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谢选骏:历史原是新闻的腹稿
(博讯2015年02月25日发表)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有句俗话说:“新闻就是历史的初稿”:
    
    新闻工作者和文字工作者一样,以超然独立为贵。回归前夕,不少论者常常杯弓蛇影,担心香港的传播媒体和文人作家顺应形势,自律自审。我不这样悲观。深切明白媒体功能和操守的新闻工作者和文字工作者,既不会因为政治制度的改变而放弃持平的原则,一味偏颇,一味描黑;也不会苟且偷安,埋没良知,在当权者还没有开价之前自己先减价。
    
    传媒工作和著书立说必定是寂寞而孤独的工作,容不得贩夫走卒甚至皇帝总统越俎代庖。《世说新语》里说:东晋元帝生子,大赐群臣。殷羡谢道:“皇子降生,普天同庆。臣无功勋也受奖,於心有愧。”元帝笑道:“此事岂可使卿有功勋乎?”元帝当然不肯戴绿头巾让殷羡代劳立功。道理原是这么简单。
    
    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几个月前我写《新闻是历史的初稿》,觉得题目甚好,不妨用为这本《英华沉浮录》第六卷的书名。
    
    (董桥,一九九七年六月十六日)
    
    ············
    
    时钟到了二十一世纪,,事实证明,上面援引的董桥言论,其乐观是一厢情愿的,因此终于落空了。
    
    “回归前夕,不少论者常常杯弓蛇影,担心香港的传播媒体和文人作家顺应形势,自律自审。”这样让董桥们不以为然的悲观,终于成为香港的现实。
    
    “传播媒体和文人作家顺应形势,自律自审。”——这不仅成为香港的现实,而且成为台湾和欧美多数华文媒体的现实。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董桥只知其一(新闻是历史的初稿),不知其二(历史原是新闻的腹稿)。
    
    要知道,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的东西,一切新闻不过是老调重弹,于是呢,在“新闻就是历史的初稿”的同时,历史也是新闻的腹稿——人们都是按照既有的历史观念来看待事情、发掘新闻的。
    
    虽说“新闻记者只要记住‘記’而不‘议’的原则”,但其实所有的记忆,都是有选择的,所有的观察都是取决于观点的。
    
    历史原是新闻的腹稿,所以,新闻记者一定要读读历史。这样才能厚积薄发,发掘新闻。
    
    不然的话,就会像董桥那样终于失算的。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2/2015022510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