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立诺:和平占中陷两难局面
(博讯2014年10月24日发表)

    
    占领行动进入第四个星期,开始陷入进难、退亦难的局面。
    
    进,要冒着跟警方发生暴力冲突的危险,而激进者也可能挟持占领运动;退,在没有获得实质成果的情况之下,参与者大多数不会同意,可能造成分裂。
    
    示威者自9月28日开始抢占的三个地方:金钟、铜锣湾、旺角的主要路段,仍然掌握在手里。但是,试图拉长战线开拓多几个占领点的努力,却告失败。
    
    上星期五,警方趁大清早,占领者人数减少疏于防范之时,在旺角弥敦道进行清场,成功把占领者局限在弥敦道北行线的一个小区域。当日下午,泛民激进组织、本土派成员通过网络动员,一些网上论坛以及脸书专页亦贴文,表示午夜将在旺角上演「警察大战暴力示威者动作真人秀」,鼓动市民冲击警方。
    
    结果,深夜时分,万多名占领者群集旺角弥敦道,跟上千名警员抢夺白天时失去的马路控制权。多人受伤数十人被捕,满地都是被警棍打烂的雨伞;甚至有警员被抢走警帽,后来警帽被人放到路障上展示。
    
    星期六晚上,大规模的警民冲突又再度在旺角上演,弥敦道濒临暴动边缘。
    
    占领中环运动,先由温和中产倡议,后由年轻学子主导,最终演变成一场声势酷大的全民运动;激进组织焦虑于被边缘化,惟恐淡出公众视野,开始急起直追,积极介入。
    
    凭借人数优势,示威者重新恢复三分之二的弥敦道占领区。但被逼退的警方不再如前几次一样撤离,反而留在现场跟群众对峙,成功守住弥敦道与亚皆老街的十字路口,不让群众溢到弥敦道另一端。
    
    在装备方面,警方弃用轻便的伸缩警棍,换上了粗重的打击力度更重的防暴警棍,这也是为什么在旺角的争夺中,不少人被打得头破血流。可见警方接到了上层的死命令,不能再让占中方扩大占领区以及建立新据点。
    
    占领已持续二十多天,如果占中方与反占中方都还没有找到下台阶的话,警民冲突、民民冲突相信会日益激烈,不排除出现擦枪走火事件,提供港府口实进行大规模清场。
    
    星期二晚,全城瞩目的学联与港府对话终于登场;第二天一大早,这场对话毫不意外也成为各大纸媒头条。但是对话的内容,坦白说并无新意,双方论及的观点都已在不同的场所发表过。
    
    所谓对话,只是各自表述、立场照旧。
    
    在长达两小时的对话中,坐在最右端的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副局长刘江华一声不吭,反而被网民选为表现最佳者;虽说是一种嘲讽,但从某个角度解读,刘也许是在做政治暗示:对话没用,讲也白讲。
    
    因为香港的政改操之于北京之手,8月31日的人大政改决议也是在北京通过的。除非北京点头,港府一众高官根本不可能在政改议题做出让步。
    
    从港府高官到北京的政改之路何其遥远,以致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在星期三的电台节目上,要求与中央官员直接对话。
    
    在北京的眼里,香港并不是一个政治实体,必须从属于中国的大国战略,香港民主波折重重皆肇因于此。
    
    占中旷日持久,将形成三输局面:占中者、香港政府、普通市民都会是受害者。事件无疑亦会对中国的国际形象带来损害。但这种损害,却还没有到了北京愿意退让的地步。
    
    上星期六,警方在一名冲击警方防线的青年身上搜出两把利刃;前天,旺角街道又发生疑似纵火事件;这些个案开始让人嗅到空气中散发出一丝不祥气息。
    
    即将踏入11月,天气越来越冷,再加上下雨的话,要保持占领势头并不容易。
    
    整场运动也许已经来到了一个转折点。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2405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