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东:毛泽东是个流氓加文盲
(博讯2015年02月18日发表)

    
    毛泽东是个老流氓就不去说他了,因为大家“都懂的”:毛泽东不仅奸淫姨妈、扒灰儿媳,而且看见一个女的就搞一个,甚至连“老母猪”都不放过。
    
    至于说毛泽东是个文盲,那倒是新鲜,需要说道说道:这是因为,毛流氓连“人定胜天”的意思都不懂!
    
    毛泽东说:我毛泽东管不了老天爷,马克思也管不了。但是我提倡“人定胜天”,一方面要“听天由命”,另一方面要“人定胜天”,要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
    
    在“人定胜天”的文盲胡说之下,1957年冬和1958年春,中国一些地方目无法纪,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时进行了超社界、乡界甚至县界的“生产协作”。
    
    1958年3月文盲的中央政治局在成都召开扩大会议,对毛的胡说表示赞赏,认为小社并大社,人多力量大,并通过了《关于把小型的农业社适当地合并为大社的意见》。会后各地出现了小社并大社的热潮。1958年8月在北戴河举行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指出:“在目前形势下,建立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工农商学兵互相结合的人民公社,是指导农民加速社会主义建设,提前建成社会主义并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所必须采取的基本方针。”决议公布后,农村人民公社化的高潮在全国迅速掀起。8月底,河南全省实现了公社化。从1958年8月到10月,全国74万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合并成二万六千多个人民公社。参加公社的农户有一亿二千多万户,占全国农户总数的99%以上。
    
    全面的灾难就此拉开了序幕。
    
    《史记·伍子胥传》说“天定亦能胜人”:人定胜天的意思,是指“人心安定,人人都能安守自己的本分,人类体现出的凝聚力和力量能够超越自然界。”也就是“人定/则/胜天”。宋·刘过《龙洲集·襄央歌》中写到:“人定兮胜天,半壁久无胡日月”,其中的“兮”字为语气词,而“人定”是一个词。但是,毛泽东这个流氓加文盲,却把“人定兮胜天”误解为“人类一定能够战胜自然”。 而郭沫若等流氓文人、林彪等流氓军人却趁机抬轿,把文盲吹捧为天才。
    
    事实证明,毛泽东“人定胜天”的结果不是战胜自然,而是破坏社会,结果就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三年自然灾害”。毛泽东的余党在《现代汉语词典》、《新华成语词典》、《国语辞典》中,也篡改了汉语和中文,胡说“人定”是指“人的谋略或力量”。胡说“人定胜天”是指“指人为的力量,能够克服自然阻碍,改造环境”,“因为人类是有智慧的生物,也可指人类一定能够战胜苍天(大自然)”。
    
    在汉语和中文的世界里,而不是在马列毛的西方真理即“胡说”里,天,是至高无上的,《周易》的“天、地、人”之“三才”相济的,而不是相克的。战胜上天是不可能的,否则毛泽东就真能万岁了。
    
    “人定胜天”的正确解释为:“人心安定高于一切”或“人心安定比什么都重要”。但这正是毛泽东之流的乱党最不希望的,乱党害怕人心安定和社会和谐,因为那样以来他们就无法抢班夺权、进行专政了。所以,乱党要通过党、团、妇联、工会来破坏家庭和睦、长幼有序、孝悌传承,和谐发展。乱党破坏忠、信、礼、义,不知廉耻,不知荣辱,摧毁道德、瓦解社会。
    
    中国哲学两千多年前就提出了“天人合一”思想,说的就是“人类乃自然界的组成部分”。人类自封万物之灵,但人类与万种生物一样,都是由大地母亲哺育,靠阳光雨露滋润,才获得生命和生存条件的。因此,妄谈“征服自然”、“人定胜天”,其实是在制造违法乱纪、为所欲为的专政理论,为毛泽东霸占中南抢夺全国人民财产的犯罪行为,制造“哲学原理”。
    
    毛泽东这个流氓不仅自己是文盲,还偏爱文盲“皇帝”。
    
    毛泽东在历代帝王中他却偏爱文盲,比如他认为:“明朝皇帝搞得好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太祖,一个是成祖。明太祖朱元璋皇帝做得最好,一个字也不识,是个文盲,明成祖皇帝做得也不错,是一个半文盲,识字也不多。”
    
    谈论刘邦时毛流氓更概括道:“书读多了就做不好皇帝”,“‘老粗出人物’,自古以来,能干的皇帝大多是老粗出身。”“可不要看不起老粗······一些老粗能办大事情”。看来,毛泽东偏爱文盲皇帝并非一时之兴起。
    
    为什么偏爱文盲皇帝?就因为“老粗出人物”和“老粗能办大事情”?从逻辑上讲似乎说不过去,因为就算你举出若干实例证明了老粗中不乏杰出人物,但别人也可以同样举出知识分子中办出大事情的优秀代表。
    
    不必讳言,毛泽东的思想系统里存有“反智论”的色彩。这其中是有渊源的。想当年,毛猪头一度被留洋归来的高知王明等人排挤出中共领导层,毛猪头后来做了毛主席,就把流寇战术说成是“独创的游击战术”和“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
    
    受“毛猪头反智论”影响,偏爱文盲皇帝便在情理之中了。其实按现代的眼光,中国之积弱就是从大流氓朱元璋的“厉行海禁”开始的,更不必提在这类铁腕主子治下辗转呻吟的小老百姓的痛苦了。朱元璋其实真是一个“猪元獐”。
    
    辜鸿铭《张文襄幕府纪闻》中的一件趣事:袁世凯对人评价张之洞曰:“张中堂是讲学问的,我是讲办事的”,辜鸿铭对曰:“然要看所办是何等事,如老妈子倒马桶,固用不着学问;除倒马桶外,我不知天下有何事是无学问的人可以办得好”。
    
    结果呢?
    
    让“猪元獐”和“毛猪头”这样只配倒马桶、刷阴沟的流氓加文盲去治国,社会不遭殃才怪!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2/2015021808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