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平:习近平在香港的另类民主试验
(博讯2014年11月18日发表)

    李平更多文章请看李平专栏
    
    
    学联三位代表拟北上向中共领导人表达要求真普选意愿,并发表致李克强的公开信,竟被注销回乡证而未能登机,遑论入境北京。他们今后与被放逐海外的民运人士一样,只能北望祖国,不得其门而入,显示中共已落下与学联、泛民对话的闸门,在香港普选问题上推行习近平特色的民主试验已难以逆转。港人还要指望与习近平、李克强对话,让他们施舍普选,让他们撤换特首吗?与其如此发习李梦,不如回到学联罢课时的起点:「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
    
    习近平与奥巴马上周二夜游中南海后,中国官方近日透过微博披露了部份习奥委会内幕,显示习近平的民主观与国际社会认同的普世价值相去甚远。习近平特色的民主有两大要点:一是「我们讲究的民主未必仅仅体现在『一人一票』直选上」;二是「我们必须代表全体人民」,为此要有广泛的民主协商过程,而且要几上几下。对比之下,中共在香港普选问题上的落闸过程,显然是习式民主的试验过程:既有一人一票,又不是简单、真正的直选;既定了筛选机制,又要几上几下地协商。
    
    这种自相矛盾的民主观,仍有其内在的一贯性,即「加强党的领导」。不简单地接受一人一票,是因为无法操纵,或者操纵成本太高,特别是对于13亿人口的中国来说,就算容许一人一票选举地方首长,也必定要经过筛选,以确保中央的意愿,或者说中共领导人的钦点可以实现。
    
    言必称代表全体人民,无非是为民作主的代名词,而不是由人民自己作主。习近平不是说,要有广泛的民主协商过程,要几上几下吗?怎么在香港普选问题上就一锤定音、不可撼动了?他在纪念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上致辞时不是说,「涉及一个地方人民群众利益的事情,要在这个地方的人民群众中广泛商量;涉及一部份群众利益、特定群众利益的事情,要在这部份群众中广泛商量」?怎么在香港普选问题上就不与泛民商量、不与学联商量?无他,只要可能有违「加强党的领导」,就没得商量。
    
    习近平主政后,在内政外交上完全摒弃了韬光养晦的传统,强调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但在香港问题上完全不复有邓小平当年提出「一国两制」的政治自信。如果说,香港回归后头15年曾进行「两制」试验,那么,梁振英上台以来就开始转向「一国」试验,更多地按照「一国一制」的固有观念、思维来看待和处理香港问题,在重要文件、报告中避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甚至凡事套上主权论、国家安全论、外部势力论。
    
    当香港的管治影响中共权贵家族利益时,当香港的管治牵动中共高层权斗时,习式民主的试验自然会偏向极左、偏向「一国」,令港人争取真普选的道路更加险峻。历时50多日的占领运动,已到了被清场的最后时刻,难以再支撑学联要求与港府、与中共领导人对话,中大民意调查更显示逾六成受访者认为占领者应全面撤离,第一阶段的占领运动就此宣告失败吗?习式民主试验就此宣告成功吗?
    
    答案并不取决于金钟、铜锣湾、旺角占领区何时被清除,而是取决于市民继续抗争的勇气、策略。被拘捕的留守者、自首的占领者,可望把法庭辩论演变成争取真普选的论战,延续国际社会对港人争取真普选的关注,也为泛民议员明年在立法会否决假普选方案、为占领运动明年卷土重来延续人气。如果香港能为中国的普选探索道路、提供经验,绝不会是由领导人钦点候选人、由中共为民作主的习式民主,而应是符合普世价值的真普选。「我要真普选」的狮子山精神,不会随占领区的清除而泯灭,更不会因中共的打压而泯灭。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1/2014111811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