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郭宝胜:蔡英文两岸政策论述的尴尬
(博讯2015年03月14日发表)

    
    
     台湾民报 郭宝胜专栏
    
    随着2016年大选的临近,中共逼迫民进党认可「九二共识」、在两岸关系上清晰表态的步伐越来越强烈。最近一次威逼是习近平3月4日在政协会议上高调强调两岸必须认可九二共识、反对台独、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对此无论是民进党发言人还是党主席蔡英文,都以民进党既定的两岸政策:「三个有利」「三个坚持」来回应。蔡英文更指出两岸关系不是国共关系,处理两岸关系应该着重于实质层次,名词或标签化都不利于两岸关系的有效处理。
    
    对此回应,中共媒体指蔡英文的回应只强调和平,却绝口不提「九二共识」,这就为「台独」留下模煳空间,使得台湾的政局走向充满变数。台湾岛内统派也视蔡英文的回应回避「九二共识」,并认为「三个有利」「三个坚持」(即必须有利于国家自由民主发展、区域和平安全稳定、两岸互惠互利交往;坚持政府决策须充分民主和透明化、交流过程须多元参与和机会平等、交流成果须维护公益和社会共享)只是原则性看法,并非具体落实措施。
    
    而台湾绿营内,对蔡英文以「三个有利与坚持」来论述两岸关系,不满声音也大有人在。正如有人所说的「国民党共产党化、民进党国民党化」,两岸关系上不敢直接否定「九二共识」、不敢声张台湾国家主权、不敢像陈水扁在2002年日本世台会上直接宣称:「台湾中国、一边一国」仅仅奉行「三个有利与坚持」下去,民进党有可能丢失掉「太阳花」、「九合一」以来的大好民意,在两岸关系上与国民党趋同、台湾主权独立更加遥不可及。甚至有人认为最近的徐佳青美国演讲指斥阿扁事件,意味着民进党高层借切割贪腐来切割陈水扁趋独的两岸政策,类似国共两党甚至美国借贪腐问题修理陈水扁在两岸问题上的「失足」一样。
    
    种种批评和不满,显示了民进党及蔡英文在两岸政策论述上的尴尬。两岸关系的论述,牵涉到中国、美国、蓝营、绿营(及其诸派系)利害关系,要让「华府放心,北京安心,蓝绿共识」的确不易,论述稍有差池,就会带来巨大的政治风波。而在中、美、蓝、绿四个方面中,美国和绿营,是民进党要特别依靠和需要充分沟通的关键方面,至于中国和蓝营的态度,民进党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因为民进党本身就是反专制、反国民党起家的,所以在两岸政策上与国民党及蓝营没有共识,也是应该的。如果片面强调寻求蓝绿共识,而违背民进党党纲,那民进党之为民进党的内在本质也就丢失了。在没有冻结台独党纲的情况下民进党赢得了2000年、2004年大选和去年「九合一」选举,这说明民众更赞成一个两岸政策迥异于国民党的民进党。
    
    至于中国共产党政权,虽然现在动辄以暴力、战争和台海动荡要挟民进党来承认「九二共识」,但由于美国的制衡和整个国际社会的牵制和压力,中国政权也不敢贸然因为台湾趋独来侵犯台湾。陈水扁在任的8年,2002年世台会宣布「一边一国」,2005年废掉国民大会,2006年废除国统会、国统纲领,,2007年以台湾名义申请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诸多否定「四不一没有」的举动,尽管使得中共大发雷霆、气势汹汹,但最终也不敢下手袭台。所以民进党应该继续陈水扁8年对中国政策的强硬,在两岸政策论述上,没有必要讨得中国政府的欢心。
    
    至于绿营方面,因为「九二共识」的实质是香港般的「一国两制」,所以否定「九二共识」成为全体绿营的共识。如果不否定它,就不会获得绿营选民的支持,就不会有基本的政治生命。蔡英文的论述虽然没有正面否定它,但也说明了「九二共识」只是国共两党的共识,并不代表两个中国(ROCPRC)或者共产党与民进党之间的共识,民进党毫无法理和政治依据去接受它。如果今后在「九二共识」上中共还要咄咄逼人,那么来一次彻底否定也无妨。当然,这却牵涉到台美关系及民进党与美国政府的充分沟通。
    
    事实上,民进党的两岸论述真正需要沟通、获得支持的却是美国政府方面。美国目前的台海政策基本上是维持和平稳定的现状、不能单方面改变现状,更不能武力强求统一。这些目的与民进党的「三个有利与坚持」在原则上是一致的,想必美国目前对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论述应该相当满意。但未来由于台湾绿营内部的强烈要求或者中共的咄咄逼人,民进党今后有必要基于「三个有利与坚持」,提出更加清晰的国家主权立场、反对「九二共识」立场,届时,与美国的提前沟通就成为必要。
    
    台湾前国防部长蔡明宪,曾任外交部驻美副代表,他在自传中指出陈水扁前总统在2004年公投议题上由于没有与美国提前沟通,引发了台美的信任危机:「很明显的,2003年11月阿扁总统在抛出公投绑大选议题后,约有两个月的期间,却迟迟不公布公投议题的内容,直到2004年1月中旬才确定议题内容。这不但造成美国的紧张,也给了国内国民党藉此向民进党施压的空间」;「老实说,这段期间我们第一线的驻美外交人员,在和美国白宫、国务院及国防部沟通时,受限于一问三不知的窘态,承受的压力很大。我认为这可能也是造成程建人代表在大选前决定辞职的主要原因之一。我曾为公投的议题与内容一事数次电报给外交部及国安会高层,要求尽速决定并与美国高层沟通说明。换言之,阿扁总统如果早先将公投议题内容,交由我们驻美高层外交人员先与美国沟通,应该会比较妥当」(见《天佑台湾—蔡明宪的从政告白》书77-78页)。
    
    由上可见,就两岸议题与美国进行提前沟通,既显得尊重友邦,又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当是民进党抛出两岸关系陈述前的必要之举。从中我们也看到,美国既在乎两岸议题的内容本身,更在乎的是尊重基础上的与美国沟通程序。如果跟美国提前沟通效果好的话,很多敏感主张也就不敏感了。而如果与美国没有提前沟通,那么就是并不敏感的议题内容,也会埋下美方对台湾绿营不满的种子。总之,民进党两岸关系的陈述,最关键要照顾的是美国的态度和看法,至于中国方面、台湾蓝营方面的态度,并不是重要的,如果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和理解,那么中国方面的不满、蓝营的反对都可轻易化解。
    
    总之,目前蔡英文的「三个有利与坚持」的两岸关系陈述尚属周全,但在今后中国的强逼和绿营基本教义派的压力下,有必要做出更为清晰、更为直接的两岸关系表述。如不再回避而是否定「九二共识」,或者以新的某个表述清晰的共识代替「九二共识」;如强调台湾是一个事实上拥有主权的政治实体或国家,两岸应互相尊重主权及治权;如两岸的和平稳定必须基于尊重人权、民主自由及住民自决权等联合国原则等等。但在做这个更为清晰和直接的两岸关系表述前,切记一定要与美国政府进行提前、充分的沟通。充分与美国沟通、尊重美国而非中共政权的态度与看法,成为蔡英文两岸关系论述的关键点。
    
    来源:台湾民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3/2015031410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