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邓聿文:他是一个标杆——纪念陈子明先生
(博讯2014年10月27日发表)

     邓聿文 政治分析师
    
    邓聿文:他是一个标杆——纪念陈子明先生


    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了陈子明他的告别式,据说有数百人参加。
    
    陈子明先生因患癌症,于10月21日去世,终年62岁,近日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了他的告别式,据说有300多人(一说近600人)参加,其中多数是他昔日的同道和自由派作家。
    
    在陈子明先生去世的消息传出后,这段时间我的微信朋友圈很多朋友发了他们怀念他的文章、悼词以及陈子明自己的文章。惭愧的是,我虽然知道陈子明先生,但由于我的懒惰性格,以前从没有想过去拜见他,潜意识里总以为有时间,也没有读过他的文章和著作,对这样一位先知先觉的中国思想界的杰出学者和政治活动家,如此「漠视」,只能说是我自己的「短视」,今后无以再见,只有通过阅读他的著作来弥补遗憾了。
    
    陈永苗先生评价陈子明为「四五一代的最高峰,他在四五一代之中,也在四五一代之外,是四五一代最具有超越性,走的最远因此把四五一代的外延带到最远的地方。陈子明的张力极大,其提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就是明证,甚至可以说他完全跳出了四五一代,跳出了49秩序。他是民间政治领域梁启超式的人物,一个坚定的政治自由主义者,早在三十多年前文革后期知青思想部落的活动中,陈子明已经为抵达了政治自由主义的内核,凤毛麟角的几个人之一。三十年如一日,在政治自由主义内核中启蒙写作思考。陈子明经历四五运动,八十年代末的运动,乃至今天的维权运动,是为民间政治的龙骨之一。 」刚才说了,我没读过其作品,对这个评价的准确与否不敢妄说,但直觉以为,这可能是对陈子明所作的评价中,最有见地的一个。
    
    这几天阅读了其他人写的一些陈子明的文章,留给我的印像是,他是一个敦厚宽容之人;是一个内心坚毅果敢之人,有着强大的意志,这特别表现在他把牢狱之灾当做一种学习的经历,这里的「学习」不仅是一种彼时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而是真的学习,他利用10多年的狱中时间,阅读了大量书籍,以打发漫长的「铁窗」生涯,以致郑也夫先生称他是「政治活动家中读书最多的」,这是要多大的毅力啊;他还是一个深沉的真正的爱国者,他本来可以利用所谓八九学运幕后黑手──陈子明先生自己是否认的──这个「身份」,远走他乡,躲避牢狱之灾,或者在出狱后,以此作为「资本」,在异国他乡博取声誉的,但他没有,而是选择留在国内,这当然不是说,其他「去国者」就不爱国,或者「沽名钓誉」,而是说,他意识到,他和这块土地终究血肉相连,要改造中国,推进中国的自由和民主,终究是不能离开这块土地的,否则,就多了一层隔膜。我以为,这是陈子明先生最宝贵的品格。
    
    总之,对他的学识、观点和思想,人们评价可能各异,但对他的品格、意志和胸怀,几乎没有分歧。我不知道我的这个有限的阅读印像是否确切。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中国的自由民主也应做如是之看待。这就需要每一个投身自由民主运动之志士,克服私心,以普世之理念,坚毅之行动,扎实之步伐,去追求一个暂时还看不到结果的结果。我知道,这对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来说,很难,但由此正体现了陈子明先生的高度,他是一个标杆,总会有人在这个标杆下,感召其力量,做些事的。
    
    中国现在正处于历史的岔道口。尽管我对历史是由人民写就的表示怀疑,但公道自在人心,这句话还是对的。这么多人参加陈子明先生的追悼会,足见思想、精神、人格和行动的力量。当然这要感谢现代技术。我始终认为,有了网络后,异议者的声音是封不住的,它最终会慢慢形成这个国家的一股潜流,所以,中国的前途,并非那么悲观。
    
    以此纪念陈子明先生。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2709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