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苏星河:该死的微博:从删帖封号到主动举报
(博讯2014年11月10日发表)

     苏星河 独立评论人
    
    苏星河:该死的微博:从删帖封号到主动举报


    微博之死,也就是民众表达的内容指向,和当局政治圈禁的网络环境之间,再也容不下一个市场的存在。
    
    除了APEC放假,另一个普大喜奔的消息,莫过于微博关闭。继腾讯微博宣布「维持基础运营」,网易微博11月5日也发布消息说即将正式关闭功能,一个充满泡沫和躁动的微博时代行将就木。
    
    有分析者指出,网易微博的关闭,标志着四大微博(新浪、腾讯、网易、搜狐)的市场战争告一段落,而其他微博的衰落,主要原因是新浪的一家独大。这似乎在暗示,网易微博的关闭是市场自由竞争的自然结果──这个消息足以令网易微博的用户们欢呼,以它为主场的国产「奥派」民间经济学家们对微博的关闭亦有贡献。
    
    但是新浪微博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美股上市公司新浪微博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4年6月30日,微博月均活跃用户数为1.565亿人,同比增长30%;微博平均日活跃用户数(DAUs)为6970万人,同比增长32%。这些数字固然是喜人的,但是,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最新的一项研究显示,约1000万用户创造了新浪微博约94%的消息。这说明,绝大多数微博用户并不发布原创微博,繁荣只是一个假像。
    
    况且,另一项数据则使所谓的「月活跃用户数」变得不是那么明确:2013年12月,约70%多的用户通过移动设备使用微博,这些用户当月使用次数至少一次以上。所谓「使用微博」,按照移动端的统计口径,大概就是微博APP在手机上被启动并登录,而不是使用微博发布消息。而微博APP有后台自动启动、登录等功能,用户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经成为「活跃用户」。
    
    当然,这些浮云一样的数字远远不能说明问题。真正让用户心生厌弃的,并不是各种鸡贼手段和挂马一样的APP设计,也不是店大欺客之类的市场潜规则,而是它「无微不至」的审查和野蛮无耻的封禁。各种敏感词、热点事件的屏蔽自不必说,微博对于这些敏感词和热点事件的处理也是「仅用户自己可见」、「已经被该用户删除」之类的流氓手段。既然微博运营者希望它成为用户获取信息和发布信息的重要渠道,那么它就要承担起这个渠道的责任,或者说具备成为这个渠道的资格;而事实是,大量的用户想要获取的信息被封禁,大量民众想要发布的信息被删除。
    
    微博还成为犯罪的多发地带。「秦火火」、「立二拆四」微博水军事件,「薛蛮子」央视认罪嫖娼却大谈微博感受,众多用户因在微博发布敏感信息而被「喝茶」甚至刑拘这些都表明,微博不仅是信息自由流动的阻碍者,而且是当局打击民间的工具。众多用户被当局制裁的事实还让人推测,微博运营方很有可能是用户的直接举报者。如果这个推测属实,微博无疑就是为虎作伥的帮凶。
    
    微博的生命力在于内容的用户自我生产,它需要的只是自由表达的环境,而不是各种营销、推广活动。微博一度成为民众表达各种意见的场所,而微博的衰落则证明,民众所表达的意见,越来越不受这个平台的欢迎。当局对微博用户的运动式打击,在进一步使网络环境恶化的同时,也使政治圈禁和迫害变得直接和明确。在这个意义上说,微博之死,也就是民众表达的内容指向,和当局政治圈禁的网络环境之间,再也容不下一个市场的存在。
    
    事实上,当它们应当局的要求删帖、封号,甚至主动举报、陷害用户时,微博就已经死去。离开了自由的微博只不过是行尸走肉,而服从于专制甚至为虎作伥的微博,只有「该死」二字奉送,作为它的墓志铭。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1/2014111005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