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叶匡政:政务微博闹剧的背后
(博讯2014年11月13日发表)

    叶匡政 独立学者
    
     「张掖市市委政法委宣传部副科长王兴河同志,在婚姻期间,作风极不检点,与多名异性发生性关系,多次带异性回家过夜,并与他人非法同居希望上级领导部门能彻查此人渣淫乱行为,严肃处理这种猪狗不如的畜生!」
    
    这是一条微博。没人会想到,它竟是由一个政府官方微博发布的。11月9日晚,新浪账号「张掖政法委」发出这条微博,引发了大量网友围观,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删除。随后,王兴河本人响应称,该政法委官微一直由其运营,上述内容是盗号所致,也有媒体报道,此事疑为当事人夫妻吵架赌气所为。
    
    到了下午,「张掖政法委」更新微博称:「经初步调查,(『举报』微博)内容完全失实。王兴河同志于2013年12月离婚,2014年与现任妻子办理结婚手续。调查过程中我们没有发现其本人有与多名女性交往并保持不正当关系的情况。」这么短时间,当地政法委就公布了调查结果,也太草率了。不过,「张掖政法委」官微闹剧算是告一段落,大陆的媒体开始了报道。
    
    人们发现,「张掖政法委」微博2013年曾当选过中国十大政法委微博之一,排名第四,是甘肃省唯一进入前十的政法委微博。此次政府官微的乌龙闹剧,倒是让人再度看到一些官微管理的乱象,似乎荒诞偶然,却也透着必然。
    
    记得政府的官方微博第一次闹出比较大的笑话,是前年2月重庆市政府发微博称,王立军的「接受休假式的治疗」,引来大批网友嘲讽。对微博来说,王立军事件是个分水岭,此前微博的社会热点,多为民间事件。随着政务微博越来越多,这类官微制造的笑话和闹剧也越来越多。它表明从地方政府到各阶层民众,都开始更深卷入网络空间,虽然角色不同、目的各异,但这一新信息技术显然在重新塑造社会意识,不仅改变了人们对突发事件的关注模式,也影响到地方政府的决策、治理和信息发布。从王立军事件的传播过程,我们能清晰地感知到这一点。
    
    王立军事件是微博传播的一次高潮。既有地方政府首次通过微博发布官员消息,也有央级媒体在微博中争夺话语权,外媒对政治事件的报道也开始大量援引来自微博的消息。此事件后,人们开始意识到140字的传播力量。微博信息虽是碎片式的,但加上庞大受众的补充和完善,信息不仅以裂变的方式在传播,也在以裂变的方式在还原真相。重庆市政府当年虽也用最快速度用微博进行了「辟谣」,但由于说法与民众还原的真相不符,催生了「休假式治疗」的热词效应,其实是在讽刺这种仓促、慌乱的应对方式。王立军事件所具有的冲突和戏剧性,使微博当时成了大陆舆论的唯一场域,每一个独立的微博就是一家媒体,针对各种信息展开了挖掘和竞争,传统的纸媒完全失去了引导舆论的可能。
    
    「张掖政法委」的官微闹剧,比起王立军事件,就像芝麻比西瓜,显然无法同日而语。如今微博上再难以爆出重大新闻,实际上与当局对微博的严控有关。最近一时间,腾讯宣布放弃微博的功能更新,网易微博宣布关闭,搜狐微博基本死亡,只剩新浪微博还在苦撑着。大陆微博当年的火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其媒体属性。随着大陆当局的各种严控措施,从「500转」谣言定罪,到删帖、禁言、封号、拘留、定罪等各种举措,使得微博上的爆料越来越少,越来越多有用户开始放弃了微博平台。
    
    虽然到今年上半年,中国微博用户已有2.75亿,但有报道称可能有8成用户都为僵尸。一方面,个人发布的微博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很多地方政府部门的官微却越来越多。但由于这些政务微博,大多仍然在打官腔说官话,并没有相应的自我管理经验。不仅无法获得与民众真实的沟通,还常影响到某些政府部门的公信力。因民众可直接用微博表达意见和不满,倒是让很多官微直接感受到了来自舆论的压力。
    
    虽说微博已呈衰落之势,但网络、手机等信息载体,还是在促使民众权利意识的普遍觉醒,社会从内在的整体上看,仍在向一个更开放的态势发展。传统权力虽想用更严酷的手段来控制社会,但一种新权力也在诞生,这种权力存在于电子编码信息和网络中再现的文字和图像中。因为这种新权力,人们的内心在改变、在觉醒,一种新的影响、组织和动员社会的方式也初现雏形。在这场竞争中,民心就是一切的核心,权力只有在阳光下、在民众的监督中运行,才能适应这种信息生态的变化。由于微博、微信等各种电子媒体的去中心化的传播与组织方向,民众对知情权和监督权的渴望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对政务公开的真实和快捷也比过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传统媒体年代,民众处在原子化状态,认同感可以从统治或支配性的宣传制度中产生。但网络和手机的大量普及,个体意识开始增强,民众通过快捷的社交化的信息互动,很快形成了一些理念和认知较为一致的小型共同体,这些共同体既给个体提供了庇护和安慰,也使个体开始摆脱各种支配性制度的束缚,增强了个体的自信与力量。面对这些小型的共同体,政府部门的政务公开,也意味着升级才能满足民众的需求。一方面要求政务公开擅长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到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上进行决策公开,另一方面,民众对政务公开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苛刻,对信息的真实性与及时性要求得越来越高。
    
    政府使用微博也像一把双刃剑,用得恰如其分则公信自立。如果只是为了应应景,思维仍是过去思维模式,或只公开民众不关心的内容,从不公开那些民众急欲了解的真相,或只是公开而不回应,都会给地方政府带来负效应,最终变成网民调侃的对像,等于在自毁公信力。所以,从「张掖政法委」的官微闹剧,人们看到的不仅是政务微博的管理漏洞,还应当让更多的政务微博意识到,如何响应来自民众的批评之声,并根据网络的内在逻辑来调整政府决策、管理和组织的过程,满足民众对公共信息的需求。如果无法用信息力量创造社会认同,政务微博越多,就越可能导致民众对权力的抗拒和排斥,只会加快催生社会的阵痛。
    
    各种信息产品不仅在重塑社会的力量,也在重塑人们的思维和观察模式,更在重塑我们的社会和政治生态,改变着与权力相关的各种规则。当局想通过严酷的管控,来拖延这种改变,或许只会让改变来得更猛烈。与其如此,政府部门不如学习与民众互动,学习如何对民众的愿望进行快速反应与行动。这才是政府应尽的责任。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1/2014111310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