上在中东阿拉伯、非洲地区,实际则在亚洲和西太平洋地区。后一地域存在着强大的共产主义体系和政权同美日为首的民主自由国家的长期较量和争夺,这种较量和争夺最终必然扩展到全世界,除非那里的共产主义体系崩溃或消失了。要在这里遏制和消除共产主义体系的扩张和影响,非美日联手主导这个地区和世界事务不可。这是美日同盟主导地区和世界事务的客观需要。
    
    4、美国原来的主要盟友欧盟由于与美国和亚洲、太平洋区域距离遥远,共产主义扩张对它们不构成直接威协,加上中国共产主义政权的经济利诱,欧盟国家又被几十年的福利主义所侵蚀,唯国家和个人利益是从,还要全力对付俄罗斯的挑战,已经无法无力成为美国最忠实坚定的盟友。这次出于国家经济利益考虑,由英国带头,法、德、意跟随,不顾美国劝阻,毅然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就是有力证明。美英历来是铁杆盟友,此时已经不再了,美日同盟必然成为一对新的铁杆盟友。但美欧联盟仍然是反对世界共产主义体系和一切专制独裁者的主要力量。欧盟绝不会整体倒向共产主义政权的。
    
    5、美日两国有足够强大的经济、军事和文化实力主宰世界事务,对付共产主义和一切恐怖势力的进攻和侵犯。美日两国的经济总量大大超过中国的经济总量,人均GDP和人均国民收入更超过中国的数倍十倍以上。两国的军事数量也超过中国,质量更远优于中国。文化影响力大大超过中国,甚至无法比拟。两国民众的幸福指数和社会和谐稳定,也是中国无法比拟的,完全不在同一档次上。最近联合国公布的各国幸福指数,日、美两国均在前十位和十几位,中国排行第84位。美日两国是世界科学技术大国,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国家,中国为零。
    
    6、最根本的是美日两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体系和价值代表人类发展的大趋势,深得人心,而共产主义体系和价值观则阻碍社会发展和进步,泯灭人性,违反历史潮流,不得人心。后者不可能战胜前者,取代前者,而是相反。例如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共产主义政权最多用经济利益诱惑和广大市场争取两三个国家站在自己一边,绝大多数国家都会从制度、价值观和经济上倒向美日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一边。
    
    7、中国的半社会主义半资本主义经济特别是一党专政的极权政治体系不可能从根本上克服错综复杂困难重重的内部矛盾,加上它的非普世价值观,绝对不可能领导世界,除非改弦更张,弃共产主义专制,走民主自由道路,方可有资格谈论争当世界领导角色。
    
    总之我认为美日同盟有可能主导世界,而且这是有益于全人类的。我相信,未来二十年世界格局一定有大的变化。
    
    2015年5月4日写成
    
    来源:博客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5/2015051310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