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廖保平:社保缴费基数「逆势上涨」应该缓行
(博讯2015年01月08日发表)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社保缴费基数「逆势上涨」应该缓行


    
    「五险一金」已经成为企业和职工、尤其是中低层收入阶层的沉重负担。
    
    步入2015年,大陆已有天津、重庆、福建、江西等地执行新的社保缴费基数标准。与2014年相比,用人单位和职工需要缴纳的社保费用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社保缴费已经相当高了,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近日表示,「现在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工资总额的40%至50%,已经成为企业和职工、尤其是中低层收入阶层的沉重负担。一些低收入阶层,解近忧要甚于远虑,甚至不续保和退保,他们未来的养老怎么办?这将是一个问题积累到一定时候会引爆的事。
    
    可是,一些地方政府有足够的理由论证,上调社保缴费基数「势在必行」,一些专家学者也在「用事实说话」来帮腔:
    
    一是「历史包袱论」。由于大陆社保制度建立较晚,在制度建立之初,历史原因造成了部分人没有缴费或缴费积累不足,但仍可享受社保待遇,使得养老险背上了大量职工视同缴费或者没有缴费的空账包袱。社保基金需承担巨额「改革成本」并支撑运行,这也进一步导致了8%的个人缴费未能真正进入个人账户,反而进入了养老保险基金的统筹部分,个人账户因此也被打了「白条」。换言之,这也就形成了新人养老人,用新人的缴费为老职工发养老金这一问题。在当前养老金收入增速不及支出增速时,有关部门降低职工养老保险缴费费率的可能性估计并不高。
    
    二是「发展阶段论」。大陆仍是发展中国家,在城市建设、教育、医疗等诸多领域,都还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因此期望财政大幅提高对社保基金的补贴水平,恐怕并不现实。受困于资金问题,如果大体维持现有财政补贴水平,公众期望有关部门短期内降低社保缴费费率,特别是职工养老保险缴费费率的可能性不大。
    
    三是「人口老龄化论」。按照实际赡养比观察,受1963年生育高峰和女性50岁退休政策影响,中国在2010年已提前进入深度老龄社会,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在2013年后,难以维持3:1的赡养比,可能提前20年进入超级老龄社会。赡养比决定了必须提高新人缴费费率,来赡养老人。
    
    四是「规定论」。目前大陆社会保险缴费基数规定如下:根据上年度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确定,不得低于上年度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60%,不得超过上年度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300%。历年的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都在10%以上,所以历年也就这样调整。
    
    目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财政收入将随之大幅减少,社会建设用资金缺口更大,财政补贴社保更难,社保资金体外输血几无指望,自身造血功能亦无力。目前各项社会保险资金结余合计超过4.5万亿,只能存银行和买国债,长期来看非但不能实现增值,还存在贬值风险。而社保支付是刚性的,且不断上涨,抓头挠腮无门路,只能「逆势上涨」,靠上调社保缴费基数标准来应付。
    
    但是我认为,这些都是理由,却不应成为不可克服的理由,虽然由于历史的原因,造成了社保账户空账运转,人口老龄化加剧了社保资金的缺口,我们却不应该忘记,这么多年来,尤其是最近十来年,中国经济是超高速增长的,财政长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增长,财富极大积累,央行报告指出:2013年中国公共部门净资产为106.9万亿元,狭义政府净资产为55.3万亿元,要说没钱,说不过去。此外,一些西方国家社保支出占财政支出比例超过30%以上,而中国大陆仅有一成多,我就不相信,收了那么多钱,只拿出一个零头来支付社保,这种状态长期坚持下来,居然还理直气壮?
    
    生老病死,无可回避,社会保险关乎每个公民权益,也关乎政治文明,不能让人在这几件事情上体面一点,就是政治失职。其他的事,比如搞形像工程,比如向某些国家大笔大笔撒钱,比如官员胡吃海喝都有钱,却说用于民众社保无钱,何以让人相信?
    
    其实,财政拿一点出来,从国有资本中划转一点出来,以及将国企上缴红利充实到社保资金中,都是可行之策,问题是,收钱总是容易的,掏钱就千难万难。说到底,还是利益作崇,因为这样会动了政府的、官员的、国企的奶酪,所以从骨子里排斥,形成「利益藩篱」。而伸手向企业和百姓要钱,轻松省事得多。这是典型的捏软柿子搞法,即便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适时适当降低社会保险费率,一些地方仍然提高标准,与中央精神背离。
    
    必须看到,「历史包袱」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为的、搞计划经济的后果,政府对此负有责任。从计划到市场,政府角色错位不断,将本该负的社保责任像甩包袱一样甩出去,压到企业和职工头上,美其名曰「历史包袱」,好像是企业和职工自己制造出来的「包袱」,其实不然,这个历史欠账是政府制造的,政府应该下决心来填补。
    
    从历史根源而言,政府不能回避责任,必须要对社保予以真金白银的投入;就当下经济形势而言,提高社保缴费基数无异于饮鸩止渴,不利于减轻企业经营压力,不利于民众生活与社会稳定,不利于调节收入,不利于增加国民消费能力,促进经济转型,所以,应当缓行。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1/2015010810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