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余杰:習近平與周小平:皇帝需要什麽樣的裁縫?
(博讯2014年10月31日发表)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少年時代閱讀安徒生那篇最著名的童話《皇帝的新裝》,首先感嘆的是於皇帝為什麼如此愚蠢,堂堂一國之君居然被名不見經傳的騙子玩弄於股掌之上,最后偏偏由一個孩子來說出“皇帝什麽都沒有穿”的真相。長大以後,我才慢慢發現,皇帝一點也不愚蠢,皇帝比我們所有人想像的更加聰明,否則他決不可能如臂使指地統治一個國家。在安徒生的那個故事當中,皇帝並不是愚蠢地被騙子所欺騙和利用了,反之,皇帝是利用騙子的騙術來檢驗臣民對自己是否具備百分之百的忠誠——他說自己穿上了最漂亮的新衣,所有臣民就必須重複同樣的謊言。只有這樣的順民,才是最好的統治基礎。這就跟遙遠的中國的那個“指鹿為馬”的典故一模一樣:儘管眼前的動物明明是鹿,但只要趙高說是馬,大臣們也都異口同聲地說是馬。如此,方能飛黃騰達;反之,則被打入天牢。
    
    效仿毛澤杔導演的那場影響深遠的延安文藝座談會,習近平也如法炮製了一場北京文藝座談會。這場座談會真個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將中國文藝界的大腕們一網打盡。總導演當然是侃侃而談、春風化雨的習近平,而充當主角的,既不是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和中共中央候補委員的鐵凝,也不是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卻是此前我從未聽說過的“網絡作家”周小平。
    
    在周小平出席北京文艺工作座谈会并被习近平叮嘱多写“正能量”作品的第二天,中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之一的《参考消息》,用整整一个版面刊登了周小平的三篇旧文:《梦碎美利坚》、《飞吧,中国梦》、《他们的梦想和我们的旗帜》。一看這幾個題目就清清楚楚了,這不就是對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的東施效顰嗎?戈培爾說:“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戈培爾又說:“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受到習近平之“親切關懷”之後,周小平在一夜之間躍上龍門、身價百倍、炙手可熱,讓馬云、孔慶東、司馬南、成龍等“人渣榜”上的前輩“人渣”們個個望塵莫及。看到周小平如此親密地稱呼“習大大”,他們快要嫉妒地發狂了。下一個年度,號稱比諾貝爾和平獎更有公信力的“孔子和平獎”,或許會頒獎給周小平。甚至有評論指出,“周小平时代”到来了。
    
    不過,“學習團”的粉絲們,以及那些一心當“南書房行走”的公知們,似乎不願意接受這個鐵的事實,不願意讓習近平與周小平“二平併列”。他們看不起周小平這個暴發戶,同時又不敢置疑主子的智商和情商。於是,他們苦心積慮地編造出一套說辭來為偉大領袖解套:這是主管文宣的劉雲山為習近平設置的一個陷阱,劉雲山故意安排習近平接見周小平這個臭名昭著的“五毛黨”,以此敗壞習近平如日中天的聲譽。甚至還有海外媒體故作神秘地透露中共高層正邪鬥爭的密辛:這是作為江系要角的劉雲山,奉江澤民的命令繼續抹黑習近平的卑劣手段之一。浸淫於孫子兵法、《三國演義》和后宮甄嬛傳的中國人,對此類劇情最是津津樂道並深信不疑。
    
    實際上,江澤民早已是殘花敗柳、在死亡線上苟延殘喘而已,那裡還有能力如此精心算計如旭日東昇般的一代雄主習近平?而好不容易才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一的劉雲山,縱然有一顆豹子膽,也不敢如此明目張膽地羞辱慶豐帝。更何況,慶豐帝身邊智囊如雲,對主子到什麽地方、見什麼人之類的重要事務,都會仔細權衡,並呈報主子首肯。此次周小平出席花團錦簇之盛會,必然是習近平的“欽點”。否則,習近平怎麼會親熱地招呼並溫柔地勉勵這個年輕的小伙子?
    
    習近平的精神結構,與周小平是“同構”的。讀一讀習近平繼位後發表的講話和出版的書籍,就可以從中嗅出一股濃得化不開的“周小平氣味”——那種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心態,那種顛倒黑白、信口雌黃的口吻,那種狹路相逢、你死我活對思維,“兩平”簡直是如出一轍。所以,習近平對周小平的欣賞,乃是臭味相投、惺惺相惜。此前,習近平必然是讀過周小平的大作,並如同秦始皇讀韓非子文章那樣,驚為天人。這才有了兩人的會面,會面之後,哪能不一見鍾情、相見恨晚呢?
    
    有什麼樣的主人,便有什麽樣的奴才。有什麽樣的皇帝,便有什麽樣的裁縫。當年,毛澤東身邊的弄臣,是陳伯達、康生、郭沫若、姚文元、胡喬木之類的才華橫溢、思如泉湧的大惡人。他們的文章不是普通的文字,而是見血封喉的利器。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就是文字獄的犧牲品:作為毛澤東時代兼有特務頭子、馬列主義理論家和書法家多重身份的康生,污衊習仲勛炮製反黨小說劉志丹,目的是為高崗翻案。康生將習仲勛的作為概括為一句殺人不見血的名言:利用小說反黨。康生將這句話寫在紙條上遞給毛澤東,毛澤東在大會上公開宣讀,公開表示同意康生的判斷。於是,習仲勛的悲慘命運就註定了。
    
    周小平當然沒有康生那種“邪惡的天才”。這是一個連邪惡也淪為笑柄的小丑時代。當皇帝也成為小丑的時候,能指望出現有創造力和想像力的裁縫嗎?習近平不過是個山寨版的毛澤東,他不可能找到和重用像陳伯達、康生、郭沫若、姚文元、胡喬木那麽有才華的弄臣,而只能任命周小平這樣不入流的人物來為之設計形象、裁剪衣服、裝點門面。願他們主仆二人合作無間,珠聯璧合。
    
    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3109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